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夜

   故事不知道是那时候落得笔,老芋头也不知道多会儿趴到桌子上睡了过去,嘴角还微微上扬,梦里的老芋头年轻了,帅气了,和他心爱的姑娘坐在长椅上聊着天,说笑着,可是梦终究是场梦,还是要醒的。

   早晨的阳光依旧那么和煦,悄悄的洒在老芋头的脸上,慵懒着的眼眸也慢慢张开,老芋头从桌子上爬起来,把写好的一沓故事摆放整齐,他看着这沓故事,想到底该把它发表,让读者看见,还是该把它留着,让收尸者将它研究,他犹豫了半天,决定还是把它发表了吧。

   主编看了老芋头写得,笑着说:“您老这好久不写文章,原来是在酝酿感情啊,这写爱情写得真好,比前几批新颖了许多,提高了许多,就把你这故事刊登到这一期上,这回读者肯定会多。”老芋头笑着说:“那可要谢谢主编了!”

  老芋头在回的路上,边走边想:“这用了一晚上写得故事,影响力竟然比以前花了一个月写得故事大出许多。”老芋头笑着也叹着气。

   路上,老芋头路过一家寿器店,看着里面花花绿绿的寿衣,老芋头想:“既然大限将至,那就给自己挑一件好看的衣服,让自己风风光光的走。”于是老芋头便进去看,店主是一个满头白发,身材佝偻着的老婆婆,老婆婆问:“您这是给自己准备的吧?”老芋头问:“老人家是怎么看出来的?”“我这个人吧,老虽老,可我这眼睛精明的很,”老婆婆边指着她的双眼边叹道:“你这挑寿衣,这眼神无力无光,看着你也是过了半百的人,肯定是得了什么大病了吧?”老芋头咳嗽了一下,惊讶的说:“老人家果然好眼力,没错,我的大限将至,给自己挑一件,让自己走得风光点。”老婆婆皱起眉头说:“诶呀,你这不跟病魔作斗争,你才想着死,这怎么能行?”“老人家你有所不知,我的病再作斗争都不行了,我的病治不好了,”老芋头咳咳了几下说:“我……我……就剩下……这几天了……”说完老芋头咳嗽得更厉害了。老婆婆递给老芋头打包好的寿衣,摇着头笑着说说:“一切病原源于心。”说完用手指敲了敲老芋头的心口。

   老芋头回到家给自己到了一杯热茶,边喝边想着老婆婆给他说的话,一切病原源于心,老芋头想自己是不是太想死了,天天自己这么害怕得活着,熬着,既然已经知道死了,何不痛痛快快的活上几天,时候不早了,老芋头收拾收拾,摸了摸那把椅子笑着说:“晚安,明天我要好好活着,如果明天会来。”老芋头拍了自己嘴一下说:“不是好好活吗?说什么丧气话,睡觉!”

   老芋头在梦里,又梦到他爱的姑娘,还有他的母亲,梦里老芋头身穿黑西服,姑娘穿着白婚纱,他的母亲头戴着一束花,他们说着笑着,第四夜就在梦的婚礼中结束了……

  

第四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