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之再生黄泉

楚棠溪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初遇篇

  “帝君,还没有忘掉那个人”是从奈何桥头传来的声音,听上去既无力,又憔悴。

  被黑暗笼罩的冥界,死气沉沉,鬼门关无人镇守多年,一缕阴风吹过激起阵阵的回响,净显凄凉。

  孟婆两鬓斑白如霜,脸色也暗淡无光,她一手拄着拐杖,一手端着孟婆汤,注视着奈何桥上执着伞的女子,在奈何桥头歇了歇。随后佝偻着腰缓缓走上奈何桥,对着桥上执伞红衣女子行了一个礼。

  “阿婆,你不懂,有些人他不是在脑子里,他是在心里,忘不掉的”

  “这个世上有得到就会有失去,愿不愿意放过自己全凭帝君一念之间”

  “血归于尘,肉归于土,这是他得到的,阴阳相隔,魂牵梦绕,这是我得到的”说到这里,绮罗早已经泣不成声。

  “他拼了命将你送回冥界,最后选择烟消云散,他的愿望帝君不是了然于心吗”

  绮罗撑着一把红色的油纸伞,站在奈何桥上看着孟婆,她接过孟婆手中的汤,一饮而尽。

  随之传来一阵苦笑声,绮罗心如刀绞的说到:“世人都说喝了这忘川水煮就能忘掉前尘往事,可是我忘掉了吗?我是冥界的酆都大帝,执掌整个冥界,可是对于他的死我却无可奈何。我有什么资格忘掉”绮罗对着孟婆撕心裂肺喊寒叫着

  “曾经遍地黄泉的彼岸花已枯如白骨,游人如织的忘川河已静如死水,如今的冥界,只剩下一片荒凉,活人没有,连死人也没有,鬼门关外皆是孤魂野鬼,帝君为何连旁人也不肯放过”

  孟婆用颤抖的声音缓缓的说着这鬼门关紧闭后的三百年。

  绮罗紧紧的攥着手里的油纸伞,脖子上暴密密麻麻的经络。

  “他们死了就能转世投胎,书生死了就活该魂飞魄散吗”绮罗字里行间皆是绝望。

  三百年前,书生的魂飞魄散,令她一夜之间性情大变,她下令封锁了鬼门,三百年不曾打开,无论是鬼怪魑魅或是人,皆无**回转世。

  “帝君可知这样做是对是错?”

  “对如何,错又如何,他们活着的时候我管不了,死后我说了算”

  “若找不到他的残灵你又当如何?”

  “找不到我就一直找,一日找不到,我一日不回鬼门关,门外的人就等一日”

  “帝君三思”

  “这阴沉木做的棺,能阻挡河水中的怨气,你将我沉入忘川河底,我便能经过地下暗河引渡到北太极城”绮罗并未听进孟婆的劝慰,哪怕是没有人理解她她还是会一意孤行。

  “帝君不可一错再错,望帝君三思”

  “孟婆,你可要想好了,这可不是请求,这是孤的命令,若你想要和门外那群孤魂野鬼一个样,我现在就可以成全你”绮罗的纸伞此刻已经架在了孟婆的脖子上,只要她稍稍发动尸气,便会将孟婆立刻吞噬。

  孟婆长叹了一口气,绮罗才将纸伞收回。

  她望着忘川河畔的阴沉木棺,虽时隔三百年之久,却不曾腐朽。

  没有犹豫,她立即化作了一缕青烟,进入了棺内。奈何桥上只留下那一把油纸伞。

  “罢了罢了”孟婆拾起桥上的油纸伞走到了忘川河畔,悄悄的将伞放进了棺木,然后将棺盖盖好后用封印将其封死。

  孟婆用手中的拐杖将棺木的头尾分别敲了敲三下。

  “万灵勿扰,万鬼莫惊,”孟婆看着尸气将整个棺木包裹,棺木上覆盖着驱灵咒,她朝着忘川河大喊了一声“沉!”忘川河开始流动,棺木慢慢的沉入了河底。

  孟婆在忘川河畔看着棺木,她的脸上写满了心疼和不舍,直到水面没有一丝痕迹,直到时过境迁,她都不曾离去。

  绮罗在棺木内陷入了沉睡,她进入了一层又一层的梦境,回忆断断续续,她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华灯初上的夜晚。

  绮罗刚刚继任北阴酆都大帝,受着世人的香火。黄泉的彼岸花开得如血一般鲜艳,奈何桥上的人也是摩肩接踵。

  每到子时,鬼门关就会打开,那些要转世轮回的人都争先恐后的踏上黄泉路。

  绮罗掌管着整个冥界,她多多少少也知道,鬼门关外的北太极城是冥界里的活人之都,世代守护冥界,城内一族被称为通灵族,能活数百年,据说那座城池里皆是她的族人,看着这离人间最近的鬼门关,她动了无数次心思。

  敌不过对鬼门关外的好奇,又是一个子时,他趁着鬼门关大开,偷偷的溜了出去。

  绮罗呆呆的站在城门紧闭的北太极城外,这里就好似一座宫殿,城墙绵延数十里,玉石做墙,琉璃做门,极尽奢华。绮罗更加对城内好奇了,她握着油纸伞,从城门外穿了进去。

  星布珠悬,皎如白日的扶风城此刻门庭若市,车水马龙的街道,繁华的集市。悠悠荡荡,摇摇晃晃。

  绮罗幻化人身,一袭白衣拂地,三千青丝直垂腰间,不见任何饰物点缀。唯锁骨见一株红色彼岸花,深邃的眼眸透彻清凉,仿佛兮若青云之闭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

  她提了提白色罗裙的裙摆,得意的笑着,没人注意到她如何而来。

  看着这城你来我往的行人,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朝气蓬勃的样子,年龄也相差无异,毫无岁月的痕迹。这便是他的族人,自己多年来受的就是他们的香火。

  绮罗撑着一把白色油纸伞一路逛着,路过卖河灯的摊位时,老板突然叫住了她

  “姑娘,这时节已快要入冬,姑娘衣着单薄,还未穿鞋子,还是要小心些,莫要着凉了”

  绮罗面对这陌生的关心的关心,宛然一笑。“谢谢,我并不怎么冷”

  “姑娘客气,可惜我只是卖河灯的,不然定要送姑娘一身留仙罗裙才好,若姑娘不嫌弃,这里的河灯你随便挑一个,就算是送姑娘的见面礼了。”

  “我可以拿吗”

  “当然可以了,一盏河灯也不值钱”

  绮罗将油纸伞收了起来,仔仔细细的在河灯中瞧来瞧去,最后相中了一个彩色的睡莲河灯。

  她将那盏河灯放在自己的手掌心,对着小贩行了一个无比乖巧礼,然后高兴的说着“那多谢了,来日,我定会报答你。”

  绮罗与老板谈完话后,身边的人群早已经换了一批又一批,绮罗撇了撇嘴角,一个人又开始逛着。

  赤阳河贯穿整个北太极城,河里宽数米,蜿蜒曲折,形成了“九曲回转水,气数已到顶峰。绮罗看着这条连接阴阳两界的河流,不禁感叹到“不愧是养精蓄气的好地方,难怪这里的人都能活三百年之久”河边的人们都将花灯放入河中,她看着自己手里的花灯然后凑上前询问一个穿着紫色衣服的姑娘“妹妹,这个要怎么用啊”

  “妹妹?你可知我活了多少年头了”

  “多少?”绮罗转动着眼珠子看着眼前的姑娘。

  “我已经活了两百年了。”那紫衣姑娘卷起自己的衣袖给她看着自己手臂上的两道斑痕。

  “果真如此”绮罗假装很震惊的样子

  “果真如此……?你不是我们的族人?”那人突然停下放河灯的手,惊愕的看着眼前的绮罗。

  “姐姐,我只有三日记忆,有许多事还没来得及记住就已经忘了”

  紫衣姑娘看着眼前的绮罗,却是不大不小的年纪,又想着城门已经关了几十年了,并无族外人进来的可能,她舒了一口气之后凑到她耳边说“将这些河灯放入河中,它们就能漂流到忘川。”

  “这便是赤阳河吧”

  “这个你倒没忘”紫衣姑娘笑着打趣到。

  绮罗蹲下身子,学着紫衣姑娘有模有样的放着河灯。

  “这河灯要么承载的是心上事,要么承载的是心上人,姑娘这河灯倒是特别,什么都没有”

  绮罗目不转睛的瞧着他,“此人为何是白头”

  “姑娘看见那边的案台了吗,那里有笔有墨”绮罗回过神来向红衣少年所指发方向瞧去。

  绮罗又仰着头看着身旁红衣白发的少年,只用一根红丝带将头发束了起来,在这微风中轻轻拂动。眼睛深邃如深夜的大海,两人互相凝视着,红衣少年笑而不语,将他的手向绮罗伸了过去,绮罗犹豫了好一会,还是抓住了他的手,被他带起。

  “多谢”

  绮罗拿起写好的河灯后,小跑着到了赤阳河边,她四处张望,看见了刚刚的那个身影离她渐行渐远,逐渐消失在人群中。她将河灯放在河面,然后用手指间散发的尸气覆在了河灯之上,河灯朝着河水顺流的方向一路飘去。她眉头紧蹙的看着水面,她再三的拨开水面的浪花,确认了自己没有看错。

  

初遇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