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初遇篇

  “这河底底层的水竟在逆流。”绮罗一时竟慌了神,按理说,能够让河流逆流,却表面平静,那么水底下一定有一个庞然大物。

  水面激起了一阵浪花,绮罗扑通一声跳进了河里。

  “快来人啊,有人跳河了”

  “快来人啊”

  河边的人群一下炸开了锅,四处求救呼喊。

  绮罗沉入河底,看着水下的一切,这表面平静无澜的通灵河,水底下居然会有这么多的尸体,这些尸体被水下的藤蔓缠绕,使之不能脱身。

  绮罗游到一具尸体前细细查看,她拨开缠绕在尸体上的藤蔓,发现这些藤蔓不仅吸食完这些尸体的每一丝血肉,更是嵌入了骨头。

  “看来,这些尸体是养育这些藤蔓的器皿”绮罗不顾水面上的呼喊声,准备将尸体上的藤蔓连根拔出,自己竟被揽住了腰身拖向水面,那人拼命的将她往水面上拽着。她看着自己离那些尸体越来越远,便放弃了挣扎。

  没想到那些千丝万缕的藤蔓迅速向他们靠近,将她腰间的那只手缠绕得死死的,藤蔓直接钻进了那只手的手背,吸食着血肉,还伴随着吮吸声,疼痛的刺激下那只手不得不松开了绮罗。

  绮罗眼看着藤蔓将他死死的缠住,其他的藤蔓开始钻进了他的血管里,她翘起了食指,食指上燃起了一团绿火,她动了动手指头,这团火焰便化作无数火苗向藤蔓飞去,将裹在那个人身上的藤蔓烧的一干二净。

  那个人像是被刚刚的藤蔓缠住断了呼吸,绮罗看着他一动不动的往下沉,不耐烦的向他游过去,抱住他之后用嘴给他灌输了一口气。

  那人睁开了双眼,看着自己眼前的绮罗,仿佛心跳停止,他瞳孔放大,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被绮罗搂上了岸。

  “救上来了,好险啊,姑娘,不管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你也不能跳河啊”

  “就是啊,你就算跳,也不能跳赤阳河啊”

  “还好今天扶伤长公子路过救了你,不然你就得去鬼门关报道了,这长公子人是真好啊”人群中看热闹的人七嘴八舌的说着。

  绮罗见这位长公子长得十分俊美,五官分明,身着华丽,却只穿了一身蓝色丝绸的衣服,另显雅致。一头长发被一顶金冠束着,腰间还系着一块羊脂白玉,尽管他现在全身湿漉漉的,也无法掩盖他的贵族气息。绮罗打量了一番,对他并无兴趣,然后对着嘈杂的人群准备解释着刚刚自己所看见的一切。

  “各位等一等,我呢,是因为刚刚发现水下有动才……”

  还没等绮罗说完,就被扶伤捂住了嘴鼻。

  扶伤急忙对人群解释到:“各位要是没事,就散了吧”

  “诶,我说你这个人,捂嘴就捂嘴,你捂着我鼻子干嘛”

  “好险,差点就让你坏了事”

  “你自己不也看见了吗”

  扶伤用手戳着她的脑袋“那你也不能贸然的就说出去,你这样会搞得满城人心惶惶”

  绮罗一下子反应过来,自己。是想的有些不周全,然后立刻想着转移话题:“诶,你疼不疼”

  “什么疼不疼”

  “那些钻进你手背的藤蔓还在吸你的血”

  “啊,怎么办”扶伤看着自己手背上的藤蔓,像虫子一般在他的皮肉下蠕动。

  “看在你刚刚用自杀式的办法来救我的情分上,我帮你”

  “怎么帮”

  绮罗在用嘴自己的手臂上咬下一整块皮肉,然后抓住扶伤的手将藤蔓全部过渡到了自己的身体。扶伤头一次看见有人会自己咬下自己的肉,被吓得不轻。

  “喂,你这样不会有事吧,走,我带你宗庙将这些邪祟祛除”

  “不必,我的肉不好吃”

  绮罗裸露在外的血肉开始变黑,血肉模糊,还散发出一股恶臭,那些藤蔓钻进去之后,统统被腐蚀,和血肉交织在了一起。然后她的伤口便开始愈合。

  “水里的尸体一共十八具,九阴九阳,想必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在做什么禁术”

  “禁术?”

  “这些藤蔓虽然已血肉为食,但是只能生长在水里”

  “那这些尸体又从何而来”

  两人恍然大悟的看着对方,随之又互相嫌弃。

  “这邪物是人养的”

  “还有,你居然会御火,还不是普通的火,虽说我们族人会一点驱邪除魅的术法并不奇怪,但是你这御火我还头一次见,那火苗为什么是绿色的啊”

  “你怎么知道我会御火”

  “我又没瞎”

  “你刚刚不是晕过去了吗”

  “我可没说我晕过去了,倒是你,冲过来就抱着我,还亲我”

  “你”

  “你什么你,先带你去找术师把你手上”扶伤抬起她的手惊奇的翻看着,他记得她咬的就是这只手。

  “你的手?好了”扶伤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他分明看见她咬下了那么大一块肉,就愈合了。

  “你到底是何人”书生甩开绮罗的手,质问绮罗

  “我的体质就是这样,驱邪最好的东西就是我了”

  “你不会是鬼吧”绮罗听到这开始紧张了起来,随即她又缓下心来,自己现在用的是人身,并非真身。

  “有我这么眉清目秀的鬼吗”

  不由绮罗解释,扶伤着她的手大步向前的走去。

  “干嘛去”

  “守护赤阳城是我们每一个人护城人的责任,你这么厉害,当然要帮忙驱邪了”

  “关我屁事啊”

  “还有,你的身体这么凉,肯定是刚刚在河底冻着了,可不能在外面吹风了”

  “你顾好你自己就行了”

  “我身体好,就跟没事人一样”

  “郁垒,今天是中元节吧”

  “对啊,你看,每年都这么多的河灯,以后我们什么都不用干了,捡河灯算了”

  “这些河灯上都写的些什么啊”

  “郁垒你干嘛,这是人家的河灯,你怎么能看”

  “那些人早就轮回了,反正也没人看,你也来看看”

  “我不看”

  “十年生死两茫茫,嘁”

  “愿卿如星我如月――”神荼也拿起一盏河灯慢条斯理的的念着河灯上的字。

  “救我”嘿嘿嘿黑,神荼你快来看,这个河灯上竟然还写着救我。郁垒像是被戳中了笑点,停不下来。

  “你就扯吧,哪里有河灯会写这个”

  “救我……这河灯,是帝君”神荼惊恐的看着郁垒,郁垒待在原地一动不动。

  “你没事吧,一盏河灯而已,谁说字写的丑的就一定是帝君的了”

  “你看这河灯”神荼将河灯点化,四周瞬间尸气逼人。

  “这么强烈的尸气,看来是帝君无疑了”

  “那我们去人间吧”郁垒招呼着神荼一同前去。

  “不行,我们不可擅自去人间,会受到惩戒的”

  “我们是去救殿下,更何况是帝君先私自去的,上梁不正下梁歪,我们有什么好害怕的”郁垒拉起神荼就向鬼门关走去。

  “不行,鬼门关已经关了,我们要明日才能出去了”

  “明日好啊,明日我们可以直接去收尸了”

  “郁垒你说什么呢”

  “我说什么了,这鬼门关本就是我俩镇守,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

  “规矩就是规矩,我们谁都不能破例”

  神荼一本正经的看着郁垒,郁垒瞧了瞧,想到自己打不过,也就作罢了。

  绮罗跟着书生一路来到了扬子宫,早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这儿是哪儿”

  “这什么不写着吗――扬子宫,这北太极城的主殿”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绮罗有些急了

  “你这个人,我当你是朋友,才带你进宫的”

  “随你,反正我没地方去”

  绮罗大摇大摆的走着,她忽然停下了脚步折返了回来,瞧着宫殿外的壁画,书生与护卫也都随着绮罗抬头瞧着壁画。

  两处壁画各是一个人物,一边是身着斑斓战甲,面容威严,姿态神武,手执金色战戢;一边是身披一袭黑色战袍,神情悠然,两手探出一掌,轻抚着坐立在他身旁巨大的金眼白虎。

  “噗嗤”一声,绮罗继续迈动着步伐。

  “对了,那壁画上的是神荼和郁垒吧”

  “是啊,他们可是惩治恶鬼的两位鬼神”

  “他们哪儿儿有这么高大威猛”绮罗虽然笑着,但是内心甚感欣慰。

  “你在此处等着,我去将此事禀明父亲后就回来,你可莫要乱动”

  “这是什么,怎么……怎么会这么丑”

  “你给我放下,这可酆都大帝,你这样会冒犯神灵的”还没来得及将腿迈出去,扶伤又折回夺下绮罗手中的神像。“你若再如此无礼,我定不饶你”

  绮罗没有说话,看着书生离开了长生殿后,一脸嫌弃的看着眼前的神像说到“我哪儿有这么丑,你们对我误解也太深了”

  “赤阳河下有尸体?”卫离初不以为然的应了一句,谁也不能想到,看上去年龄无异的两人竟会是父子。

  极乐宫歌舞升平,卫离初目不转睛的看着翩翩起舞的女人,宛若天仙般的长信,他丝毫没有听进去扶伤的话

  “父亲”

  “此事交由你去办,退下吧”

  “是”

  扶伤看着眼前极度荒废的父亲,自己又无能为力,出了极乐宫长叹了一口气。

  天快要破晓,看着天空的即将升起的朝阳,绮罗习惯性的举起右手准备撑伞,却发现双手空空如也。

  “我的伞,我的伞去哪里了”

  绮罗立刻幻化,他回到了赤阳外,寂寥的城外倒让她安心了不少,至少自己的唐伞不会被人捡走,她就在城外自言自语的一路搜寻着。

  “我是从这里进去的啊”

  她赤着脚突然一下感受到了阳光的侵蚀,初升的太阳开始蔓延,绮罗来不及躲,手上就被灼烧起了不少的伤疤,像被烧焦了似的冒气了黑烟。

  她一时间找不到可以躲避的地方,只能用双手挡着阳光,阳光的侵蚀让她全身开始腐烂,手心手背早已经不成样子,敌不过初升的太阳,绮罗一下子瘫坐到了地上。

  “姑娘,随我躲躲吧,这北太极城的阳光本就不同于他处,这还只是朝阳,若等会到了晌午,姑娘的人身就会被烧成一滩血泥了”那个红衣男子举着一把纸伞,替绮罗遮挡住了阳光。

  绮罗迷迷糊糊的看着这个人,她好像还记得他,一时陷入了回忆,忘记了回话。

  “这伞不同于姑娘的唐伞,待会日头上了,怕是挡不住”

  红衣男子再一次把手放到了绮罗的面前,绮罗再一次的将手放在了他掌心。

  他一手撑起伞,一手将绮罗搂在怀中,用手为她挡住余光,消失在了城外。

  

初遇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