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相识篇

  “这北太极城百里之外,竟然会有这么大一片彼岸花,开的花比黄泉的更好更鲜艳,虽说是白色,却一点也不输给黄泉的彼岸。”绮罗自言自语着。

  绮罗看着周围,却又默默的起了疑心:“寸草不生,为何还能开出这么多彼岸花,虽说黄泉的彼岸花都不曾接触阳光,但是黄泉之地,行过百鬼,有阴气养育,可是这地方我却并没有感受到丝毫阴气。”

  万花丛中的边缘,只有一间小木屋,毫无生气可言,这里竟然和黄泉十分相似,看着那座木屋,绮罗想脑中浮现出了望乡台,不过这里和望乡台不一样,毕竟那个地方过了许多的人,一个也留不住。

  “这里是什么地方”绮罗还是开了口。

  “你看见了,这里是一片荒凉之地,只有我一处人家”

  “那以前呢?”

  “以前,多久以前,是十年以前,还是一百年之前?”

  “我不是护城人,你为何会救我”

  “我也不是”

  “可是你我在城中见过你,这城门紧闭,你是如何来去自如?”

  “你不也是来去自如吗”

  “谢谢你的伞”

  “姑娘的唐伞能遮蔽阳光,亦能养尸,现如今白白丢了,姑娘还是回去”

  “你到底是何人”

  “酉时之后,姑娘可自行离去,小生姓孟,字书生。”

  书生看着绮罗,用无比温柔的声音呵护着她。

  随后书生转身离开,走向那座黑暗的木屋,绮罗就在花海之中,看着他孤独的背影,不知为何,她流下了一滴泪,泪滴落入泥土,整片的彼岸花开始发黑,绮罗看着这一片黑色的彼岸花,魅惑诡异。她再次感受着四周,却还是没有一点阴气。

  “神荼你快看,殿下的唐伞,为什么会在河边”

  两人四处张望,连绮罗的影子也没见到。

  “你们两个,当真没有看见她出去吗?”

  “长公子殿下,我们确实未曾见过有人出去”

  “那就是凭空消失了”

  扶伤在房间踱步,思考着如何破案,越想越觉着头疼,不一会儿就直接睡了过去。

  “醒醒……哎……醒醒”

  扶伤从梦中惊醒过来,看着眼前的绮罗吓了一大跳。

  “你怎么进来的”

  “什么怎么进来的,我根本就没有出去”

  “可是我翻遍了整个长生殿,都没找着你,你难不成还能上天入地不错”

  “上面你找了吗?”绮罗指了指房顶。

  “好啊,你还真是无孔不入啊,又能投河,又能上房顶”

  扶伤转眼间又叹了一口气,看着绮罗嫌弃的摇了摇头。

  “你怎么了”

  “这么大的事悬而未决,一点头绪都没有,我哪里头疼”

  “你会钓鱼吗”

  “钓鱼?”

  绮罗对着书生会心一笑。

  “这水下的藤蔓是有人喂养,肯定需要定期投食,我们什么也不用做,鱼会自动上钩的”

  “对啊”

  白日里繁华无比的北太极城,到了这后半夜,到安静得出奇,尤其是这赤阳河外,只有风声沙沙的吹动着树叶,护卫们都躲在赤阳河的两岸,等待着鱼自动上钩。

  子时已经过去了,护卫们早就已经困得不行,就连扶伤也靠着墙壁打起了盹

  扶伤突然惊醒,一只手紧紧的抓住绮罗,她看着绮罗,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披肩,慢慢的松开了她。

  他小心翼翼的说到“你不是不来吗”

  “像你们这样钓鱼,鱼竿都不给你剩”

  “谢谢啊”书生攥着自己身上的披肩,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

  河边传来一阵脚步声,书生立刻下令“准备”

  果不其然,那两个黑衣人抬着一男一女的尸体,正准备抛下河。

  “!郁垒,你看,他们抬着的人不会是帝君吧”

  “好大的胆子,你从对面包抄,我们来个瓮中捉鳖。”

  神荼与郁垒悄悄的向河边那两个人靠去。

  “传令下去,双管齐下,两边一起行动”

  神荼正准备下手,就被一张突然其来的巨网困住,紧接着郁垒也被几个人压在了身下。

  “长公子殿下,抓到了”

  两个黑衣人眯着眼睛看着对岸,摸不着头脑。

  其中一个黑衣人说“没事,不是抓我们的”

  然后两人一脚将尸体踹了下去,两人回过头来,看了看自己,然后对视了一眼,撒腿就跑。

  两人躲在胡同的角落里气喘吁吁,良久之后才平复了下来。

  “你别碰我,你一个大男人恶不恶心”

  “我没有碰你”

  “不是你是谁”

  “是我”两人的身后传来了绮罗邪魅的声音,两人缓缓的转过头,看见嘴角撕裂,全身腐烂的绮罗,都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就统统晕了过去。

  “长公子,我们也不知怎的,就抓错了”

  “你们这群凡夫俗子,还不速速将我们二人放开”

  “你难道不是凡夫俗子,你还是神仙不成”

  “帝君,你还活着”

  两人通过网眼看着远处的绮罗,她一手拽着一个黑衣人,拖行了几百米,那两人的衣服已经磨出了几个口子。

  “这……这女人力气也太大了吧”

  “帝君救我们”

  “他们二人是我的朋友,把他们放了吧”绮罗老远就开始喊着。

  “朋友,行,松开吧”

  绮罗将网解开,然后拉起他们两人的手,无比激动。

  “这两个人暂时晕过去了,能不能查出来,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告辞”

  绮罗转身离开,三个人说说笑笑的走在城中,扶伤一脸嫌弃的看着他们三人,然后踹了踹黑衣人两脚。

  “帝君,我们还以为你遭到不测了”

  “帝君,这是您的伞”

  “我的伞怎么会在你这儿,好啊,你居然敢偷我的伞,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害死我”

  “陛下,这是我们在河边捡的,不信你问神荼”

  “帝君你记性不好,老是会忘记许多事情,再过阵子,你恐怕就会把我们俩给忘了”

  “你们怎么出来了”

  “我们来救你的啊”

  “河灯,你们收到了”

  “对啊,不然我们也不敢私自出来”

  “没事,我只会写那两个字而已”

  “啊,既然没事,那就随我们回去了”神荼又开始一本正经的说道着。

  “回去干嘛啊,你们还有任务没完成呢”

  “我们不回去,鬼门关没人镇守,恐出祸乱”

  “这又有何,冥界少了谁都不会出事,你看我出来这么久,冥界出事了吗?”

  “可是帝君为何要插手这人间之事”

  “这城中的人都是我们冥界的族人,现在既然有妖物作祟,怎能不除就走,那样你们俩岂不是白受那么多年的香火了”

  “刚刚抓我们那人谁啊”郁垒抢着问到,神荼示意他别多事,用蛮力撞了撞他。

  “这城中的长公子,不用看了,废物一个”

  扶伤一路小跑着追赶了上来,他抓住绮罗委屈巴巴的问到:“你不打算和我回宫了”扶伤的言语中满是失落,但自己现在也没理由将她留在身边。

  “不了,我得跟着他们回家”

  “你家在哪儿,若有来日,我能否去找你”

  “你死了就能见到”郁垒轻描淡写的说着。

  神荼立刻捂住郁垒的嘴,尴尬的对着扶伤傻笑了几声。

  绮罗虽然并不讨厌扶伤,但着实谈不上喜欢。所以尽量敷衍着他。

  扶伤沮丧的看着绮罗的背影,自己明明瞧不上她,却好像有一点舍不得。

  “我们现在是去哪儿啊”

  “我听扶伤说,城内设有宗庙,既然是供奉我们,我们去小住几天也合情合理。”

  书生推开木屋内的大门,他的阴阳眼若隐若现,看着成片的彼岸花变成血色,他转了转自己拇指上的戒指,嘴角微微上扬。

  “帝君,为什么这里挂满了红色的绸缎”郁垒无处安放的双手控制不住的扯着这些红绸缎,一刻也停不下来。

  神荼看着这几尊神像,上有酆都大帝,下至十殿阎罗,竟然还能有他们俩的神像,他倒是开始慢慢喜欢这里了。

  “你别动,想必是明日有嫁娶,不如你们俩明日去看看吧”

  “嫁娶有什么好看的,冥婚你见得少了吗?”

  “说得好,至少她们知道活着的时候应该珍惜一切,哪儿像你们,都几百年了,还不成亲,冥婚也行啊”

  “帝君你说什么呢,我们两个男人怎么成亲”

  “对啊,我又没说你们俩成亲,”

  郁垒被反驳的哑口无言,呆呆的坐在神像前赌气

  “今日我在赤阳河河下看见了一种食人血肉的藤蔓,他们长在骨头里,我并不识得这东西”绮罗转过身像哄小孩子一般的哄着郁垒,和他说话转移注意力。

  “帝君和这邪祟打过交道了?”

  “它们吸食了我的腐肉,被熔化在我的血肉之中了”

  “藤蔓?那就是妖物了”

  “并不是妖物,想是河里怨气太深,集中成的实体”

  “若是鬼魅那就好说多了,此事包在我们俩身上”

  “谁跟你俩,我一个人就能对付”

  “你俩吵了几百年了,若是哪一天突然不吵了,怕是会不习惯吧”

  “帝君你就别说笑了,我有多讨厌他你知道的”

  “好了,你俩附身神像吧,以免被人发现”

  “帝君,那你呢”

  “这神像太难看了,这不是我”

  “不,帝君,这是你”

  “少废话,进去”

  看着两人附身神像后,绮罗悄悄的躲在了神像身后。

  

相识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