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青楼

  片刻的功夫,主仆二人已经收拾好了。白暮浅身穿一身鹅黄色的襦裙,外搭一件白色的坎肩,由内而外散发着淡雅高贵。更妙的是当脸上那张面具撕下来时,一张不加任何装饰原生态的脸显露在眼前,天然无雕琢,这种不施粉黛清纯无辜的样貌是最杀人心的。白暮浅越看镜子越满意。

  “青柳,外面的人你可打发了”?

  “小姐,你放心,奴婢跟他们说小姐现在神志不清,容易发疯咬人,他们都不敢靠近”。

  “好嘞,那咱出门去”。

  一出府门,眼前一片繁华的景象便令白暮浅沉迷了,虽说从前也看过电视里繁华的场面,但总是不及亲身经历的。一溜烟的功夫,便拉着青柳窜入人群中,左看看右逛逛,不一会青柳手里便拿满了小玩意。

  “听说,丞相府的那位大小姐前几日被火烧了一把,给烧傻了”。

  “可不是,本来长得就丑,结果现在又变成了个傻子,要是哪位皇子娶了她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

  路边摊贩此起彼伏的都是在讨论白暮浅。

  而本人呢,则是个没心没肺的,青柳见自己说了也没有用,索性也不管了。

  “各位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随便看随便逛,本店低价贱卖了”

  “那边围了好多人好热闹,青柳我们去看看”。说完也不顾青柳的意见已经拉着人跑起来了。

  走进才发现这所谓的店家正是青楼,只是这古代的青楼向来不是最繁华最热闹的地方吗?怎么会落魄成这样。白暮浅叫青柳寻了人打听,才知道这家青楼有个花魁是这京城一等一的美人,只是前几日不知为何突然得了某种传染病,凡是接触过的人都皮肤发痒,闹得人心惶惶。不少人都趁机跑掉了。想这古代医术本就有限,若是遇到点传染病人人岂不自危。这不,才几日就开不下去了,老板便要叫嚣着卖了这店。

  只是围在这店门口的人虽然很多,但大多数都是看热闹的。毕竟谁会真的买个青楼经营,这不是叫人笑话不知廉耻。于是半个时辰后,人群便渐渐散去。

  白暮浅见状,便拉着青柳要进入,想这青楼那可是暴利啊,有钱赚干嘛不赚。

  青柳见状就不愿意了,别说自家小姐是相国府的大小姐,就说她是一名普通人家的女子怎能进去这花柳之地,若被人知道了,简直就是败坏名声。日后谁还敢娶了自家小姐。便拉着小姐的胳膊往外拽。

  白暮浅见此,也是一阵头疼,好一番苦口婆心才说通青柳,毕竟自己现在相当于是换了一张脸,是另一个身份,不会有人起疑。

  主仆二人才走进去,迎面而来浓重的脂粉味便扑鼻而来,抬头看见一大约三四十的妇人,便是这青楼的主人-花娘。白暮浅脑子里闪过一个词,半老徐娘,风韵犹存。上身穿紫红色的宽袖短衫,下身着白色的百褶裙倾泻而下,遮住了精致的绣鞋。

  同样的那妇人也在打量对面走过来的人。白暮浅虽用面纱遮住了脸,但那一双眼睛好似漩涡,使人看了就沉迷其中,那黑眸泛着点点星光激起了柔光四射。纤细的腰肢不盈一握,乌黑润亮的青丝,簪着一朵栩栩如生的白玉芙蓉。

  花娘笑道“不知这位姑娘来此有何贵干,本店已经不收人了”。

  “妈妈说笑了,我来自然是要买下这楼的”。白暮浅一脸淡定,字字宛如夜莺传入耳中。

  “姑娘,莫要打趣了,你一介女流买这青楼做什么”?花娘脸上明显写着不耐烦。

  “这你就别管了,妈妈,你就说卖还是不卖”?

  “这”,白暮浅见她犹豫,便说道“如今你这出了传染病,外人避之尤而不及,更不会有人买,若你今日不卖给我,索性我只是不大高兴,但你就不同了,可能过几天就要流浪街头了”。

  白暮浅见她脸上有松动,便又说道“如今把这楼给我,你既赚得了一笔钱,日后我还允许你继续打理这楼,你看这样可好”。

第八章:青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