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家宴

  “不知姑娘该如何称呼,奴家人称花娘”。花娘此刻已变得谄媚。

  “虽然我这青楼此刻落魄的很,但是你不知道,里面的姑娘有几位可是我的招牌,她们相貌和才艺都是一绝呢。”

  “那好,你就唤我暮姑娘吧。明日我让青柳把银子送来。以后有事便让我这丫头代为传达”。

  “好了,我们在这呆的时间也不长了,青柳我们走吧”。

  “是,小姐”。

  .........

  回到府中,已是午时。刚将脸上的面具贴上,还未坐下喝口水,便有人前来传话。

  “什么事啊,青柳,我还想睡个回笼觉呢”。

  “小姐,是丽姨娘身边的翠玉,说是宫里来了人”。

  片刻,又来到了大堂,入眼的便是朱红色的家具,侧边两排摆着几件玉器,低调奢华。

  “女儿参见丽姨娘,不知今日出了何事”。白暮浅携青柳弯腰拜了身后便起来看见最里边站着一人,看他的打扮以及手里拿的佛尘,想必就是传说中的太监了。

  那太监看向白暮浅,一脸的褶子以及满面红斑,黝黑的肤色。不禁暗自奇怪,这白家其他两个小姐哪一个不是一等一的美人。然后便觉得白暮浅看向自己的眼神里竟然,竟然有点同情,更加瘆得慌。

  白暮浅可不知他在想什么,正憋得满脸通红,想笑却不能笑。

  “浅儿,你来了,这是宫里的李公公”。

  “见过李公公”。

  “好了”,不等白暮浅这边行完礼,丽姨娘便迫不及待的问道,带着皮笑肉不笑的脸。“李公公,不知有什么重要的事需要您亲自来”。

  “这不皇上前段时间说要在相爷府上的三位小姐中挑选一位许配给大皇子,命老奴前来通知一声后日宫中要举行家宴,特来通知一声,望夫人不要出了什么差错”。

  众人听完神色各异,丽姨娘与白芸依早已喜出望外,只是这最小的白芸毓确实令人看不懂,神色自然,不喜不悲,揣摩不透。

  而这边,白暮浅确实很好奇,倒不是对这婚事而是对这皇宫。想那古代历朝帝王的行宫哪一个不是富丽堂皇。

  “好了,既然已经通知到了,老奴就告退了”。

  “李公公,您慢走”。丽姨娘边说边叫一锭银子塞到他的手中,然后退后一步作揖拜退。

  ......

  “我说大姐姐,你这副模样就别去了,省的给父亲丢脸”。白芸依趾高气昂,一脸嫌弃的看着白暮浅好似她哪里不干净似的。

  “依儿,不可胡说,浅儿虽然样貌丑了点,但想必大皇子也不是那肤浅的人,定不会因为这而嫌弃你大姐的”。母女二人一唱一和好不痛快。

  ......

  回到暮啬园,青柳便一吐而快,将那丽姨娘骂了个狗血淋头。

  “青柳,你明日去那青楼送银子时,记得听仔细点”。这边白暮浅却是心想着自己的青楼。

  ......

  一座四角的亭子,立在湖边。这月光的波光粼粼不及那站在亭中人的万分之一,饶是这月光都失去了颜色。一抹肃杀萧瑟的身影站在亭中,只是却带了令人不寒而栗的寒意,尽管身在夏日中还是让人感到凉意,玄色衣袍衬的他更加孤立一世。

  “殿下,今儿宫中派了一位公公去了趟相府,说是后天要举行家宴”。

  “还有呢”,“还有就是今天飘花轩竹叶姑娘说来了一位姑娘要买了这楼”。夜司低头拱手答道。竹叶是那花楼里一个有名的姑娘。

  “哦,有意思”。嘴角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

第九章:家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