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表哥

  一大早柳将军府门外,管家远远就迎上来招呼着进门,并着人去通报。

  到了前厅,外祖母早已命人准备好茶水和点心坐在上位笑眯眯的等着白暮浅,都是她爱吃的。外祖父与舅舅都不在家中,只有舅母和表哥还有一应下人在厅中一同等候。

  白暮浅向两位长辈请过安后,知道她们很是宠爱自己,也就放开了性子。便贱兮兮的要拉着自己的表哥说在府里转一转。两位长辈一看便知道她又存的什么坏心思,想让他表哥帮忙,便由得她去了。只是末了,交代着记得一会回来吃饭,别太贪玩。

  出了前厅,走至回形的长廊,柳元仲便忍不住了,用手中的扇子敲打白暮浅的头。“说吧,你这丫头,又要我做什么?”

  白暮浅这才定睛仔细看自己的表哥,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再加上这一脸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真是作孽。

  “表哥,我知道你的文采向来是这京城里最好的,你帮我题个字好不好。

  ”不错,当初白暮煦替他征战,柳元仲便想着不能让人看轻了柳家,想来是他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小小年纪,就才华横溢,文学造诣在南华国首屈一指,再加上相貌,令京城无数少女为之倾倒。

  “题字倒是没什么,恐怕没这么简单吧。”

  “表哥真是聪明过人,我这字是用来给青楼做牌匾的。”白暮浅想着反正外祖父一家已经知道自己的人皮面具的事,将来万一出了事还可以让表哥帮着自己打掩护,便一股脑的将这前前后后都说了出来。

  听完,柳元仲不禁失笑,虽说他早见识过自家表妹的无理取闹,今天这事还是破天荒头一次。

  “我说表妹啊,你这是待在闺中太久了,闲得发慌,我看是时候找个人来约束你。不是前些日子听祖父说你要嫁给大皇子嘛,我怎么听说要娶的是白芸依。你就一点也不难过。”

  “切,那时候就是一时兴起,现在看来能看上白芸依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是我瞎了眼,有什么好难过的。好了,表哥,这字你到底题不题。”

  “题题题,你的要求我什么时候没应过。”柳元仲笑得一脸宠溺。

  “哦,对了,还有,表哥我这青楼要开业,你必须到场。”

  “这就不必了吧,烟花之地万一被祖母和娘亲知道了,我又要听唠叨了。”

  “没事,到时发现了我会帮你打掩护的,你就应了我吧。再说了,我已经把它改良了,以后是个正经地。”

  “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吃过午饭后,白暮浅兴冲冲的拿着题字交给青柳,让她去青楼跑一趟。并交代青柳告诉花娘,就说这匾额题字是将军府家的柳元仲公子亲自题的而且柳公子会亲自到场。自己则一人回了相府。

  “哟,我当是哪来的丑丫头,原来是二姐啊。”白芸依冷嘲热讽道。

  我都没有找你麻烦,自己找上门来了,那就不客气了。

  “三妹啊,你不好好的待在房间里跑出来咬谁啊”。

  “住口,你敢对未来的皇子妃不敬”。

  “三妹,我劝你,虽说圣旨下来了,可不见得还有什么变故哦,你可要万事小心”。

  “你竟然咒我,我”作势上前想要推开白暮浅。

  “哎呦,三妹姐姐是无心的,你不要责怪我”。演戏嘛谁不会。

  “住手,成何体统”。白暮浅见白锦泽一行人走过来,连忙梨花带雨,哭的叫人心疼。

  “不好好的待在园子中,学习宫中礼仪,瞎晃什么,夫人你是怎么教导的”。白锦泽对上丽姨娘神色略显责备。

  “依儿,还不快跟我回去”。丽姨娘讪讪地搭话。

  “还有你,成天往外跑,难不成想让全京城的人知道我白家有你这么个丑女儿,真是晦气”。

  “是,女儿知错了”。白暮浅虽答着话心里却替原主难过,将白锦泽骂了个狗血淋头。

第十五章:表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