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离开(一)

  “闫小姐,你这个样子,工作态度有点消极啊!”叶晨恺见闫珞栀坐在车上却一言不发,故意在语气上带有些许调侃之意。

  “叶总,我让你帮我查我爸爸的事情,这一个月过去了你不也是什么都没告诉我吗!那你这是不是也是工作态度消极啊?”闫珞栀毫不客气的回到。

  “闫小姐果然是伶牙俐齿。”叶晨恺笑着说道。

  叶晨恺自己也不知是怎的,虽然这一个月与闫珞栀很少说话,但是对她总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总觉得他像……

  “谢谢夸奖,不过叶总,我希望你可以记得,我们的合作是公平的合作,我知道你找到我一定有其他的目的,你让我做你女朋友不过是明修栈道,实际是为了达成你的其他目的,暗度陈仓,叶总,你最好是期望不要让我找到证据,我们的合作终止倒无所谓,但是你的目的达不到就可惜了。”闫珞栀不紧不慢的说着,就像是在讲故事一样。

  可叶晨恺却一点也不紧张,他勾了勾嘴角,反而跟她开起玩笑:“我当然不希望你找到证据,到时候没有美人在旁,我可是会寂寞的!”叶晨恺说着竟朝闫珞栀靠过去,他轻轻的将闫珞栀的头抬起来,让她的脸对着自己的脸。

  闫珞栀瞪了他一眼便将头别开:“是吗?”

  “当然”叶晨恺自然的将手收回来。

  …………

  两人就这样一直聊,不知不觉汽车已驶到何长明的别墅,酒会在别墅的一楼大厅举行,里面聚集了许多大公司老总,更有许多服务生举着托盘在人群当中穿梭。

  刘叔停稳车后立马将车门打开,只见叶晨恺小心翼翼的扶着闫珞栀下车并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臂上,牵着她准备向大厅走去。

  仅从样貌上讲,这俩人无疑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是论家世,两人却相差甚远。因为叶晨恺将闫珞栀带回别墅的事早已在众人之间传遍,所以今天两人同时出席引来了许多议论。

  叶晨恺的一系列行为早已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还未抬步就有一大批记者蜂拥而来,闫珞栀一时失措没有站稳,差点摔过去,叶晨恺眼疾手快,一把就扶在闫珞栀的腰上,将她抱在怀里。

  “这位小姐,新闻上报道了叶氏集团的接班人叶晨恺先生与何氏集团的千金马上就要订婚了,今天您出席活动是主动承认自己是第三者吗?”

  “这位小姐,你插足别人的婚姻,有什么感想呢?”

  ……

  记者的问题十分尖锐一针见血,她们心里知道叶晨恺的身份,所以不敢对他发问,只能将矛头转向闫珞栀。

  “各位,我从来没有答应与谁订婚,我的未婚妻只有一位,那就是闫珞栀。”叶晨恺说着便将目光投向闫珞栀,满眼都是宠溺,而他的话让记者们直接沸腾,他们还想发问,可是保镖早已将他们和叶晨恺隔离开了。

  “叶总,欢迎欢迎。”何长明脸上堆满了笑容。

  今天叶晨恺不单单是个人出席,而是代表整个叶氏,叶晨恺是叶氏集团默认的未来接班人,所以何长明才这么热情。

  自从上次订婚的事情砸了以后,何长明回去没少跟徐碧云解释,也劝了何依诺许久,最后才答应取消订婚。

  “欢迎?何董,外面的那些记者是你故意安排的吧?”

  “叶总,你这是什么话?”

  “何董,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有第二次。”

  叶晨恺不给何长明任何一点回旋的余地,何长明心里十分不爽,可是脸上还要挂着笑容,就因为他是代表叶氏来的,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

  “叶总,这位就是你的女朋友吧!”何长明故意转移话题。

  “不明显吗?”叶晨恺一点面子也不给何长明。

  “闫儿,站累了吧,过去休息一下吧。”

  “嗯”闫珞栀十分配合叶晨恺的表演。

  大概十分钟后,何长明便上台简单的说了几句,宣布了酒会正式开始。

  叶晨恺将闫珞栀介绍给了许多叶氏的合作伙伴,何长明站在一旁仔细观察,时不时的和来人碰个杯。

  “叶总,你的戏演的挺足啊!”闫珞栀在叶晨恺耳旁小声嘀咕。

  “谢谢夸奖!”

  周围的人并没有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只是认为是情侣之间的亲密举动。

  ……

  “哎呦”不知是谁走到闫珞栀旁边,一个踉跄就将杯子里的红酒撒到了闫珞栀的裙子上,闫珞栀差点被她撞倒。

  “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女人连忙向闫珞栀道歉。

  “没事”闫珞栀看了她一眼,虽然知道她是故意的,但是不想跟她计较。

  “闫儿,你没事吧?”叶晨恺扶着闫珞栀,面上十分不悦:“保安,将她赶出去。”

  女人见到保安朝自己走过来,连忙向闫珞栀道歉:“小姐,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但是闫珞栀只是看看她,心里除了同情还是同情,叶晨恺要演这出戏,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可能错过?闫珞栀想着想着已经转身去了洗手间,女人也被保安无情的拉出去了。

  不一会儿,叶晨恺看了看手表,便转身去了休息室。

  而那个女人在出门后就被人用车送走了。

  “何董”叶晨恺坐在沙发上,拿着手里的酒朝何长明的方向做出一个敬的动作,像是早就知道何长明要来…

  “叶总,你果然会聪明!”何长明坐到沙发上。

  “何董,我记得我告诉过你:我是不会和令千金订婚的,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就是喜欢往枪口上撞呢?你还要挟我爸爸,怎么?难道何董真的不怕丢掉公司吗?”

  “叶总,年轻气盛是好事,但是太盛了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是吗?何董,如果我记得没有错的话,五年前你是不是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叶晨恺直接切入主题。

  “叶总这是什么话?”

  “何董,我不跟你绕弯子,五年前,梦古集团的董事长闫旭辉在公司破产后突然出车祸去世了,你不会不知道吧?”

  梦古集团!那不就是爸爸的公司吗!闫珞栀站在洗手间内,惊讶不已。刚刚她去洗手间处理衣服,结果误打误撞走到了休息室的洗手间,本来她马上就要出去,结果何长明就进来了,紧接着就听到了叶晨恺与何长明的谈话。

第七章.离开(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