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念念不忘

  六年很快过去了,这六年里,林安安的生活如往常无异,一个人上学,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准备考试。

  爸爸也仅仅在中考的几天和每年春节陪陪林安安。

  林安安却在这六年里,出落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她从未向任何人提起过郝长庚,提起那段经历,但她心中始终念念不忘。

  这六年来,她跑遍了各种图书馆,各种软件上搜索,想要查查有关九洲的历史记载,可却只字未能查到,她越来越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自己要去的是什么地方。

  可是她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不断告诉自己,一定要去,而她,也莫名其妙想要了解那里……………

  还有一个月,就要到林安安十六岁生日了。

  林爸爸突然回国,却带来了一个让林安安感觉天都塌了的消息。

  林爸爸在国外得了胃癌,治病无果后回到中国治疗,但病情,却依旧没有好转。

  如今已经上高一的林安安学业更加繁重,但她依然是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医院。

  “爸,我来了。”林安安一如既往,放了学就来到医院。她淡淡开口,她与爸爸之间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好好相处过,但毕竟是亲父女,真的到了死亡离别的那一刻,林安安知道,只有她,能陪伴爸爸了。

  “小安,来。”林爸爸艰难的坐起身。

  林安安坐了下来,林爸爸轻轻握住了林安安的手。

  “这么多年来,爸爸一直没能陪陪你,没能陪着你长大………”林爸爸眼角已然有了泪水,“爸爸对不起你…………”

  林安安没有回答,这一切现在对她来说都已淡然了,毕竟,她已经长大了不是吗?

  “我知道自己没多少时间了,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多陪陪你。”林爸爸声音沙哑,“我多想再重来一次………不让你妈妈走,不离开你………”

  林安安鼻子一酸,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如往常一般照顾好爸爸,林安安独自一人回到家,这个家依然只有她一个人住,只是处处都有郝长庚在这里的回忆。

  同样如同往常一般,林安安打开了无论换了多少个手机都存着的视频,拿起郝长庚给她的剑,开始练习。

  郝长庚教她的那几套功法,她从未想过自己会练得如此滚瓜烂熟,可能,这是唯一的,能够看见郝长庚的方式了吧………

  也不知道过了六年,郝长庚会长成什么样子,林安安陷入回忆。

  突然,她从回忆中惊醒,爸爸那日渐消瘦的模样和病床旁那密密麻麻冰冷的仪器出现在她脑海里,还有一个月就是她十六岁生日了,可是,自己若是就这么走了,爸爸怎么办,他会不会疯掉。可若是不在那个时候走,自己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过去了啊…………

  林安安日日夜夜头痛不已,始终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爸爸的病情越发严重,也不知道,若是自己走了,他还能不撑到自己回来。

  又是一天晚上,林安安躺在床上强迫自己入睡。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的眼前顿时出现一片迷雾,林安安一头雾水,却发现这迷雾正带着自己移动。她试探性的看向周围,竟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些许建筑,那建筑,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大,直至出现在她面前,那建筑,极像是古时的修仙门派。

  林安安什么也没有做,任凭那迷雾将她带入其中,那正殿富丽堂皇,琥珀酒、碧玉觞,食如画、酒如泉,古琴涔涔、钟声叮咚。大殿四周装饰着倒铃般的花朵,花萼洁白,骨瓷样泛出半透明的光泽,花瓣顶端是一圈深浅不一的淡紫色,似染似天成。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认识这些东西,只是一个劲的向前走去,一个身影出现在她面前。

  那人从背影看上去已有不小的年纪,穿着素朴,非常淡然的坐在大殿中。

  林安安没敢再上前,静静立在离那人十米远的地方。

  “你来了。”那人却缓缓开口。

  “这里是哪?你是谁?”林安安壮着胆子开口。

  那人缓缓站起身,慢慢走向林安安。他虽年岁已大头发斑白,但走路依然硬朗。

  林安安看向那人,只觉那人一脸正气,眉目间充满威严却又不失慈祥。

  “我是谁不重要,这里是哪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很快会再次相见,而不再以这种方式。”那人笑了笑,右手捋了捋自己的胡须。

  “什么意思?”林安安一头雾水。

  “丫头,你的父亲是否已然病重不起?”那人缓缓开口。

  “你怎么知道?”林安安像是撞见了神。

  “六年前,是否有一个特别的人闯入你的生活给了你几样信物并让你在十六岁生日这一天过来?”那人继续说。

  林安安大惊:“这你怎么也知道!”

  那人笑了起来,半晌,再次开口:“因为这一切都是早已注定的啊!”

  林安安愈发不解。

  “你的父亲病重,并不是无药可解。你因为你父亲病重而犹豫不决,是否过来,对吗?”

  林安安心头一颤,犹豫了半晌,终点了点头。

  “傻丫头,你却不知道,你在十六岁生日那天过来,恰恰是救你父亲唯一的办法。”那人说。

  “啊?”林安安很难接受,但却很希望他说的是真的,这样,不就两全其美了吗!

  “你与你父母生来命中相克,说明你本就不属于那个时代,你离开,才是最终的解药。”那人叹了口气。

  “什么…………”林安安一时不知其该怎么办,自己……怎么会不属于现代,一直以来,她只当是郝长庚这个古代人改变了自己的生活,可现在竟告诉她,自己从一出生,就不属于现代?

  “孩子,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但这就是事实,九洲需要你回来。”那人开口,这一次,郑重其事。

  林安安一惊,又是九洲,莫非,这个老人跟郝长庚是一个地方的人?

  “赫连那孩子虽给了你风铃金叶,但你还需要一样东西,才能顺利从现代过来。”那人不给林安安反应的机会,说,随后,双手运功,嘴中默念口诀,冲着林安安推了一掌。

  林安安更加莫名其妙,这老人弄了什么东西在自己身体里?

  “这是玄灵诀,你穿越的时候会需要这个。”那人似是知道林安安心中在想什么,说。

  “玄灵诀?”林安安机械性的重复,她突然觉得,那股吸引她的力量越来越强大。

  “好了孩子,你该走了,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老人说罢,便渐渐消失。

  …………

  林安安从梦中惊醒,然而梦中的一切却是那么清晰,她唯独不记得那老人的模样,越想要回想,却越想不出来。但她知道,自己是一定要去九洲不可了。

  离她的生日越来越近了,林安安处理着一切事宜,做最后的准备,甚至,她买了一套汉服,准备在穿越的那天穿。

  在最后一天晚上,林安安照顾好爸爸,说最近有个重要的考试会有一段时间不来看他,简单告了个别便回到了家,她如同郝长庚一样,没有告别。她只在家里留了一封信,等爸爸病好了,自然就会看到了吧……

  这一天晚上,林安安早早上了床,内心却十分不安,她辗转反侧,不知道等待着她的,究竟是什么…………

  第二天上午,林安安换上汉服,带好必要的东西,甚至还有那只仓鼠玩具,锁好门窗,出了家门。凭借着记忆,找到了郝长庚离开的那片森林。她自己都感到吃惊,一向记忆力不好的她怎么会将这路线记得这么清楚。

  林安安在树林里七拐八拐,找到了那棵千年古树。她低头看了看表,还有十分钟,就是正午了。

  似是有一股力量指引着她,林安安向那棵老树走去,她将那风铃金叶轻轻贴到老树树干上,霎那间,林安安与古树间,出现了一道蓝色的屏障,林安安知道,这便是当年郝长庚和江旻离开时出现的屏障了。

  她用手轻轻碰了碰屏障,便被弹了回来,她忽然想起梦中那位老人传授给她的玄灵诀。

  可是那么长的诀,自己真的能记得起来吗?林安安却有些不知所措,只能试试了!她给自己鼓劲。

  林安安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开始默念玄灵诀,出乎意料的是,她竟完完整整念了出来。就在这时,屏障突然迸发出耀眼的蓝光,将林安安吸入屏障中。

  林安安最后看了一眼她熟悉的城市,熟悉的一切,便安然进入那道屏障。

  屏障中,刺儿的呼呼声不断传来,林安安知道自己在飞速运动,四周的光线极为耀眼,刺得林安安睁不开眼,她意识一直清醒,并没有像小说中写的直接晕过去,想着之前郝长庚他们用了一个小时才完成这一切进入屏障,怎么到了她这里这么容易?果然还是老头和郝长庚的东西好用。

  装的再怎么无所谓,说到底还是会舍不得,林安安不想让自己有后悔的机会,这一路,头也不回。她不知道,她面临的将会是怎样的世界,又有什么样的困难等待着她,但她必须向前,为了爸爸,为了郝长庚,更是为了自己,她知道,从此刻起,她的生活,将完全改变…………

  林安安,从此以后,你就叫孟芷鹭了…………

第七章 念念不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