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京渊太子

  老鸹子感受到了危机,知道不能让到手的鸭子飞了,于是第二天,就准备将孟芷鹭送到太子府。

  孟芷鹭再一次被浓妆艳抹,穿着打扮比之前更加妖艳,她十分厌恶自己的这一身装扮,越看越不自在。

  紧接着,孟芷鹭一脸生无可恋的被推上了马车,老鸹子紧随其后上了马车,那本就不大的马车顿时拥挤不堪。

  这还没完,许是老鸹子怕孟芷鹭跑了,竟用自己的胳膊牢牢挽住孟芷鹭的胳膊,这让孟芷鹭浑身不自在,这天本就热,再加上古代人的衣服都多,身边又有这么一个胖妈妈挤着,孟芷鹭很快就受不了了。

  “妈妈,这也太热了………”孟芷鹭用另外一只手扇着风,“这到了太子府,不都得臭了!”

  “说的是!”老鸹子竟真的凑近孟芷鹭闻了闻,“那怎么办?”

  “妈妈您不用看着我了,我真的不会跑的。”孟芷鹭满脸堆笑,实则是在做最后一次挣扎,“您看你们都这么厉害,我想跑也跑不了啊!”

  “行吧!”老鸹子下了轿子。

  孟芷鹭知道自己的机会就要来了,她掀开马车侧面的小帘子,发现此时正处在人多密集的地方,再等了一会,她悄悄掀开了前面的帘子。

  “嗯?”老鸹子凶狠的目光顿时射了进来。

  孟芷鹭急忙放下帘子,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

  跑是跑不了了,她暗暗下定决心,若是那个太子敢对自己做什么事情,毁了自己清白,她拼了命也会跟这个死太子同归于尽。

  她叹了口气,可自己真的不甘心,就这么死了啊…………

  终于马车还是停了,孟芷鹭心如死灰,太子府还是到了。

  老鸹子拉着孟芷鹭来到太子府门口,掏出一封信给门口守卫,守卫看了看那信,点了点头,便在前面带路,放二人进去了。

  孟芷鹭一路走着,一路牢记着地形,同样的,方便出逃。这太子府大最虽大,但却没有孟芷鹭想的那般奢华,一切似乎都从简装扮,只是这太子府中有一个大池塘极为惹眼,水塘周围是围绕一圈长廊,再往后,才是那太子住的地方。

  侍卫带着两人一路走了进来,在一栋房子前停下,他毕恭毕敬的低下头,哪怕并没有他们的太子在他面前:“殿下,人带到了。”

  “进来吧。”里面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

  侍卫推开门,做了个请的手势,老鸹子便拉着孟芷鹭进了房间,然而不闻其声也不见其人,那个太子并没有出现在两人面前。

  孟芷鹭打量着这房间,依然的,大虽大,但陈设十分简单,而令她有些惊讶的是,这房间很是整洁,不太像是一个不务正业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所住的房间。

  这样想着,孟芷鹭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自己马上就要死在这太子手里了,还有心思揣测别人,真是闲的无事做,她突然有些想念她舒适的智能别墅。

  老鸹子见半天不见那太子出来,有些沉不住气:“红春楼李翠春参见太子殿下。”

  孟芷鹭却盼望着,那太子永远不要出来。

  “参见太子殿下。”老鸹子提高了音量。

  听起来心态自若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孟芷鹭知道是那太子来了。

  不等太子走到两人面前,老鸹子便跪了下来,见孟芷鹭还直直的站着,急忙拉扯孟芷鹭让她跪下来。

  孟芷鹭瞪了老鸹子一眼,极不情愿的跪了下来。她自打生下来,就没跪过,这古代动不动跪来跪去的,真是麻烦。

  那脚步声已经很近了,孟芷鹭知道那太子走到她们面前,然后停下来了。

  孟芷鹭紧低着头,她实在不想看到那太子的嘴脸,毕竟这人口碑太差了。

  “参见太子殿下!”老鸹子急忙叩首,她脑袋碰地的一瞬间看见孟芷鹭还那么跪着,偷偷拍了拍孟芷鹭的袖子,孟芷鹭这才叩了首。

  “这是赫连二公子送来的人?”尉迟陵枫依旧淡淡开口。

  孟芷鹭没有听到预料之中如同那个平庸一样色眯眯的猥琐声音。

  “是。”老鸹子毕恭毕敬的答,她可能也是怕哪一句话不对付被这个太子杀了头吧…

  “抬起头来。”尉迟陵枫走近孟芷鹭,说。

  孟芷鹭自然知道这等痞子太子最讨厌别人不听命于他,于是只得抬起头来。

  目光从地面逐渐上移,看到尉迟陵枫的落地长裳,紧接着是腰带,腰间仅挂着一块玉,再然后是素色的衣裳,最后,便看到那太子的脸了。

  孟芷鹭没有想到,那个世人口中的花花公子,玩世不恭的太子,竟长得如此这般英俊,但也并未像现代那些男艺人般英俊过了头。

  “你………”尉迟陵枫眼中的吃惊一闪而过,随后皱了皱眉头,紧接着痞痞的笑了笑,对老鸹子说,“退下吧!”

  “哎!好嘞!”老鸹子听了,急忙再次叩首,退出了尉迟陵枫的房间,还贴心的带上了房门。

  孟芷鹭的目光随着那关上的门看去,内心也随着那关上的门绝望,屋子里一下暗了下来,她不知道自己会被这太子折磨成什么样。

  尉迟陵枫背对着孟芷鹭,孟芷鹭急忙向后退去,能拖一时是一时吧,她可不想这就被强暴了。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尉迟陵枫并没有走过来,相反,向房间的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你又想做什么?放过我不行吗?”尉迟陵枫开口,这却没把孟芷鹭惊得差点没被一口唾沫呛死。

  我还放过你?你不杀了我我就阿弥陀佛了吧!

  孟芷鹭有些摸不着头脑。

  “太子殿下………呃…民女我………”孟芷鹭极力让自己说话像是个古代人,她其实也并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只是为了将这对话接下去,免得一时尴尬,这太子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你叫我什么?”尉迟陵枫惊讶道,转过身,似乎没想到面前这个女子会这么叫他。

  “太……太子啊………”孟芷鹭开口,她不知道,这难道也有什么不妥吗?

  尉迟陵枫走近孟芷鹭,孟芷鹭急忙后退,几乎缩到墙角。尉迟陵枫上下打量这孟芷鹭,确是她的模样无疑,怎么感觉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这要是以往,早就陵枫陵枫叫着扑上来了。这次,被妓院里的老妈子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送过来,他本来还以为又是她的小伎俩,可现在一想,莫不是被那个赫连平如利用了?可是也不对啊,以她那刚烈的性子,怎么会对赫连平如言听计从?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算起来,孟芷鹭这丫头也有好长时间没来缠着他来,如今这丫头又毕恭毕敬叫他太子,他越来越摸不着头脑了。

  尉迟陵枫看了看孟芷鹭,缓缓走近,孟芷鹭紧张的后退,尉迟陵枫便把这可怜的女孩逼到了墙角,他一手撑着墙,猛地凑近孟芷鹭。

  孟芷鹭紧张的闭上了眼,尽可能的转过头去,果然还是个变态,跟那个赫连平庸一样!

  “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尉迟陵枫的另一只手紧紧抓住了孟芷鹭无处安放的手。

  “太子………请你自重一点………”孟芷鹭极力自救。

  尉迟陵枫皱了皱眉,嘲讽的笑了笑:“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什么?她想要的!孟芷鹭像是听到了个天大的笑话,听他这怒气冲冲的语气,到还像是自己主动往他身上贴啊!

  孟芷鹭趁着僵持的时机急忙挣脱,却发现这太子力气大的惊人。

  “你知道我是谁吗?”尉迟陵枫淡淡开口,孟芷鹭却已然感受到他近在咫尺的气息。

  “您……不是太子吗?”孟芷鹭急忙说,他这问题问的也太没水平了,这太子不像是玩世不恭,倒像是脑子有问题啊!

  “我的意思是,你之前见过我吗?”尉迟陵枫皱了皱眉,他越发觉得这事情并不简单。

  “没………没有啊!”孟芷鹭说。

  这便是了,尉迟陵枫收回了抓着孟芷鹭的手,整个人向后退了几步,这丫头,失踪了这么些年,竟失忆了。

  尉迟陵枫正了正衣襟,清了清嗓子:“你会唱歌?”

  “会一点…………”孟芷鹭不知尉迟陵枫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尉迟陵枫点了点头:“你去偏殿住着,我会安排的。”与其说是失忆,在他看来,如今那个疯疯癫癫跟假小子一样的丫头,现在更像是个猪头,想到这里,他不禁解气的扑哧一笑。

  孟芷鹭大松了一口气,终于看到了一丝丝渺茫的希望。

  她急忙转过身准备推门而出,这时门却突然被推开了。

  “殿下!”来者风风火火,正准备冲进来,看见正准备出去的孟芷鹭,吓得差点没跳起来,赶紧退到一边,为孟芷鹭让路。

  孟芷鹭诧异的看了看那男人,没多想,便走了出去。

  男人刚缓过点神,只见孟芷鹭又跑了回来:“呃……我想问一下,哪里可以洗脸啊?我这太难受了!”说罢她指了指满脸的粉黛。

  “阿赵,带她去。”尉迟陵枫二话不说,命令门口的一个侍卫。

  孟芷鹭走后,那男人半天没能回过神来,半晌,对着尉迟陵枫结结巴巴的开口:“殿……殿下………孟……孟……她…她怎么来了?”

  “蒙晟!”尉迟陵枫瞟了男人一眼,“我都没你这么大反应,你至于吓成这样吗?就你这样还能打仗吗?”

  这蒙晟,长了个健硕的体格,一边是尉迟陵枫的随从,另一边也是他的隐士。

  “可是殿下………她刚才没为难您吧!”蒙晟后知后觉地说。

  “没有。”尉迟陵枫长叹了一口气,“她跟以前,不太一样。”

第三章 京渊太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