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真假公主

  碧萝带领着孟芷鹭来到了京渊皇城脚下的客栈,停留了一天,碧萝嘱咐了孟芷鹭一些事情。

  “芷鹭姑娘,这是我们瑶瑰的盛装,进宫前,碧萝会帮你换上。”碧萝说。

  孟芷鹭还是第一次穿古代的盛装,也可以说,是她记忆里的第一次。瑶瑰国的衣裳比她所看过的任何一个国家的都好看,玫瑰红色的丝绸质感,上面有黄金点缀,一袭长裙落地,裙摆拖在身后,广袖的袖口更使人显得仙气十足。

  碧萝替孟芷鹭梳好头发,戴好发饰,孟芷鹭看着镜前的自己,竟移不开目光。

  “你们瑶瑰这衣裳也太好看了!”孟芷鹭好歹也是个十六岁的少女,自然对这衣服爱不释手,她玩笑道,“碧萝姑娘,这衣裳我能不能不还给你们小姐了啊!”碧萝被逗得捂嘴一笑。

  接着,碧萝将拂莲的令牌给了孟芷鹭,并告知她,一旦进了皇城,婢女就不能跟着,一切只能靠孟芷鹭自己了。

  …………

  进献大典如期召开,孟芷鹭心中惴惴不安,总怕自己会把这件事情搞砸,毕竟,她也从未做过什么公主,也不知自己能不能把人美心善的活菩萨表现出来。

  京渊皇宫,着实让孟芷鹭大开眼界。不同于所有皇城,京渊皇宫,悬在半空,四周,有瀑布奔腾而下,最为神奇的是,那些瀑布的流水不等落地就已化作水雾,消逝不见。

  孟芷鹭顺着金黄色像是拿金子做的天梯进入了皇宫,这皇宫内,比外表看着更加富丽堂皇。

  她沿着影壁长廊,跟随着引路的宫人,一路向里走去,那墙壁极高,高到世上绝世高手也不可能翻出去。

  她渐渐听到了奏乐声,她知道,京渊举行大典的大殿,就在前方。

  “瑶瑰国拂莲公主到——”

  孟芷鹭递了请帖,便听侍卫通报,她定了定神,在这里,她的身份就是拂莲了,自己一定不能出了差错,因为她知道,假冒公主,罪不可恕。

  进入大殿,孟芷鹭在宫人指引下入座,她这才有时间看看这京渊大殿。

  不同于古装剧中所演的文武百官上朝的大殿,这里,的确独一无二。

  既不像是古代,也不像是现代,倒像是玄幻世界中的宫殿,宫殿顶部似乎仙气缭绕,却盛开花草,整个大殿没有灯盏,但明亮无比。整个大殿以棕色、金色为主,给人金碧辉煌的感觉。

  地面上,地板铺设如同明镜一般透亮,但却不会让人走在上面摔倒。贵客们的桌椅,成几列半环形摆放,但都极为完美的冲着大殿正中的龙椅,那龙椅上没有人,龙椅后却有一道巨大的帘幕,那帘幕材质奇特,肉眼根部无法看见,那帘幕后是什么样子。

  孟芷鹭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桌椅,轻轻抚摸一番,她从未见过这般好的木材,又或许,这根本不是木材。

  “皇后驾到——”

  大殿内安静下来,五洲人各按自己的习俗行大礼,所幸碧萝曾教过孟芷鹭瑶瑰的跪拜礼,否则,她便要露馅了。

  “九洲进献大典,现在开始——”

  这便开始了?孟芷鹭疑惑不解,她并未见京父皇帝驾临啊?然而这些人却都神色自若,仿佛这对他们来说习以为常一样。猛然间,她想到,郝长庚曾跟她说过,那京父皇帝,日日在帘幕后,洞察一切。她看了看那帘幕,顿时觉得高深莫测。主侧席上,除了那皇后,还坐着一个公子,孟芷鹭推测,那应该是京渊的大公子尉迟苏慕,看起来倒像是个呆瓜,孟芷鹭摇了摇头,这京父皇帝一世英名,受了九洲多少敬仰,怎得不知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生了这么两个儿子。

  说起来,孟芷鹭倒并未看见那太子,果然是个混混级别的人物,孟子鹭不屑的笑了笑。

  “京渊部族,拜谢九洲贵客光临———”

  话音刚落,孟芷鹭便见一众人站了起来,拱手行礼,她这才知道,京渊之人,也坐在和宾客一样的坐席上,猛然间,她却看到了那让他化成灰都认得的面孔———赫连平如。

  孟芷鹭怒气一下子便升了起来,但心里却有种不详的预感,此时此刻她是来替拂莲完成任务,而不是个人恩怨。赫连平如见过她,她总觉得赫连平如会从中作梗,她此行不会这么顺利。

  紧接着,就是九洲贵客进献至宝了。

  孟芷鹭眼看着天执和洛溪上前进献,下一个就是她了。

  “京渊举办此次活动,实是为了九洲和睦相处,感谢各位贵客,京渊过后,也会回赠各位京渊之宝。”一个中年男人开口,孟芷鹭从他人的议论中得知,这是京父皇帝的亲弟弟,贺王。

  “瑶瑰国使者公主拂莲———”

  孟芷鹭定了定神,微微昂起头,站起身,霎那间,所有的目光都看向她,孟芷鹭心里一万个渴望千万不要有人看出不对。

  孟芷鹭款款走上前,学着前面的贵客,面对着吧帘幕,呈上至宝:“拂莲此次来到京渊,带来的至宝,是我们瑶瑰的独有稀罕物件——血箬羽。”

  拂莲在城外托付孟芷鹭,将这血箬羽给了孟芷鹭。孟芷鹭第一眼看见这羽,便觉不凡。

  血箬羽通体血色,摸起来是羽毛的质感,看上去却晶莹剔透,血箬羽并不是羽毛,只是形状酷似羽毛,比羽毛大了不少,拿在手中却刚刚好的长度,刚刚好的质量。

  “本王早就听说,这血箬羽是瑶瑰国不凡之物,今日得以一见,实属赫连某的荣幸。”

  孟芷鹭闻声看去,眉头逐渐紧锁,这个赫连平庸,到底要出什么幺蛾子。

  “我听闻,这血箬羽平时显血红色,但若是沾了血,血红色就会褪去,化作奇异的颜色,不知今日,公主可否给我们这在座各位,饱饱眼福?”赫连平如微微笑道,丝毫看不出那日的猥琐色相。

  “是啊!我也听说过,但还从未见过!”又一位洛溪的宾客附和。

  孟芷鹭知道这赫连平如肯定是要为难她,但想是此刻如果拒绝,定会引起怀疑,此时此刻只能上了。

  赫连平如站了起身:“本王,倒是愿意协助公主殿下。”说罢,便走到孟芷鹭面前,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孟芷鹭自然心虚,不敢直视赫连平如狡猾的目光。

  宫人拿来一把小刀,赫连平如一把拿过刺破了手指,将血滴入了血箬羽,然而那血箬羽并未发生变化。

  孟芷鹭心中一惊,这是为何?竟然什么变化也没有?

  在座宾客一声惊呼,议论纷纷。

  “大胆!”赫连平如厉声道,“竟敢拿个假的来糊弄我们京渊!”

  孟芷鹭心都凉了,只是拂莲给她的血箬羽怎么可能会是假的呢,那是她亲手给自己的啊!莫不是这个赫连平如又在从中作梗?果然,有这赫连平如,她就一定不会好过。

  “你血口喷人!这是瑶瑰的宝贝,你怎么会知道这是假的!”孟芷鹭只得硬着头皮回道。

  “呵!这血箬羽闻名天下,试问在座的各位,有不知这血箬羽奇特之处的吗?”赫连平如冷笑一声,这一切都尽在掌握之中,他凑近孟芷鹭,“你说这宝贝不是假的,我看呐,你也是个假的!

  “你!”孟芷鹭百口莫辩,这本就是她理亏,她本来就是假的,这下,她算是彻底完了。

  众宾客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一时不知该信谁,议论声越发明显。

  “拂莲公主到————”

  众人的目光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却见另一个与孟芷鹭身穿同样红色盛装的女子款款而来。

  孟芷鹭看到了救星,因为那人,正是拂莲。拂莲气色红润,全然没有那日的惨白虚弱。拂莲一来,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清,她也就能脱身了。

  “公……”孟芷鹭满眼期待的看着拂莲,谁料拂莲却像没看见她一般走了过去,那拂莲身后,还跟着本说婢女不能进宫的碧萝,她也一样,如同没看见孟芷鹭一般。

  “因路途遥远路上遇见瘟疫行医耽搁,拂莲来迟,向皇上谢罪。”说罢,拂莲对那幕帘跪下,行瑶瑰之礼,半晌,起身,献上真正的血箬羽,有人刺出一滴血滴上去,那血箬羽果然变了颜色。

  众人一声惊呼,议论纷纷。

  “拂莲公主………你看这………”孟芷鹭急忙开口,她可不想再这么被唾弃下去了,再说,这本来就是拂莲求自己这么做的,她自己本身也没什么错误。此时此刻,唯有拂莲开口,才能证明她的清白了。

  “拂莲公主,你来的还真是时候,你要是再不来,这偌大的京渊,就要被这假的迷的团团转了。”赫连平如生怕别人忘了这事,假好心道。

  孟芷鹭冷笑一声,等着吧赫连平庸,等人家拂莲说了真相,看你那脸往哪放。

  拂莲这才看向在她身后不远处的孟芷鹭,眼神竟十分茫然。

  孟芷鹭一脸期待地走上前,抓住拂莲的衣袖:“公主,你快跟他们说啊!”

  “姑娘………我们见过吗?”拂莲皱着眉打量孟芷鹭,似乎在努力回想,她轻轻抽回了衣袖。

  孟芷鹭哪里想到这样,愣了一愣,定是拂莲为了缓解气氛跟她开的玩笑吧!她没有底气的笑了笑:“当时我在郊外河边看见的你啊!是我把一个得了瘟疫的老伯送过来给你诊治的啊!”

  拂莲一脸的无辜,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

  赫连平如见此,更是冷笑一声。

  孟芷鹭看到拂莲的那副样子,以及赫连平如一副意料之中的神情,似乎察觉到了哪里不对,她有些着急起来:“之前,在河边你还跟我说,你喜欢那个尉……太子,你还说你们订婚了啊!这都是你自己亲口说的话啊!”

  拂莲一脸委屈,似乎看上去被孟芷鹭吓住。孟芷鹭见拂莲这副神情,更是摸不着头脑,可渐渐的,她明白了些什么。

  “这位姑娘,你未免太可笑了些,这些难道不是全天下人都知道的事实吗?姑娘你要为自己找理由推脱也该找个合适的吧!”赫连平如添油加醋。

  众宾客的眼神齐刷刷盯着拂莲孟芷鹭,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姑娘,你喜欢我的身份、我的名字,模仿我,那是我的荣幸,只是,你知道的,这冒名顶替皇族可是死罪啊!”拂莲开口,仍旧一脸委屈,话语中似乎还在为孟芷鹭考虑。

  “你们!”孟芷鹭终于看清楚了,她冷笑一声,拂莲这谎话说起来未免也太顺口了,自己未免太傻了些,竟然轻信于人,现在倒落得这么个下场,这拂莲装的一脸无辜,实则就是个白莲花!

  “当初,是你染上了瘟疫!”孟芷鹭指着拂莲,怒视着她,提高了音量,既如此,她也不留情面了,“是你求我!让我假扮你的身份进宫!说让我替你去进献,你瑶瑰国要是没有人来,他京渊会为难你们!这都是你说的!”

  拂莲依旧装的一脸无辜,在别人看起来,她楚楚动人的大眼睛像要哭出来:“姑娘,九洲人都知道的,我们瑶瑰洲的皇族,自生下来,就会服用一粒仙丹,服用后可保疾病不侵入体内,我确实在城外诊治瘟疫病人,但我又怎么会感染瘟疫呢!

  众人皆点头,这拂莲公主行走行医,百病不侵,他们都是知道的。

  “那你!碧萝!”孟芷鹭抓住碧萝的衣袖,那碧萝却一副吓得不轻的样子。

  “今日是你,亲自给我换上这身衣裳,梳上这发饰,也是你在进宫之前跟我说,婢女不能入宫!你说,是不是!”孟芷鹭厉声道。

  “姑娘!”拂莲把碧萝挡在身后,“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婢女,你为何要为难她!”

  “你!”孟芷鹭看了出来,拂莲这说辞早有准备,她还从未见过心机如此之深的人。

  孟芷鹭再次冷笑一声,她算是看透这个白莲花了,她举起那假的血箬羽,一字一句的说“在河边那个棚子里,是你,亲手将这假的东西托付给我,又是你,让我把这假的血箬羽进献给京渊,这一切,你敢说你没有做过!”

  大殿内寂静无声,却只听得拂莲的阵阵抽噎声。

  孟芷鹭大惊,她还没哭,这白莲花倒哭上了,这要是在现代,绝对是影后级别的人物!

  “姑娘………大家都是知道的啊………我礼善信佛,是绝不可能弄出个假的东西给你啊!而且,佛祖在上,我又怎么敢撒谎啊………”拂莲边抽泣边说。

  孟芷鹭从未见过如此大胆之人,连这种话都说得出来,她走近拂莲,戳了戳拂莲的心口:“你既然说你信佛,你就不怕,你今日做的这些事,说的这些话,会遭报应吗?”

  虽是凑近拂莲说出这番话,但孟芷鹭的话足以让所有人听见。

  拂莲哭的更加厉害,着实让人心疼,但在孟芷鹭看来,却比那赫连平如还要恶心。她看了看四周,那皇后和那大公子倒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般,本该他们出面管的事,却静静地看着。

  “够了!”

  突然间,大殿的门被猛地推开,所有人闻声看去,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缓缓走了进来。

  孟芷鹭定睛一看,那人正是——尉迟陵枫。

  众宾客皆行礼,尉迟陵枫走到拂莲身边,心疼的帮她擦掉眼泪。

  “别怕,有我在。”尉迟陵枫轻轻说。

  孟芷鹭一阵作呕,本是郎才女貌,但因着他们的德行,她实在感到恶心。

  “真相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尉迟陵枫握住拂莲的手,拂莲充满爱意的看着尉迟陵枫,尉迟陵枫笑了笑,轻轻闭了闭眼,随后厉声喝道,“来人,把这个假的给我押下去,打三十大板。”

  孟芷鹭没有多大吃惊,冷笑一声,没有丝毫的反抗,果然是一对狼心狗肺的夫妻,祝他们赶紧喜结连理,早遭报应吧…………

  最后,孟芷鹭狠狠的瞪了尉迟陵枫一眼,便由着两边的侍卫,将她押下去了。

  尉迟陵枫因着在众人面前,冷着脸蔑视一切,但他还是着实被那眼神扰乱了心神。

  孟芷鹭被拖到殿外,被七手八脚地捆起来扔到地上,板子便打了下来。

  之前也看过不少这种打多少多少大板的电视桥段,那些柔弱女子甚至是男子坚持不了多久就昏死过去,孟芷鹭还觉得这太过夸张,嗤之以鼻,然而今天一来,她才是真正理解了那些桥段。

  这板子,真不是好受的。

  她疼的咬牙切齿,却始终一声不吭。终于,孟芷鹭非常不光彩的,昏了过去。

  恍惚间,她似乎看到几个着黑衣的蒙面男子奔过来,三下两下打杀了身边的侍卫……………

第六章 真假公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