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我听到了这儿,果断的就把电话挂了,顺手抄进了自己的小背包里面。

  刚好这时候车来了,楚璇就坐上车走了。

  楚阳在这边话还没说完就被楚璇挂电话了,气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这死丫头,不尊老,哼,哎、不对,这死丫头昨天没把卡给我啊!死丫头把卡给我你再走哇。”楚阳想到钱,立马给楚璇打电话过去,结果电话对面传来了娇滴滴的女声,特别好听,但是楚阳一听,气的捶胸顿足,把电话扔在床的一边儿,又趟下把被子一盖,睡过去了,手机客服的声音还在悠悠的在楚阳房间里飘荡,您好,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您稍后再拨。

  从滴滴打车到车站,在车站先找个饭馆把肚子给填饱,然后再去我想去的地方。

  其实两年前我遇到白夜的时候,他坐在槐树下,一头不羁的白色碎发,在他周围有种生人勿进的气势,蓝色眼睛如同宝石一般熠熠生辉,棱唇紧紧抿着,带着一股倨傲的冷漠,修长的身形穿着一身像古时候的白衣,衣服上的花纹把身穿者显的更加神秘。

  他就在那里坐着喝酒,我就纳闷了,丫的这年头鬼都能喝酒啦,好奇心太重的我,走过去想看个究竟,当我看清楚他容貌的一刹那,我呆住了,这是鬼么,我怎么感觉我遇到神人了呢,也太好看了吧,比我还好看,一个男的长那么好看,是要逆天么?

  我过去坐在他对面,他抬头看我一眼,也没说什么,便又继续喝酒。

  我在哪儿待了两天,在这两天里,他给我讲了他的故事,虽然跟刘建国讲的差不多,但最后他那位老祖宗却撒了一个谎。

  当时他们两个进村子根本就没有什么尸体,也没有什么血流成河,有的只是乡村们的热情款待,由于他们这个村子与世隔绝,不容易被外人发现,很少能见到有外人进来,所以从外面来的人,村里的男女老少都显得很热情,差不多每个村民的脸上都带有笑容,就连村里的小孩子也嘻嘻哈哈围绕着两人跑,他们两人当天晚上就被安排住在村长家,村长他老人家杵着拐杖显得格外的开心,吩咐自己老伴儿跟儿媳妇好酒好肉的招待白夜他们两兄弟,白夜他们俩也被村子里的氛围给感染,也都畅快的吃喝起来。

  这一路走来,虽然没被饿着,但每天都提防着随时的危险,精神每天都处于紧绷状态,现在才放松下来,安安心心的,不用再去提防任何危险的存在。

  白夜他俩跟村长和他儿子喝酒喝到了后半夜,突然村长脸红彤彤的对着他俩说出了一个他们村里的秘密,他们村之所以与世隔绝,不是因为外面战火,也不是因为什么纠纷,而是因为他们在守护一个东西,关系到所有人生死的东西。

  在刘龙山的追问下,村长才说出那是什么,“嗝……小伙子啊,老夫我可告诉你,这个东西可不得了啊,曾经它可是某一方霸主的神物,它跟随着它的主人找到了很多很多宝藏,它本来是大自然天地万物所赐,没有沾染任何邪气,但是随着它找到的宝藏越多,它便开始慢慢的发生了变化,直到有一天,它主人发现了它能控制自己慢慢入魔,好嗜血,不杀人,便控制不住自己渴求血的欲望,它主人害怕便四处寻医,祈求找能人异士来帮助自己,有一天呐,有一位自称是什么摆渡阴阳师的人,找到了他,说他有法子把那件宝物给封印起来,代价就是让需要上百人的血来做祭品,那主人当时也是没办法了,也就同意了,很快他就凑齐了这百十号人,那位摆渡阴阳师,找到了一个地方,说是风水宝地,就选择在那里进行封印,据说血祭当天呐,黑云密布,电闪雷鸣,那尸体堆成了个小山丘,血流进一个坑里,都快灌满了,那摆渡阴阳师用那些血啊,引向了八个方向,聚成了类似八卦的图案,把那件宝物放在阵眼中,立马被血淹没沉了下去,至于最后发生了什么,老夫可就不知道了,这个村子的存在就是防止那宝物再生事端,所以镇守在这里,随时充当祭品,祭品不但可以封印,也可以解印啊,来来来,喝。”

  村长这番话,说着无意,但听着有意啊,刘龙山听到可以找到天下宝物,眼睛里闪过寒光,白夜喝着酒,也没去注意刘龙山的目光。

  他们几个喝了一晚上的酒,早就醉的不省人事了,直到第二天清晨才慢悠悠的起来,刘龙山一直心心恋恋那件东西,就早早出门打听去了,晚上才回来,回来还顺便又带了几罐子酒回来,乐呵呵的走进村长屋里,“来来来,明天我们就要上路了,咱们今天晚上不醉不归。”

  村长一听他俩要走了,连忙去外面招呼村民们收拾收拾,好酒好菜的给这兄弟俩送行,晚上七点左右,村子中大空地上,便升起了篝火,村民们手舞足蹈围着篝火跳舞,其乐融融。

  一片寂静,等全部人都倒下,刘龙山笑呵呵的走了出来,先走到白夜面前,蹲下,拍了拍白夜的脸,“下了药的酒,味道还不错吧!”说着拿起白夜的左手,轻轻抚摸无名指,“听说这无名指连接心脏,你的法术弱点也是这儿吧!”随后,刘龙山摸出了刀,对准白夜无名指,一刀切了下去。

  “啊……”瞬间白夜声嘶力竭惨叫,片刻白夜捂着手,看着正在给村民们抹脖子的刘龙山,白夜仿佛看到了死神,正在一个一个的收割生命,白夜眼睛发红,“为什么,他们做了什么,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们……”

  对于白夜的质问,刘龙山停下动作,“呵,傻子,我已经找到了那宝物封印的地方了,就是这里,在这个位置,很快,它就可以出来了,我就可以不用再四处逃亡了,再也不需要你了,哈哈哈……”说着又杀了一个人,白夜记得,刚才那人还笑呵呵的给他进酒,现在却倒在血坡中,没有了生气。

  很快刘龙山杀了近百人,血染红了土地,才停了下来,走到中间,在地上一个明显的八卦印记挖了起来,当他挖出一个闪着红色光芒罗盘,惊喜往外拿在手里起身往外跑出了村子。

  白夜看着被杀的村民,又看了被挖的坑,苦笑起来,突然被挖的地方冒出来一个地洞有阴气从里面渗透出来,白夜一看,愣住了,瞬间明白了,原来是封印阴间地府的入口啊,怪不得需要血祭来封印,什么封宝物,明明是借助宝物封口,白夜走过去,无奈的摇摇头,他用剩下的法力做了境界把这里保护起来,冷笑的张开双手,纵身跳了下去,瞬间身体被阴风卷了进去,慢慢的不再有阴气漏泄出来,入口也慢慢的消失了,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除了满地的血迹,死去的一百多人的尸体,以及活着的两百人。

  “听到他的子孙这样说,你有什么感想?”看着对面正拿着酒杯喝酒的白夜,他眼神里充满了哀伤与痛苦,这让身边人都想要替这少年分担一些才觉得心安理得。

  

第二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