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楚阳看见他坐下,走到法坦中间,拿起朱砂鸡血倒在一个小碗里开始搅拌,调好后用毛笔蘸了几下开始在黄纸上写写画画了半天,我在旁边抱着手,一脸平静的看着师傅做的这些,因为这些她都是从小看到大的也是学到大,早已经是熟烂与心。

  也可以说,这些东西她闭着眼睛也能丝毫不差的做出来,只是今天不能抢了她家师傅的颜面,毕竟这可是一笔大买卖,可不能搞砸了,不然师傅非扒了她的皮不可。

  等一切都准备就绪,楚阳点燃三炷香,对着三清祖师爷拜了拜,拜完后上前插香,嘴里念念叨叨的,也让人听不清他自己念什么。

  念完后,拿起刚刚画好的符,打了个法印,瞬间燃烧起来,放在装有清水的小碗里,眼睁睁的看着那张符在碗里烧化成灰跟水融化在一起。

  然后楚阳把碗端着走到刘阔面前,把碗递给他,刘阔眼睛瞪的老大,不确定的看着楚阳,颤颤的小声问,“你该不会是想让我……”

  楚阳冷哼一声,“咋,不要啊,也可以不喝啊!死了别找我,我可不会负责任的。”

  刘阔郁闷,我怀疑喝了才会立马翘掉,但他也没傻到把心里话给说出来,“呵呵,喝,怎么不喝,我肯定是相信大师您的。”他干笑了一声,接过碗闭上眼睛,横竖是死,一口气喝下肚,就觉得喝下去的水里一股糊味,味道好不到哪里去。

  楚阳见他已经喝下,嘴角慢慢上扬,右手里出现一根银针,鬼笑一下,突然出手在刘阔眉心扎了下去,然后又迅速收回,立马刘阔眉心被针扎的地方冒出血珠,刘阔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眉心就刺痛了一下,刚要用手去摸,突然低下头失去了知觉,楚阳赶紧扶住他,把手伸到冒血的眉心开始画符,边画边念符咒,“年煞因忌、月煞果忌、日煞报忌、时傻循忌、占取因果、百无禁忌、凶秽荡散、道炁长存、急急如律令。”刚念完,在刘阔脸上画的符也刚好收尾。

  我走过去,一脸疑惑的看着师傅,“师傅,怎么会用到这道符?还以他眉心血为引,不应该是用驱煞破阴符,然后再用勅水神咒吗?”

  楚阳看着刚画好的符,也是一脸阴沉,跟楚璇说道,“此人身上有因果而且及大,必须用此符压制,不然你也看出来了,不出一个月他该去你孟婆婆那里报道去喝孟婆汤了,到时候还得靠你去引魂渡忘川呐。”说完还不忘调侃一下楚璇,让她在旁边游手好闲不干活,还怀疑为师我的本事,哼。

  我一听就特别郁闷,为啥每次去阴间渡魂都为我去,您老懒,直说嘛,又不笑话您,每次喝完酒躺下,啥事也不管,老是叫我,也不怕我翘在半路上。

  对此我什么话也没说,就站在哪儿干笑着。

  楚阳见她没反驳,得意的摸了摸自己下巴那几根胡须,“两小时后,他脸上的符文会消失,人就会醒来,到时候你看着安排一下就行,不用跟他客气……”说完转身向冰箱走去。

  我看着那刘阔脸上的符文,一手撑着下巴,喃喃的道,“师傅,你说,他身上的因果是怎么来的,居然还那么多,难道他那么年轻就干了那么多坏事啊,既然他干了那么多坏事我们为什么还要救他啊,这不是在帮助坏人么?”我疑惑的看向师傅。

  楚阳听见楚璇这样说,嘴角不自觉的笑了,打开冰箱,拿出他一整天都没碰的二锅头,然后关上冰箱,走到沙发上坐下,打开喝了一口,才慢悠悠的说着,“我算过,此人并非是穷凶极恶之徒,相反,我算他前半生的命理里却是一个坦荡如砥,似恶如仇,没有干过一件伤天害理的事儿,却沾染因果,我也觉得纳闷,除非有人在背后搞鬼,想害此人,却不知道什么原因导致他活到了现在,我猜测他身上一定有东西在保护着他,不然他早翘了。”说完又拿起酒喝了一口。

  我顿时语塞,感情是自己大意了,光凭感觉和一般的认知就断定这刘阔是因为背有人命,才会有因果,早知道自己先算一卦,看现在把自己给尴尬的。

  我有点儿不好意思的放下手,“那师傅,现在这道符能压制他的因果多久呢,而且这刘阔还是七月半子时出生的,这点儿你应该比我还要了解。”

  楚阳陷入了沉默,过了好半晌才缓缓的开口,“此符应该能压制他的因果一年有余,但如果找出幕后者,破掉因果,那就没什么事儿了,如果没找到,呵呵,那为师我也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看他的造化吧……”他好像想通了什么,拿起酒喝了起来。

  我看着师傅又开始喝酒,眉头也皱了起来,这些年她想了很多办法让他师傅把酒戒掉,但每次都失败了,有时候找不到酒,师傅他就像一个小孩子似的嚎嚎大哭,那眼泪是一滴滴不要钱的往下流淌,慢慢的,自己想开了,我也就随他去了,毕竟人这一生喜欢的东西不多,能多一样就多一样吧,要求多了,那还剩下些什么呢,在生活中,有时候会忘掉自己是个人,但也渴望自己不是一个人,人有时候活着也是蛮累的。

  到了差不多晚上十点左右,两个小时说快不快说慢不慢的很快也就过去了,刘阔脸上的符文一消失,也渐渐的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抬起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楚璇,然后又看看四周,没看到楚阳,其实楚阳早已经喝醉上楼去了,空空荡荡的啥也没有,就连刚才给他做法的法坦也都撤走了,一楼大厅干净的像什么事儿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刘阔撑着椅子站起来,刚要走过去,却突然发现,他脑子不像以前那么承重了,脚步也轻松了许多,整个人就像焕然一新的感觉,刘阔顿时觉得自己像活过来了,这半年来的事情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刘阔心里的大石头感觉突然落了下来,特别的踏实,连忙走过去坐在楚璇对面,脸上露出了这半年来都未曾出现过的笑容,对着正坐在对面沙发上的楚璇笑着说道,“谢谢你们。”

  她此时正在忙着赶法学本科大二的课程呢,压根儿就没空去理这货,她出去了一个月,跟老师请的假也差不多还有一个星期就到了,到时候的课程跟不上,下半年到了大三挂科了,那她就苦逼了。

  

第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