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刘阔见楚璇没理他,他也不介意,毕竟高人身边的人应该都很孤傲,确实,这大师是真有点儿本身,不管活的过活不过接下来的一个月,反正他现在全身轻松,毫无压力,应该问题不大了。

  楚璇埋头苦干半小时左右,看着自己刚才的战绩,满意的收起来放在一旁,抬起头看见那刘阔在看她,尴尬的不好意思的起身把书拿着准备上楼。

  突然被身后的刘阔叫住,我回过头看着他,他却宛然一笑,“你在C市大学上课?”

  我诧异的看着他,但随即就想明白了,刚才自己还在人家面前翻书来着,就点了点头,“嗯,大二法院系,有问题?”

  刘阔一副我知道了的模样看着楚璇,缓慢的开口说道,“没事儿,你可能应该要叫我学长,我也是法院系的,不过高你一级,但我已经有半年没去上课了,也不知道学校怎么样了,我每天晚上被那些恐怖的东西骚扰,半夜醒来就感觉身边有一些人在你旁边趟着,我起来打开灯,却发现什么也没有,就像是空气一样,看不见摸不着,但你就是能感觉到他们的存在,甚至有几次晚上能突然看见他们,而且不止一个,有男有女,看见他们的样子我就像仿佛看到自己死后的模样,惶恐不安,我特别害怕,甚至尖叫发疯,最后放弃,不在做任何抵抗,这种让人生不如死的生活,活着干什么。”说着说着就自嘲起来,想到了这半年来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苦笑了一下。

  我就站在那儿手里拿着书,看他悲痛的样子,慢慢的走过去,坐回刚才她坐的位置,把书放在桌子边,拿起桌子上的水,倒了两杯,一杯递给他,刘阔道了声谢,便喝了一口,可能喝的有点儿急,呛着了咳嗽了两声,把杯子放下,靠在沙发的后背上,仰头看着天花板上的灯发呆。

  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人,便缓缓的开口,“你知道你身上的因果是怎么来的吗?”看着十分落寞的刘阔,虽然自己从小跟着师傅看惯人生百态,但有的时候我挺为有些人感到惋惜与怜悯。

  刘阔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身上有什么因果,只是应约依稀记得自己出事儿是半年前的一个晚上,呵,可能是飞来横祸吧!莫名其妙就有了你们所说的因果。”

  我皱了皱眉头,莫名其妙的就有因果,难道真像师傅说的有人害他,那他这人缘也不咋地啊!

  我安慰他道,“你的因果被压制了,你能多活一年,但如果破了因果,那就真的没事儿了,不过,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可以压制住那些脏东西使他们不能直接害死你,拿你没办法,所以一直缠着你,才使你活到了现在?”我疑惑的看着他那张虽然被阴气掩埋的死气沉沉,却依然英俊好看的脸。

  但我知道,七月半出生的人,最容易招鬼祟,而且他还是子时出生,那时候是阴气最盛的时间段儿,阴月阴时,刚出生的婴儿,阳气不足以支撑他太过多的阴气,如果支撑住了,说明他也就成了一个鬼婴,根本就活不过三天的婴儿,却活生生的活了那么多年,还平安无事,不对,现在就有事儿,不过这是一回事儿吗,这里根本就解释不通啊,除非……

  刘阔闻言,从沙发背靠上直起身子,“东西?”刘阔想了想,站起来全身上下摸了一遍,也没摸出个所以然来,随后颓然的一下子坐在沙发上,突然感觉脖子上有点儿勒,伸手去扯。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你说的东西也许是这个。”说着就把东西从后脖子上解开放在楚璇面前。

  我拿起来看了一下,不用凭着手感,看一眼就知道这是一小节骨头,有点儿像是某种动物前抓子的一节小指头,还精心打磨过,表面很光滑,造型有点儿奇特,用一根黑线穿了一个孔,只是是什么动物的骨头就不知道了,很奇怪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见过有什么动物像手里的这节手指,不过,看这小小的动物手指却有压制鬼祟的作用,也许是修行千年有道动物的骨骸吧。

  我看着手上拿着这节手指,沉默了半天,有千年道行的骨骸?想到了什么,突然我身上的戾气暴涨抬起头看着刘阔,“你是怎么得到这个东西的。”眼睛瞬间变成红色死死的看着他。

  刘阔看见楚璇突然抬头看向自己,刹那间被她的红色眼睛给惊到了,吞吞吐吐的说,“听我爸说,是我爷爷在我出生的时候给我戴上的,它从小跟着我,习惯了,也就没摘下来过。”

  我连忙问,“你爷爷现在在哪里?”

  刘阔哀伤的把头埋了下去,声音缓缓的从口里吐出几个字,“爷爷他,他半年前就去世了。”说完把头埋的更深了。

  我一听,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眼睛也慢慢恢复正常颜色,对于我的眼睛会变色,我测试过,是根据我心情的好坏来变,特别是情绪高度暴涨控制不住的时候,眼睛它就会瞬间变成红色,原因是什么我也不知道,问过师傅,他说没事儿,咱们摆渡阴阳师眼睛能变色很正常,但是我疑惑的问师傅,为什么我就没看见过你变色的眼睛呢,然后师傅不看我一眼就转身拿着他最爱的二锅头上楼去了。

  “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爷爷他,所以……”我尴尬的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

  刘阔慢慢的抬起头,心情也渐渐的恢复,对着楚璇摆了摆手,“没关系。”

  渐渐的不知不觉聊了半个多小时的闲话,看着墙上老式的挂钟,我起身拿起书,“阔少,差不多十一点,时间不早了,去睡吧,你房间在一楼最里面一间,将就住一晚上吧,我们这里比不上你们这些少爷住的别墅大厦。”我说完朝一楼最角落的房间方向指了指,然后就上楼去了。

  刘阔看着她渐渐消失在楼梯上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笑着找到关灯的位置把一楼灯掉,离开了客厅,去一楼最里面的一间客房,打开门,开灯看了一眼,还不错,走进去便把门给关上。

  

第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