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第二天早上,刘阔起了一个大早,神清气爽,好久好久都没有睡过一顿安稳的觉了,一缕阳光从窗户外洒在他的脸上,他舒服的闭上眼睛,等了好一会儿才睁开,脸上露出了很帅气的笑容。

  由于昨天匆忙没有带换洗衣服,便将就昨天的衣服换上打开门走了出去。

  进入客厅,看见楚璇正好从厨房出来,手里还端了两碗面,放在桌子上,放好,感觉身后有人,立马转过身就看见刘阔站在她身后,笑着看着自己。

  我也朝他一笑,“起来了,睡的可好,我还准备去叫你出来吃早餐呢,没想到你自己倒是起的挺早。”

  刘阔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嗯,睡的很安稳,我都不知道我好久没有睡过这样安稳的觉了。”

  我宛然一笑,“我们俩先吃,我师傅他昨晚喝多了,还没起来,吃完我跟你去你家一趟。”

  刘阔听到楚璇要跟着去他家,以为自己听错了,疑惑的看着准备吃面的楚璇,“去我家,你跟我,你确定?”

  我吃着面点了点头,看着他一脸尴尬的表情,顿时明白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吞下嘴里的面,连忙说,“别误会,我跟着你去,是因为要驱走留在你家的鬼祟,不然你身上的阴气会越来越重,只增不减,到时候你便会成为他们的傀儡,任由他们摆布,连你身上的东西也有可能镇压不住的,所以要永绝后患。”说着我又吃了一口面。

  刘阔听完点点头表示懂了,但又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正在大快朵颐的楚璇,“你?要不我们还是等着你师傅醒了再说吧!我怕你搞不定。”

  我瞥了他一眼,不说话,继续埋头吃面。不会说话的孩子,真是气人,活该背锅。

  刘阔看楚璇没理他,自己尴尬的走到桌子边坐下,看着碗里的面,色泽不错,应该还行吧,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身子顿时僵了一下,又恢复正常,良好的习惯还是把它咽了下去,这姑凉可能把盐当糖放了。

  但看着她吃的津津有味的,自己还是勉强的吃了几口,心里苦啊,这姑凉吃盐可真厉害,服了我。

  我最后一口吃完,放下筷子,看了刘阔碗里一眼,快见底了,满意的点点头,嗯,看来独自在碗里放调料再加的糖还不错,下次也这样做,他那碗放了那么多糖,应该很甜。

  要是刘阔知道她是这样想的,他怕他会控制不住拿刀拍死她。

  刘阔看见楚璇终于放下筷子,他也立马放下,笑着的楚璇说,“面不错。”这句话可是凭着‘良心’说的,注意,是‘凉心’,拔凉拔凉的,可爽了。

  听到了刘阔的夸奖,我心里面有点儿小得意,我厨艺得到了外人的夸奖,真不容易啊。

  “谢谢,等一会儿我上楼准备一些东西就跟着你回去。”说着把碗放回厨房上了二楼,隔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才下来,背上背了一个不怎么引人注意小包。

  刘阔看着还是换了一身黑色衣服的楚璇,皱了皱眉头,“你喜欢黑色衣服?”

  我看了看自己一身黑,没什么问题啊!疑惑的看着他,“还行,黑色耐脏啊。”

  好吧!刘阔听到她这轻描淡写的语气,也无语了,很少有女生会喜欢黑色,这个是一个例外。

  “走吧,有人来接我们了。”说着就带着楚璇出门了。楚璇出来的时候顺便把门带上,因为师傅他还没醒,不适合把门打开迎客。

  门口还是停着跟昨天一样的车,但人却不是昨天那位中年大叔,刘阔走上前打开后面的门,让我先进去,我进去后坐在最里面,他随后上车把车门关上,车子缓缓发动开走了。

  车子开了差不多半小时进入一个高档住宅小区,在一栋小洋楼别墅停下,我们下了车,里面出来几个人,其中就有一个我还见过,就在十几个小时前。

  在他最前的是一位年龄差不多四五十左右的中年人,正是刘阔他爸刘建国,一张饱经风霜的脸,却在此时显得和蔼可亲,那两只深陷的眼睛,深邃明亮、炯炯有神,头发却很整齐的一丝不苟,上穿白色休闲衣,下穿一条西装短裤,显得朴素大方,眼睛一直看着前面的人,大笑的走过去,拉着刘阔全身上下看了看安然无恙,比以往都精神,满意的拍了拍刘阔的身子。

  刘阔也很高兴的对着面前人喊了一声,“爸,我回来了。”

  刘建国高兴的点点头,连连说好,笑着笑着突然看见他儿子身边站了一个女孩儿,更高兴了,看着跟他儿子差不多大的女娃子,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姑娘是……”

  刘阔看见他家老爸这眼神,就知道误会了什么,连忙解释道,“爸,这是救我那位大师的徒弟,今天她跟着我过来看一下我们家有什么问题没有。”家里有鬼祟的事儿在外面不可乱说,所以隐晦的朝他爸使了眼色。

  当爸的怎么不知道自己儿子想什么,立马笑着朝楚璇伸出右手,“感谢你家家师救我儿子一命啊,要不然,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啊,他还那么年轻,我可不想让自己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我看着刘阔他爸伸过来的手,平静的也把自己的手伸过去,握了一下,便把手收了回来,脸上没有一丝波动,“有什么事儿,咱们进去再说。”

  刘建国连忙把楚璇请进去,吩咐人倒水,便把人驱散,该干嘛干嘛。

  我坐在客厅沙发上,看了一眼屋里的装修风格,对着刘阔说,“你家装修挺好的,风水也不错,坐北朝南,请人看过?”

  刘阔还没开口,他爸倒是笑着说,“姑娘好眼力,一眼就看出来了,不愧是大师的徒弟,名师出高徒啊,当时装修,我请阴阳师看过,说在里屋内,面向屋门,面向的什么方向,房屋座向就是什么方向的,这个叫“向”,而房屋所在位置叫“座”,那么坐北朝南的房子,就是位于北侧,北方为阴,南方为阳,风水极佳处要求要什么阴阳调和,反正当时那阴阳师说,阴阳调和之后的房屋,会有利于屋主长寿,所以啊,我就装修成这样了。”说着还不忘看一眼身旁的儿子,眼神里带有点儿忧伤。

  他爸眼里露出的忧伤他也看到了,笑着安慰他爸道,“我这不没事儿吗,我已经好了,不会再像以前一样,那因果也被大师给压制住了,别担心。”说着拍了拍他爸有点儿颤抖的手,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

  

第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