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自从开始听这到故事,特别在当中提到了白夜的时候,我的手指甲已经嵌入了手心的肉里,隐隐已经有血流了出来,但我也毫不在意,因为我已经被愤怒以及不平所占满了神经。

  我霍然起身,背起自己的包,把流血的手顺势抄进衣兜里,用藐视的眼神冷冷的看向正在盯自己突然起身的俩人,“两位,我还有事先走了,这是镇压符,只要帖在阔少房间门口就行。”说完我从自己背包里摸出一张黄符纸,放在茶几上便转身准备离开,刘阔连忙也站起来,喊住要往外走的楚璇,“等等,你不是要来抓鬼么,怎么就要走了?”

  我冷笑一声,“不用了,你身上有他的骸骨保护,那些鬼近不了你的身,再加上我给你的镇压符,他们进不来,过不了多久他们会自己离开,去阴间报道的。”

  我走到门口,回头看着他的眼睛,“如果我说,你家那位老祖宗骗了你们,你们信么?你们那位老祖宗做了那么多坏事,还想全身而退,妄想,多行不义必自毙,之所以你半年前才出事儿,那是因为你爷爷他在世的时候一直在替你挡因果,都报应在他的身上,他去世了,所以就该轮到你了,至于你父亲,他没有接到这节骸骨,逃了因果,但逃不了报应,所谓报应报应,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而已,因果循环,这是你们刘家应有的劫难,老祖宗犯下的错,子孙后代要替他偿还因果报应,直到还完这因果报应为止,要想少受点儿罪,多积德行善吧,对了,记得把剩下的钱打在昨天给的那张卡上,这张镇压符我收你20万,不贵吧!”

  刘阔听前面的话还挺震惊的,但后面那几句咋就那么别扭呢,要不要把账算那么清,又不是不给,无奈的点点头表示会把钱打过去的,“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我有脚会自己回去,你我因果已经结清,人情债最难还,没必要。”看着那阔少点头同意打钱,也没再看坐在凳子上发呆的刘建国,高昂着头打开书房的门,走了出去,但是等到了大门口,气的跺了一下脚,我心里暗骂一句,该死的,早知道就让那阔少喊人送我回去了,说什么人情债呀,现在让我上哪儿打车去啊,叫你硬气,叫你反应快,叫你要装b,现在好了,唉!还是先走出去再说,到前面看看手机滴滴打车能不能回去,那车费啊,应该有点儿小贵,有点儿心疼,但也没办法啊,总不会真让她靠自己的两条腿走回去吧,那样儿会死人哒。

  但是想到刚才的事儿,她就有点儿心累,白夜她知道,不仅仅是知道,而且还是好友,虽然不是人,也不是以前那青丘九尾天狐,他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鬼仙而已,在人间徘徊了近百年,又不能投胎,谁叫他逆天而行,不仅仅是遭了报应,还被灭了轮回,再也投不了胎,只能在那个村子里默默地守护着。

  她也是在两年前追一只红色厉鬼,追着追着就不小心进入那个小村子里的入口。

  什么是厉鬼呢,它算是在鬼类排第二,鬼也是靠各种颜色代表不同级别来区分的。

  第一是摄青鬼(青色),怨气指数阔以用现代打星表示的话,我打五颗星,这种颜色的摄清鬼,法力最高者,能吸人灵气、令人短寿,还可化成人身,穿墙过壁,又可以日间现身,移动对象以达其目的。

  第三位:黑影(黑色)怨气指数也是四颗星,黑色的鬼,通常都是由一些因恶病或郁郁不欢致死的人而变成,不过也有人说是一些枉死而怨气重的鬼想找替身时出现的形态。

  第四位:黄页鬼(黄色)怨气指数三颗星,死者死因和物质有关,例如因破产自杀、被劫杀的人死后就变黄色。

  第五位:白衫鬼(白色)怨气指数两颗星,这些通常是一些新魂,就是刚刚死了不久的人所化成,一般不会对人有伤害性,其怨气也不高。

  第六位:灰心鬼(灰色)怨气指数:一颗星,这种灰心鬼是范指一些排队投胎的鬼,是最常被人所见的。

  有人说见到鬼是白色,有人说是青色、红色,这几多颜色是表示鬼的怨气指数和见鬼者的精神状态。

  当然如果超出了摄清鬼,那就不仅仅是鬼了,那是煞,关于煞,后面我会作解释。

  为什么说厉鬼排第二呢,据说枉死或因感情问题自杀或至死的人就会变厉鬼,不过坊间所谓穿红衫自杀会变厉鬼其实是错的!因为死时穿咩衫,也无关是,是主要看怨气有多深。

  那时候她却发现面前有一道隐形的一层光膜进不去,被人用了阵法隐去了入口,像个保护罩一样圈住了这个地方,她没有打草惊蛇,直接避开了阵法找一个缝隙漏洞溜了进去,当看到村子的那一刹那简直让她震撼,这哪里是村子啊,这分明就是世外桃源呐,一眼望去,只见一大片桃林和李林包围在中间,被粉色和白色花海衬托着这神秘的小村子。

  在那里,她认识了一位特殊的朋友,便是白夜。

  此时我走了大半天,眼看着都快要到中午了,一直拿着个手机到处找信号,去他大爷的,高档小区都没信号啊,wifi呢,你倒是出来一个啊,藏那么好干嘛,不就连一下要不要那么抠门。

  看着自己手机最左上角的2G一闪一闪的,信号特别不稳定,我是一直苦笑连连,找不到信号,也打不了车,也不知道能不能打120,算了,我认命了,继续走吧。

  当我走出了高档小区差不多十来分钟,终于有信号了,可把我高兴坏了,连忙对着手机亲了几下,然后上网滴滴打车。

  在等车的时候,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给师傅打了个电话过去,我从手机里翻出了师傅老阳的电话,拨了过去,声音嘟嘟响了好几下,电话那头才接听,传来了怒火中烧的高音,“你这个死丫头,大早上的不睡觉,你想干嘛啊,你不睡不要打扰老人家我休息行不行,有什么事,说……”

  还好我早有防备,在手机那头接听的一瞬间迅速把手机移开了老远,我弱弱的对手机那头求饶,“对不起啊师傅,还有你看,现在不是早上,是快到大中午了,我、我现在要去拜访一位老朋友,可能要耽搁两天才回来,所以您老照顾好自己啊,对了,那阔少的事儿我搞定了,您就别管了,这两天会把钱打在昨天他给的那张卡上的,您放心。”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分钟,然后才传来声音,“去吧,自己小心点,真是的,才回来一天就要走,真是大了不中留啊!”

  

第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