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时的我W

赵子媛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哭着就笑了

  前序

  从小喜欢文字的我,早已不知道上次写写画画是什么时候的是事了,这么多年不知道是自己懒惰了还是已经被生活消磨殆尽,总觉得煽情优美的文字离自己越来越远,还真是蹉跎了岁月,苍老了容颜。生活总是那么平淡又那么丰富,长大以后工作、生活每一件事都在肩上,无数的触景生情都变得波澜不惊,再也没有时间能安静的整理自己的心情,以至于现在脑中词语几近匮乏,无从下笔,情原谅我如此平铺直叙的开始。(故事是我来时的路,直到遇见你,平凡但是真实,感谢一路走来的风景,好的坏的我都欣赏。爱过、苦过、累过、笑过唯独没有怕过)

  第一章哭着就笑了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来时的我》主人公是个姑娘,叫赵子媛,现在人们口中的90后但却和普通的80后童年有着许多类似的经历,成长在北方一个偏远的小村庄,但她的家庭在这个不大的地方算是比较富裕的,记忆中大伯的话来说就是高干子弟的后代,书香世家,虽然幼小的她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虽然村子小又偏僻,虽然从小爸爸妈妈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但她却从未向电视中演到的孩子那般贫苦,隔三差五的新衣服,村里小朋友见都没有见过的水果,每次从家悄悄拿出来分给大家都让她觉得很开心,从小骨子里就有的优越感让她学的自信、阳光,但也有着大山赋予她的淳朴和善良,与其它小朋友玩耍也并未有过傲慢,但她一直种感觉自己是孤独的,直到现在大多时候她也还是没有想明白这个原因。

   记事起印象中最开心的事就是跟着妈妈去姥姥家,那时候二八自行车已经是爸妈结婚的标配了,家在一个洼地处,每每从家刚出发就要经过一段特别陡的坡路,小小的我跟在妈妈身边,看着妈妈艰难的将自行车半推半扛着,直到山顶才有相对平坦的路可以骑着走。那时妈妈担心我坐在后面打瞌睡掉下来,所以前些天上县城时特意买了一个安装在大梁上的小座椅,每次爬坡实在是太累了,虽然妈妈一路上都会逗我说话、采花、看蚂蚱来分散我的注意力,但每次即将到顶的时候还是会累到撒娇,妈妈拗不过,顺势一抱将我放进了小座椅,去姥姥家需要骑车两小时,大多是山路很辛苦,但这条路却是我最喜欢的,直到多年以后还可以清晰的梦到路上的石头形状,和幼年时走过的一模一样。姥姥家是一个叫李家庄的村子,村子不算大,姥爷的弟兄又特别多,所以将近多半都是妈妈的亲戚,小时候他们帮我数过我有十三个姥爷,加上舅舅那就更多了,他们都不富裕但每一个人都特别的和善,总觉的比起奶奶家要多了很多人情味。在这里有我上学前所有的美好记忆。我妈妈是个比较苦的人,她有两个亲弟弟,姥姥是在生第四个孩子时难产去世的,那时候医疗条件太差了,村里没有人知道生孩子需要去医院,多年以后听妈妈回忆,姥姥当时已经肚子疼了,去邻村请产婆,产婆非说生孩子需要好几个小时呢不着急,等他不紧不慢的过来姥姥已经难产快不行了,最后没有救回来。姥姥离世留下三个孩子和心痛的一家人,那时我妈妈12岁大舅舅8岁小舅舅4岁,姥爷是村干部每天组织大家集体干活、下地哪里顾得上孩子,所以当时刚上初中的妈妈不得不休学回家带弟弟,负责一家人的生活起居。妈妈回忆说那时她都够不到家里的灶台,踩着小板凳熬米汤,那些年也多亏了旁边的亲戚照顾,每天做好饭后背着小舅去接大舅下学,以前村里没有电,遇到雨雪天背着小舅路上又黑又滑随时都能哭出来。后来大一点了大舅跟着亲戚去了河南有了工作,自己独立了,妈妈也帮小舅找了媳妇成了家这才好一点。

  我爸妈是媒人介绍的,我妈被家庭拖累了,没有上太多的学,当年一心想找一个文化高的人,说就算将来有了孩子他也可以很好的教育孩子,而我爸爸是高材生,当年12岁就被县里的中学高分录取了,爸爸家条件也算不错,我妈也就默认了这门亲事。而多年后我爸说起来喜欢我妈的原因是因为他当年去我姥姥家时,我妈正做了炒饼丝,热气钻过盖特别香,据说当天的炒饼丝里放了大料,果然要抓住一个男人就要抓住他的胃。就这样他们结婚了。

  妈妈是她们这一辈儿人里较大的,所以当时姥姥家也就我一个宝贝,各种姥爷、舅舅的疼爱都给予我一人。北方的早上喜欢吃饼,我们叫火烧,饼皮在火里烤的香脆金黄,里面的瓤和了椒盐和油,酥软香糯无比,我们叫饼舌头。因为都是一家人所以大家也就经常是一起干活,一起吃饭。姥爷舅舅们下地回来吃饭时,总是把饼里酥软香糯的饼舌头先让我咬一口,这样一圈下来我也就差不多饱了,特别的满足。当然还有比这个更满足的,那就是小姨们放暑假,院子里顿时又热闹了许多,她们带着我一起养蚕宝宝,姥姥家屋外最多的就是桑树,满树的桑葚果黑的、红的、绿的、白的特好看,小姨会先给我摘最黑最饱满的让我吃,然后她们爬树找最好的桑叶来喂蚕宝宝,我在树下等的无聊了也会摘能够得着的桑葚果,小心翼翼的藏在衣服口袋里,想着回家慢慢吃,后来蹲下看蚕宝宝太专心,尽然忘记了,将口袋里的桑葚果全部挤烂,黑紫色的果汁在粉粉的衣服上格外显眼。下一幕就是姥爷抱着哄哇哇大哭的我,妈妈生气跺脚的情形。她们写作业的时候是我最不喜欢的,尽管也给了我笔和纸让我涂画,可我最多只安静两分钟,因为我实在太能动了,爸妈一度怀疑我是小儿多动症。小姨们会在中午带着不喜欢睡午觉的我去旁边的地里偷摘李子,又酸又涩实在是不好吃,但我还是乖乖撑开衣服将她们从树上扔下的李子慢慢装进衣服里,等她们从树上下来每个人的衣服里都是鼓鼓的,小姨将铺在地上的衣服四角一扎让我提着跟着他们一起走,我的手实在是太小了力气也有限,抓在手里吃力的跟着她们,生怕被人发现。穿过这块地下个坡就到家了,小姨们开心的聊着刚刚摘李子时的情景,突然听见噗通一声,就发现好多个绿皮李子从她们脚底下滚过直奔坡底。回头一看,傻在原地的我手里只剩件衣服,没有抓好的李子洒了满坡,捡是不可能了,眼看我委屈的想哭了,小姨一手拉着我,一手捂着肚子,就往家跑,还好有惊无险一路不曾有人发现,大家一边唏嘘,一边找袋子将偷摘的李子尽快封装起来,因为李子还未全熟,酸涩无比但是把它们装在塑料袋里捂几天就会好一点,虽然我后来也未曾尝过是什么味道,因为我从小就不喜欢酸的食物,但看她们后来悄悄的在一起吃的还是很开心的。小姨们带我去摘黄橙橙的杏,自然熟的杏真的格外甜,可妈妈总也不允许我多吃,“桃饱杏伤人”我就是从那时候记住的,小姨们会将杏掰开整齐的摆在屋顶的石板上,等着晒成杏干,过年时抓一把做零食也是很美的。杏核会洗干净放起来等合适的机会卖掉,一方面贴补开学费用,另一方面也算暑假实践了。(未完待续)

第一章 哭着就笑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