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出嫁

  大婚之日,没想到她还是如期嫁人,宰相府将她失忆与投湖自尽之事封锁起来。

  她此刻坐在轿子中,头顶金饰的感觉,有些难受。

  玉淑叹了口气,想起昨晚青鹭说起的四王爷,这四王爷名夜之尘,外貌丰神俊朗,在朝野上下深得人心,是太子的不二人选,只不过他娶玉淑儿是无奈之举,他真正爱的人是将军的三女儿,现如今,跟她一起嫁入王府。

  古代可真奇怪,把两个不相爱的人凑在一起,图什么呢?

  想着想着,轿子竟慢慢落地,听到喧闹之声,以及媒婆在外喊道掀帘,过了一会儿,帘子被人掀开。

  玉淑低下眼眸,看到一只手伸到她的面前,她搭了上去,下了轿子,跨过了火盆。

  听到爆竹响起,她跟着身旁这个陌生人缓缓走进了中堂。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许多繁文缛节一一过了去,她被人搀扶着进了屋子。

  等着等着,玉淑既然睡了下去,

  青鹭一见,连忙过来,轻轻拍了拍她,“小姐,小姐,不能睡呀,”

  玉淑醒过来,叹了口气,将头上的帘子掀开,青鹭见了,一惊,想要伸出手将帘子拉下,被玉淑阻止了。

  “青鹭,你都说那位喜欢的人也嫁进来,你说他今晚回去哪个房里呀,不用猜也知道吧?”说罢,更要将鞋子脱了。

  “哎呀,小姐,使不得使不得呀!”青鹭皱眉头,担心的蹲了下来,把鞋再将她穿上。

  玉淑又长长叹了口气,“放心,青鹭,王爷不会来……”

  话没有说完,门就被人推开,玉淑瞪大了眼。

  门口那位男子,一身红色锦衣,发被冠束,剑眉凌厉,丹凤眼狭长,挺立的鼻翼下如薄樱的唇,他的嘴角微微扬起,是讽刺意味,“听闻宰相的千金,是名门之冠,如今,在大婚之日,竟连鞋,也不会穿了么?”

  夜之尘!玉淑脑子里蹦出这三个字来,连忙将盖头拿了下来。

  青鹭也退到了一旁。

  夜之尘走到她的面前,伸出手来,将盖头拿去。

  玉淑对上一双极其冰冷的双眸,这双眼里,没有她的影子,深邃的可怕。

  “你既然成了本王的王妃,就该守好本份。”他的话语里没有任何感情,而这句话就是在提醒着,玉淑儿和八王爷的关系,之后他的声音冷了几分,“你我都不愿意成的亲,那么,以后就互不干涉吧。”

  玉淑有些火大,面对这冷冰冰的一张脸,她的气不打一处来!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玉淑站起身来,对他挑眉,“夜深露重,王爷,不送了。”

  夜之尘眸色更深了几分,随即便转身离去。

  玉淑看着桌上的合卺酒,她伸出手拿了起来,一饮而尽,她可顾不上夜之尘的冷眼,现在最主要的事情是怎么回去!

  夜深,她便睡了下去,谁知,在梦中,那轻轻的低喃似在耳边,那人伸出一只手来,雪白的衣袖,被风吹的卷卷。

  她伸出手来,搭上去,下一刻她便落入那人的怀中,这人的怀抱很温暖。

  “王妃,王妃。”青鹭将她叫醒,她睁开眼,床帘还如之前那般,火红十分。

  玉淑起身,揉了揉眼睛,被人搀扶下床,一件件衣裳套了上来,她抬起手,袖子上精致的绣着几朵梅花,她看到自己的肩上是红色金鱼,绣得栩栩如生。

  果然,古代的绣功非凡呀。

  她感叹着,又被青鹭扶着走到梳妆台坐下,墨发轻然挽起,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略施脂粉,都如此绝色。

  玉淑无奈的笑了笑,莫非是自己在现代长得太丑,所以上天可怜她,让她魂穿这位绝色美女的身上?

  青鹭将窗子打开,阳光照耀进来,落在她的桌前,她站起身,看着外面的大好景色,微微一笑,“青鹭,咱们出去走走。”

  青鹭点点头,跟在她的身后,她走到院落,就看到几个人影往这边走了过来。

  她一愣,人影越来越近,看到夜之尘扶着一名女子像这里走来。

  夜之尘一身湖蓝衣袍,而他的身侧的女子,一身鹅黄衣裙,样貌清丽婉约,看起来让人怜惜。

  这人就是夜之尘心尖的人儿,薛婉燕了吧?

  他俩走到她的面前来,玉淑心里不屑的想到:敢情这两人是来秀恩爱的。

  “婉燕见过王妃。”薛婉燕对她微微行礼。

  玉淑一下子感到左侧穿来丝丝凉意,夜之尘正瞪着她呢!

  她也大方得体的一笑,“妹妹请起。”

  薛婉燕起身,忽然脚下一滑,倒入夜之尘的怀里,摸着胸口,做痛苦状。

  “燕儿!”夜之尘面露担心,随即将薛婉燕横抱起来,离去。

  玉淑看得一愣一愣的,这唱的哪一出……

  不久后,到了中午时段,她便要和夜之尘入宫请安。

  坐在马车里,气氛尴尬异常。

  忽而,夜之尘冷冷开口,“燕儿有心悸,所以本王免去了每天向你请安之事。”

  玉淑挑眉,“王府中王爷说了算。”

  夜之尘深邃的眼眸里难得有了她的影子,他看着她,“本王以为,你会不依不饶。”

  玉淑嘴角抽了抽,随即摆了摆手,“我才不介意。”

  “我?”夜之尘微微皱眉,“在本王面前,你怎么能称作我?”

  玉淑低下头,做顺从状,“妾身知道了。”

  接下来,又是沉默。

  马车停下,夜之尘掀帘而出,随即向她伸出手来。

  玉淑犹豫了一会儿,随即搭了上去,两人走进皇宫中。

  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了殿中。

  一身明黄龙袍的男子坐在榻上。

  “儿臣见过父皇。”

  “儿媳见过父皇。”

  两人行礼,夜烺点点头,面露笑容,“起来吧。”

  过了一会儿,玉淑自个儿退下,留得两人谈话。

  玉淑觉着无聊,四处看了看,她走下楼梯,正要往御花园走去,却对上一双温柔的眼眸来。

  她一愣,对面站着的男子,一身白色长袍,发束银冠,衣袂翩翩。

  这人……似曾相识。

  心口突然一痛,她捂住胸口。

  “玉儿……”男子声音中夹着深深的痛苦,尤其那双眼眸,是浓浓痛色。

  她脑子里突然闪过男子的容貌,这人……就是八王爷,夜昱玥?

  “对了……你已经嫁给了四哥,你我,应当别了。”夜昱玥苦苦一笑。

  心口再次刺痛,玉淑紧皱眉头,这不是她难过,而是玉淑儿!

  夜昱玥见她脸色苍白,担忧的向前走来,轻轻的扶着她,“玉儿,你这是怎么了?”

  玉淑摇摇头,推开他的手,“我……我没事。”她脚下仓促,夜昱玥扶住她,她竟靠入了他的怀里,她一惊,将他推开,眼看就要倒下去之时,落入了一个宽阔的怀抱中。

  来人将她紧紧扣在怀里,她抬起头,看到夜之尘冷洌的眼眸,他狭长的眼眸一眯,出口的话冰冷刺骨,“淑儿已经是本王的王妃,八弟请自重。”

  这夜之尘是不是脑子有毛病?突然出现,吓死人了。

  她只觉得头痛的要命,她伸出手扶住夜之尘的手臂,“我们回去吧。”

  夜之尘搂住她的腰,冷然看了一眼夜昱玥,扶着她离开。

  夜昱玥手紧紧握了起来。

  抢了马车,夜之尘竟毫无怜惜的将她一扔。

  “蹦……”玉淑的头撞到了,她睁大眼,“夜之尘!你真是不知道怜香惜玉!”

  “哼。”夜之尘冷哼一声,一甩衣袖坐下,嘴角一扬,全是嘲讽之意,“身为本王的王妃,大庭广众之下与别人拉拉扯扯。”

  玉淑揉了揉头,翻了个白眼,“不是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吗?诶!”

  夜之尘扣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头抬起来,让她直视着她,狭长的眼眸一眯,“本王是不是该教教你规矩?身为宰相之女,怎么毫无大家闺秀风范?”

  玉淑伸出手,试图将他的手掰开,谁知他捏的更紧了几分,捏得她生疼,“放开我!”

  夜之尘将她放开,拍了拍自己的衣袖,便不再说话。

  玉淑揉揉自己被他捏疼的下巴,嘀咕,“有病。”

  回到王府,夜之尘下了马车,她跟在身后,对他刚要抬起手来,他却转了过来,她连忙放下手。

  “你最好给本王乖乖的。”说罢,又转身离去。

第二章 出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