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迟来的洞房?

  入了夜,天气也变得凉了很多,玉淑发现房中多了不少的婢女,来来往往的,觉得怪异。

  青鹭走到面前来,笑了笑,“王妃,该沐浴了。”

  玉淑皱了皱眉,乖乖的跟着青鹭去沐浴,发现木盆里撒了不少花瓣,她伸出手捞起来,狐疑的问道,“青鹭,这是干什么?”

  青鹭笑了笑没有说话,之后伺候她沐浴。

  沐浴之后,竟让她穿上轻纱来,她更怀疑了几分。

  之后,婢女们将烛火灭了几盏,她坐在床上,看着婢女一一退了出去。

  这搞什么飞机呢?

  她有些乏困,靠在床边快要睡着的时候,门被人推开,她登时清醒过来。

  一身黑袍,未束发的夜之尘走了进来,她一惊,“王爷?你来这里干什么?”

  夜之尘走到她的面前,拉起她,然后搂入怀中,狭长的眼眸,在灯火摇晃之中,变得更加深邃,“今夜是你侍寝。”

  好啊好啊,被摆了一道。

  玉淑微微推开他,尴尬的笑了笑,“我……我大姨妈来了,不方便。”

  “姨妈?”夜之尘挑眉,轻笑,“本王记得玉淑儿你是没有姨妈此类的亲眷。”

  “我的意思是……我来月事了。”玉淑想逃,却被他反手拉了回来。

  他的脸更近了几分,“你的月事还早,休要唬本王。”

  完了完了,这下是羊入虎口,怎么也逃不掉了!

  玉淑叹了口气,“王爷,我知道你心之所属,不必勉强……不必勉强。”

  他用手挑起她的下巴,笑得有些邪魅,“你可知,男人面对美色,哪有推拒之理?”

  夜之尘看着她,发现她肤如凝脂,眉如细柳,杏眸明亮,小巧的鼻下粉嫩的唇瓣,犹如一朵未开放的花苞,正待他去开放。

  他的指尖滑过她的唇瓣,随即便要吻了下来。

  谁知,玉淑一个偏头躲了过去。

  “这事怎么可以勉强,强扭的瓜不甜,王爷你也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玉淑低下眸来,不敢看他。

  “哎呀!”夜之尘竟将她扑倒在床上,他的发丝落在她的眉间,有些痒痒。

  “强扭的瓜不甜,可以炒着吃,不一样美味?”夜之尘伸出手,将她的轻纱拉下肩头。

  玉淑看着他,脸上染上红晕,心里的火越染越烈,“夜之尘!”

  他动作顿住,瞧着她。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也不用这样来整我吧?”玉淑想要推开他,发现根本就推不开,“若你真的讨厌我,给我一纸休……”

  他突然俯下身吻住她,他的吻激烈十分,似要摄取她的魂魄般。

  吻罢,他的喘息变得灼烈,“玉淑儿,你既然嫁入了王府,就是本王的人,心里不许再有别人!”

  他又吻住了她,两人的发缠在了一块。

  清晨,微风吹来,玉淑感到风吹得脸痒痒,睫毛轻轻颤动,她睁开眼醒来,轻纱滑落肩头,她看到旁边夜之尘睡意正浓。

  她咬牙切齿,将他摇醒,“夜之尘,你给我醒醒!”

  夜之尘从梦中醒来,看着她,睡眼朦胧。

  “该做的都做了,给我休书!”

  夜之尘手撑着头,薄如樱色的唇瓣微微一扬,“你成了本王的人,以后谁能娶你?”

  “你!”她指着他,“嫁不嫁人都没有关系,离开了你才是最重要的!”

  他轻笑一声,将她的手握住,吻了吻她的手背,狭长的眼角一挑,“这辈子你都离不开本王了。”

  “你这个无赖!”他按倒她,俯下身咬住她的耳垂。

  “别吵,本王还想睡会儿。”

  玉淑睡的沉沉浮浮,醒来之时,已经到了傍晚,她伸出手摸了摸身侧,身侧很凉,已经没人睡着,夜之尘很早就走了。

  她突然听到有人匆然跑过的声音,她皱了皱眉,“青鹭,是你吗?”

  没人回应她,她穿上外袍,在房中四周打量,没有发现人,她转身就被人捂住了嘴。

  来人一身雪白的袍子,一看便知是八王爷,夜昱玥。

  夜昱玥见她皱着眉头,随即将手放开,他将她拉入怀中,紧紧的抱住,在她的耳边传来低喃,“玉儿,我来带你离开了。”

  玉淑从他的怀抱里脱离开,“你怎么在这?”

  “玉儿。”夜昱玥将她的手紧握,“我知道你在这受尽了委屈,我是来带你离开的!”说罢,便要将她拉走。

  “八王爷!”她顿住脚步,将手从他的手里抽出,“我不是你的玉儿,你的玉儿已经死了。”

  夜昱玥眉头紧皱,看着她,语气里满满都是痛苦,“玉儿,你在胡说什么?你就是玉儿,你好端端的站在这。”

  玉淑叹了口气,“我真的不是玉淑儿。”

  “玉儿,你是不是已经喜欢上了四哥?”夜昱玥声音沙哑道。

  玉淑摇了摇头,“你快走吧。”

  “玉儿!”夜昱玥伸出手来,想要将她搂入怀中,手却紧握住放了下来。

  门被人推开,夜之尘一身黑袍,凌厉的眉宇微微一皱,那双狭长的眼眸,太过深邃,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玉淑一惊,完了完了,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八弟,你可知擅闯四王府,是死罪。”夜之尘走过来,将外袍脱掉,盖在了玉淑的身上,将她抱入怀里,“还跑到本王的王妃房中,更是罪上加罪。”

  夜昱玥咬牙,眉宇深皱,眼眸里是熊熊的烈火。

  “洛,送八王爷回去。”夜之尘抬手,门口走进一位黑衣男子。

  男子行礼,声音沉厚,“八王爷,请。”

  夜昱玥甩袖离去,门被洛关了起来。

  “你听我解释。”玉淑抬起来看着他,发现他的脸色平淡十分。

  “解释什么?”夜之尘低下头看着她,眉微微一挑,“解释你与他的关系?”他搂着她的手,放了下来,“本王不愿听你和八弟的恩恩爱爱,没有下次。”他转身离去。

  玉淑站在原地,看着身上的袍子,她伸出手拿了下来,心里五味杂陈。

第四章 迟来的洞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