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分歧

  “爹,你是何时得到此消息的?”玉淑皱眉问道。

  玉年抚了抚胡子,“几日前退朝,遇到大王爷,大王爷所说,淑儿,之前爹跟你说过,嫁入四王府乃是圣命,不可违抗,爹知道你心之所属,但既然嫁入了王府,也要谨言慎行,千万不能让四王爷对你有所怀疑。”顿了顿,“爹也希望,你千万别对四王爷动心。”

  原来,将她嫁入王府,只不过做个线人,让她监视着夜之尘的一举一动,可她,已经不是玉淑儿了。

  “爹,你放心,女儿以后定当谨言慎行。”玉淑笑了笑,以保证的模样面对玉年:

  “老爷。”门被人轻轻敲着,门外传来周管家的声音,“四王爷前来拜访。”

  玉年的眉头深深皱在了一起,“好。”说罢,将门打开,走去了前厅。

  玉淑走出门外,停下了脚步,这夜之尘明显是怀疑她会跟玉年有什么动静,亲自来监视了。

  “王爷亲自前来,臣有失远迎,望王爷赎罪。”玉年脸上挂着亲切的笑容,行礼道。

  “岳父大人客气了。”夜之尘嘴角带笑,将玉年轻轻搀扶起来,“本王没有陪着淑儿前来拜访您,有失礼数。”

  玉淑走过来,看到夜之尘已经换了身衣服,一身白袍,袖中绣着几片墨色的竹叶,衬着他俊逸的面容,清雅淡逸。

  “淑儿,还不上前来。”玉年示意她走到夜之尘的身旁去,随即做了个请的动作,“王爷请坐,今日王爷能到府中,臣今晚设宴招待王爷,晚些再回府吧?”

  玉淑走到夜之尘身边坐下,看到夜之尘瞧了她一眼,随即一副恭敬模样的对着玉年点了点头。

  玉淑心想,这古代人真是恐怖,一个个跟笑面虎一样。

  寒暄了一会儿,就各自散了。

  玉淑和夜之尘走在后院中,走着走着,竟来到了她落水的小湖边。

  这里的梨树的花都败了,细细算来,她来到这里已经三个月了,她的爸爸妈妈还好吗?想着想着,她的眼眶竟红了。

  夜之尘看着她,发现她眼眶红了,他皱了皱眉,伸出手来握住她微微发凉的手,“淑儿,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玉淑低下头摇了摇,“我没事,夜之尘,你说一个人死了,却重生了,会有什么变化?”

  “本王觉得,死了的人就不会活过来了。”夜之尘将她轻轻搂入怀里,温声道。

  玉淑叹了口气。

  “你有心事吗?”夜之尘伸出手将她的头轻轻抬起来,让她看着她。

  玉淑看着他的眼,他狭长的眼永远那么深邃,深邃到让人永远猜不通他在想什么。

  他为什么突然对她这么疼爱,从那夜之后,莫非是因为她的初夜?

  她别开头,“我没有心事,我只是身体不舒服。”

  夜之尘深皱眉头,更加搂紧了她,语气里全是担忧,“要不要叫大夫看看?”

  “我们回房休息吧。”说罢,她挣脱他的怀抱,然后转身离去。

  夜之尘看着她的背影,紧锁的眉头一直没有松过。

  入夜。

  在丞相府设宴,玉淑感觉自己的身体很不舒服,总觉得右胸口很痛。

  她觉得烦闷,便跟夜之尘说出去透透气。

  她让青鹭跟在身旁扶着她,刚经过前院,突然,迎面走来一人,一身湖蓝色的袍子,提着灯笼。

  夜昱玥?!

  他怎么会在这里。

  “玉儿?!”夜昱玥欣喜非常,提着灯笼走到她的面前,“原来你还没有忘记我,知道每逢今日,你我会在荷塘面前见面。”

  原来如此,她怎么那么倒霉,撞上了这个日子。

  “八王爷,你误会了,今日我与四王爷回府,在府中设宴,我只是出来散散心罢了。”玉淑笑了笑,退后了几步,刚想转身走。

  “玉儿!你能听我说说话吗?”夜昱玥突然喊住了她,她脚步一顿。

  她转过身,夜昱玥便掏出一封信来递给她,她伸出手要接之时,身后传来一声怒斥。

  “玉淑儿!”下一秒,她的手被人狠狠攥住,将她拉了过去。

  手一颤,信掉入旁边的池塘里,玉淑面对的,是一双充满怒意的眼。

  夜之尘深皱着眉头,咬牙切齿的说道,“原来你出来,就为了私会夜昱玥?!”

  玉淑一愣,手变得僵冷。

  她想要开口解释,夜之尘的话语就将她的话堵了住,“是本王太纵容你了吗?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本王的底线!”

  “我没有。”她此话说出来,都如此没有底气。

  他攥住她的手,越发的紧,拉着她转身离开。

第十一章 分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