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章 义庄抢尸

  安珂醒来时刚好遇到安家行刑的日子,夏至臻负责监斩。太子与管家都不在府上,府中事务由大丫环由岚看顾,而由岚刚好是夏至臻吩咐来特别照顾她的人,两人一起住在离晖园附近,因离晖园不让人随意靠近,连带着她们住的地方也不会轻易有人过来。

  她放出火蝴蝶,定位到厨房的位置,直到厨房方位燃起火光,府中喊叫声,脚步声乱作一团,她才忍着剧痛翻墙出府,急急往安府奔去。

  街上的人不多,多半是去刑场看热闹去了,肯定也不乏有为安家请命的人,怎么都好吧,谁又会想到她偷跑出府,不是为了去送安家人最后一程,而是去寻找一个可能已经死掉的丫鬟呢。

  安府大门已经被贴上冰冷的封条,安珂的视线仿佛穿透那扇宏伟的漆红木门,看到里屋爷爷正慈祥地训斥她小小年纪不学好,整天专研些旁门左道,可下一秒又把她紧紧搂在怀里,告诉她,待她过了五岁生辰就让夏叔教她学武……她从小没了爹娘,感情要比别人敏感细腻得多。爷爷生怕她误入歧途,一方面对她宠爱,一方面又对她严厉,她伸出包子般的小手,肉肉的指尖点了点爷爷眼角的泪花,小奶音软萌萌的,仿佛能让人瞬间融化:“爷爷,你放心,我不会变成坏人的。”她只是想变强,她只是不想让爹娘的悲剧在她的身边重新上演一次……

  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她来不及……

  那日,哥哥满目的绝望她看在眼里,每一个倒下的安家人,包括受安府连累的安府下人,她一定会给他们交代!

  小小的心脏一阵收缩,小小的安珂红了眼眶。

  经过的人说当日安家被就地正法的人被安置在了义庄。

  安珂又匆匆往义庄赶去。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狼狈的模样,左胸上的伤口裂开,血水一阵一阵地往外冒,不过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摸了摸身上,还有一个唯一值钱的东西,买通忤怍,找了一圈,终于在安家的停尸房中找到了安秀儿。

  在这儿她并没有看到大哥的尸身,爷爷奶奶的也没有,她怕人起疑,不敢暴露任何情绪。

  安秀儿面白如纸,看不出一点活着的气息,安珂心神一拧,伸手去探她颈间的脉搏,还好还好,只是脉息太微弱,但还有救!

  她不动声色地往安秀儿嘴里塞了一颗药丸。

  “这个人我要带走!”

  仵作震惊得一时间回不过神来,下巴上的小胡须抖了抖。小娃娃当真胆大,敢只身来义庄不说,竟然还想带走一条咸鱼?现在的小孩都怎么了,是要逆天啊!

  可能与尸身待得太久,身上阴气太重,仵作的脸色显得十分苍白,他严肃的表情甚为恐怖:“不可,这些都是朝廷要犯,你个小娃娃,回去好好读书去,义庄可不是你玩的地方!”

  她放出火蝴蝶置于安秀儿旁边的尸身上方……

  火蝴蝶一公一母,母的释放火力要比公的强一些,她并不想伤及太子府的无辜众人,只是要引起一场骚动,所以放的是公的火蝴蝶。如果母蝴蝶一旦落在尸身上,在义庄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不出一刻钟时间,整个义庄都会被烧为灰烬,而每只火蝴蝶的生命只有一次,若非万不得已,她并不想动用这张底牌。

  黑珍珠般的眼睛里满是狠戾决绝,灼灼瞪得仵作心里发凉,这真的只是一个五岁的小娃娃吗?好似只要他现在不同意,或者出去喊一声,她真的会毁了整个义庄。

  “如果火蝴蝶一旦落下,就算你侥幸逃脱你也不好向上面交代。而后路我已经给你想好了,我可以给你做出她疫变的假象,烧一个疫变的丫鬟尸身,上头自然不会为难你!你可想好了!”

第7章 义庄抢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