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1章 怀疑是不是太子府故意苛待她了

  安珂回府之前没有忘记夏至淳的白毛狗,她跑到东街一问,哪里有什么刘嫂子,街坊邻居都说那一代养狗的只有一个叫王寡妇的。王寡妇无子女,丈夫死后她就以卖刺绣为生,那条白毛狗就像她的半个孩子一样一直与她为伴。

  既然如此,王寡妇必然不会轻易放狗。

  不过还是得先见见人。

  叩响王寡妇家的门,开门的是一位不到三十岁妇人打扮的女子,她的长相很是清秀,一点也没有市井寡妇的哀怨或是刻薄。

  她的眼里充满柔色,邀请安珂进门。

  自打丈夫死后,家里成天没个说话的人,难得来一个客人,还是一个清秀得像个小姑娘般的少年。看少年的模样,知书达理的不像是坏人,那肯定就是来找她分活儿的。

  安珂一只脚刚踏进门坎儿,一个通体雪白齐她腰高的庞然大物直直朝她奔了过来。

  “白毛儿!”王寡妇吓了一跳,都怪她,光顾着自己高兴,竟忘了她家白毛儿的性子。可现在栓狗绳也没套上,拦也拦不住了。

  安珂自己也吓了一跳,夏至淳跟她说的时候可没说是这么大一只啊!

  正当两人都以为安珂在劫难逃的时候,白毛儿冲到安珂面前竟然停了下来!

  而且还摇头摆尾,就像是迎接久出远归的主人一样。

  安珂试着伸手去顺它头顶上的毛,那厮居然伸着舌头哈着气乖顺地蹲下来,享受地把头贴近安珂的手。

  王寡妇舒了一口气之余,也感到吃惊。她家白毛儿对外人从没有好脾气过,即使是她的顾客上门,它远远望着也是一副虎视眈眈地模样,那还是被她训斥之后。

  “看来它很喜欢你呢。”

  安珂不好意思的傻笑起来,她都还没开口,这狗就先背叛了,弄得她反而不知道要怎么说了。

  “呃,姐姐,实不相瞒,我今儿就是为了这狗儿来的。”

  王寡妇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原来如此,白毛儿原本就是我捡来的,既然你们已经相认了,那你就带走吧。”

  她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叫人察觉的落寞。

  “不是,姐姐,其实今日这事我也是受人之托,姐姐的为难之处我能明白。”安珂从胸前摸出那枚形制独特的圆木牌塞到王寡妇手里:“你拿着这个去焕肤堂找柯秀儿,就说是柯公子叫你去的,那里有我的家人,往后我们都是你的家人!”

  王寡妇愣愣地把木排捏在手中,倒不是真听信了这小子的话,她也不一定要去那焕肤堂,仅仅是因他的言论,叫人感动。白毛儿漂亮,通晓人性,她一早就知道它不是一般的狗儿,也有不少人曾向她讨要或者出钱买它。前不久还有个贵公子想牵走它呢,被她发现了还硬说是他家的狗,现在那些有钱人简直臭不要脸,还好白毛儿奋力反抗,不然都等不来它真正的主人……

  王寡妇回屋拿拴狗绳。

  安珂蹲下来,发现自己蹲下来竟还高不过白毛儿,自信心遭受到严重打击,“白毛儿啊白毛儿,你每天都吃的啥,为啥你能长这么高呢?”

  她都吃了十几年饭了,身高竟然一米五还不到,并且保持这样的身高两年没再动过,她都要怀疑太子府是不是故意苛待她了!

第11章 怀疑是不是太子府故意苛待她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