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0章 成精的狗

  紧接着,它踱步到安珂对面,抬起一只前爪,先只是垂直放在空中,而后缩回去一点点,翻开梅花状的爪掌……

  众人惊叹:“我看到了什么?!”

  “它是在演示案件发生的过程吗?”

  “那样子好像是有人敲门,然后它打开门……”

  “天呐天呐,狗要成精了!”

  门口的众人除了面具男和离鸢,狠狠眨了眨眼睛,还觉得不敢相信,又伸手揉了揉,睁开眼……他们真的没有看错,那只狗还在演!

  它“开门”以后,裂开嘴冲安珂极其轻盈地唤了两声,表现得十分温柔,它又踱步到安珂跟前,抬起前腿往前迈,爪子还没沾地,便匆匆往门口跑去……

  一看到这个庞然大物吭哧吭哧地冲自己过来了,众人吓得直往后退。

  安珂此时终于明白它要干什么了,一狗分饰两角,也够难为它的,不禁抬眼去看一脸得意的夏至淳,都是他教的?

  夏至淳正好也看过来,看到她也在看自己,得意直接变骄傲了,眼神往白毛儿身上一瞟,好似在告诉她,能把狗儿调教成精,除了淳小爷我,还有谁有这样的本事?

  安珂不认输地瞪回去,你也就在犬族中还算有点出息!

  那反正也比你关大牢强!夏至淳翻白眼,继续看白毛儿表演。

  傅流殇此刻的表情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堂下两人荒唐至极,当他是傻子吗?可喉咙里就是发不出声音,就跟昨日在太子府一样的感觉,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又闷又难受,简直不能太邪门。

  而此刻他无暇顾及其他,只想着谁来阻止这场闹剧,他重重有赏!

  可他的副手都兴致勃勃看白毛儿表演去了,他内心的想法注定无人看到……

  白毛儿已经演完了自己冲向安珂求宠的戏,它三两步跑到夏至淳边上,用鼻子拱了拱他手上的牵引绳。

  夏至淳全力配合,赶紧把牵引绳扣在它的项圈上。

  只见它亦步亦趋地走向安珂,然后抬起双腿,将牵引绳的另一端双爪奉上。

  最后它还跑到傅流殇的案前,用爪子扒走了属于安珂的圆形木排送到安珂面前。

  一只狗撑起整部的赠犬大戏完美谢幕。

  众人一片哗然,这狗狗好神奇,好想要一条这样的狗哦~

  “傅大人,这就是我从王姐家带走白毛儿的全部经过!”安珂揉搓白毛儿胜雪的毛发以示鼓励。

  傅流殇张嘴嘤嘤呀呀也没说出什么话来,又似乎是安珂并不想让他此时开口。她继续道:“现在就由我来说说王姐被害的真相!”

  她朝门口的面具男看了一眼,后者抬脚,前面的人便自觉往侧边消,他三两步穿过了众人来到大堂。

  他的身边跟着夏至淳带来的小乞丐,手里拎小鸡般拎着个锦衣华服的青年。

  众人一眼就认出这个青年来,这不就是前不久在京城空降,喜爱调戏良家妇女的小流氓吗?

  闹得正经人家的姑娘都不敢上街了!

  众人只知道此人来历不凡,后台很硬,他整日流连风月场所,没有人知道他家住何处,姓谁名谁。

第20章 成精的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