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1章 证词

  众人:似乎有些明白了,又有些不明白。

  面具男往堂上一站,睥睨天下的王者之气侧漏,使得傅流殇都忍不住站了起来。傅流殇莫名觉得,底下的那人站着,其他人就没有坐着的道理。

  难道他是中邪了?等这桩案件结束了,他得请道士到家里做做法去。

  他走下堂。

  夏叔将手中的小子往他脚下一丢,一句话也没说,留白之处让给安珂发挥。

  “你有人证,我也有!还比你的人证看得更详细更具体些!”

  说完,看向小乞丐。

  安珂眼尖地发现小乞丐乱糟糟的头发后面其实长着一张十分秀气的脸,而且他的眼睛很纯净,一点也没有身为乞丐的乞怜,甚至还有些傲气。

  傅流殇一看到脚下的人,顿时眼睛瞪得老大,起伏的胸脯彰显着他的怒意,皱眉瞪着安珂:“你什么意思?”

  被摔在他脚下的小子不是别人,正是他从肃州寻回的庶弟,说白了也就是他家老头子在外面的私生子,傅家老头的心头肉,傅凰儿!

  “傅大人还看不出吗?你的这位好弟弟才是杀人凶手!”

  安珂此话一出,众人一阵惊呼,原来这个小流氓,竟是傅家子弟!

  傅流觞瞪着她的目光又沉了几分,安珂当做没看见,对小乞丐说道:“把你当天看到的说出来吧!”

  小乞丐点了点头,将当日的情况全盘托出。

  当日,安珂从王家离开后不久,王寡妇就拿着她送的牌子准备去焕肤堂,途中她把牌子捧在手心里凝望着,而后贴于胸心口继续前行。小乞丐住在她家所在的巷子里,还是头一次见她孤身出门,从前都有白毛儿作陪,不过看她心情很好的样子,他还是没有打扰。

  谁知他刚走到胡同口就听见王寡妇怒斥的声音,回头发现傅凰儿挡住她的去路,污言秽语,还动手动脚。王寡妇见理论不过,转身往家里跑去,傅凰儿狂妄大笑起来,提腿去追。

  小乞丐生了一颗玲珑心,他知道此人一定心怀不轨,平日里王寡妇对他还算照顾,虽然只是几顿饭的恩情,身为乞丐的他也无以为报。他快速跟了上去,赶到王寡妇家门口时,看到傅凰儿挤着门缝进去并反手关上门。

  王寡妇无疑是引狼入室,小乞丐在门口急的不得了。

  左右瞧了瞧,胡同里被王寡妇收拾的干干净净,一点能帮上忙的工具都没有,他索性去敲隔壁的门,屋里迟迟没人应。接连敲了好几家,还是没人。

  那个点,家里务工的男人还没有回家,妇人在家无事估计是约出去打马吊去了。

  等到小乞丐搬来石头,爬上王寡妇家墙头的时候,她已经被傅凰儿掐得断气了,傅凰儿慌慌张张地夺门而逃。

  王寡妇衣衫不整地躺在堂屋里毫无生气,她生前爱干净爱拾掇自己,死后一定也不愿以这副鬼样子示人。

  小乞丐帮她把衣衫整理好,取了一件她家的东西丢到隔壁院子里。

  虽说她对他有恩,但人已经死了,不足以让他再犯险得罪小人。

  他很清楚,这个刚来京城没多久便闹得满城风雨的小子来历肯定不简单,不然也不会在京城横行这么多天官府都拿他没办法。

  除非是官微言轻。

第21章 证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