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2章 留他总归是个祸患

  “我说的那个人就是他!”小乞丐指着地上的人。

  傅凰儿跳起来就想打他:“你胡说什么,我那天压根就没看到你!”

  “哦?那天?”

  原本还只是小乞丐的片面之词,傅凰儿狗急跳墙一句话反倒是证实了他的说法。

  傅凰儿见情势不对,立即矢口否认:“我没有杀人!”

  安珂却不理他,转眼看向傅流殇:“傅大人昨天逮捕我,严刑逼供不成,今日便开堂会审,一口咬定我就是真凶,这么急于断案怕是早就知道其间内幕了吧?”

  声音不大,恰好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听见。

  门口的众人瞬间感觉三观被震到,傅流殇在众人心目中的形象便是黑面执法、刚正不阿的一派,不可能干出徇私枉法,包庇罪犯还诬陷他人的事。

  可那傅凰儿越看越像凶手,排开他不堪的德行不说,人家小姑娘首先长得就不像坏人,你看那眼睛,就像一汪清澈的池水多纯净透明呀,一看就不是弯弯绕绕花花肠子的人。再看人家小姑娘,就算被人冤枉还能冷静如斯,气定神闲,这该是有多豁达的心胸才能做到如此呀,要是换做他们早就吓得跪到地上磕头喊冤了,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搭理,死的更快。

  而且刚刚那小姑娘说的,人家压根就没有承认杀过人,傅大人并没有真凭实据,仅凭一块牌子,一个妇人证明她见过死者的证词就判人家杀人罪,确实太草率,太不是他一贯的作风,除非另有内情。

  而内情就是,他的亲弟弟傅凰儿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于是人群中有人大胆喊道:“杀人偿命,严惩凶手!”

  一众人等纷纷响应:“杀人偿命,严惩凶手!”

  安珂抬眸:“傅大人,你还有什么话说?”

  “我……”前天傅凰儿突然匆匆忙忙跑回家,偷拿了三百两银子便走了。随后就有人来找他,说有人报案东街王家胡同的王寡妇死了,有人还说看到傅凰儿与那王寡妇发生过争执,牵连到傅家,地方官衙不敢接案,才转到他这儿来的。

  安家覆灭后,傅家一家独大,皇室早就对他们有所忌惮,傅家不能有把柄落到旁人手里。傅凰儿是什么德行傅家人都知道,老头子疼他似心尖儿上的宝,家里人也无可奈何,傅流殇用武力警告过他,出去作恶闹事不许搬出傅家的名头,否则就将他驱逐出户,傅凰儿也不笨,知道个中轻重,所以口风一直很紧。

  王寡妇事件若是追究起来,势必会将傅凰儿暴露出来,他一人死不足惜,傅家不能因他落人诟病。傅流殇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便是让人把目击者处理掉,怎知,竟还是漏了最重要的一个。

  “傅凰儿,你知罪吗?”

  此时此刻,他只能装做什么都不知道,否则就坐实了包庇罪犯,诬陷他人的罪名。

  “哥,我真的没有杀人!”

  傅流殇对他是严厉了点,平日里对他还算不错。傅凰儿以为只要不损害家族利益,傅流殇总归会帮他的。可他哪里知道,傅流殇作为大理司长,最烦躁地就是他在他眼皮子底下作奸犯科,留他总归是个祸患……

第22章 留他总归是个祸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