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3章 感恩糖?那是个什么糖?好吃吗?

  “傅大人,你该不会是想徇私包庇?”

  傅流殇动摇了,傅凰儿知道现在他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我要见父亲,我要跟父亲说话。”

  说着就要往公堂外面走。

  傅流觞使了个眼神,大理司卫立即上前把他押了回来。

  王寡妇一案,以收押傅凰儿,安珂无罪释放告终。

  安珂双手反剪在身后,仰头,黑珍珠般的眼睛眯起:“傅大人,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傅流觞脸色阴沉沉的,“五千两银子,稍后送到太子府!”五千两银子对于傅家来说自然不算什么,可他这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做法,也足够傅老头子对他好一顿收拾。

  安珂这才心情大好,反正那么双眼睛看着,那么多双耳朵听着,不怕他跑了。

  天气晴好,万里无云,安珂竟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之感,跟傅家的梁子算是结下了,往后的路只会更难走。

  安珂出声叫住欲回王家胡同的小乞丐:“你叫什么名字?”

  她探头,去看小乞丐的眼睛,总觉得小乞丐似乎与她记忆中的某一处重叠,却又一时想不起来。

  小乞丐摇了摇头:“我生来就是孤儿,无名无姓,你就叫我小乞吧。”

  安珂问他:“现在有一条出路给你,你若愿意,从此以后你就可以堂堂正正做人,不用再看别人脸色,你可愿意?”

  “姑娘请说,只要不是伤天害理之事,自然愿意。”

  安珂出身挡住后面一行人的视线把木牌塞到他手中,那只手白净无瑕,细腻得都跟她能一比,安珂心道,她果然没有看错,“那便好,你且先去焕肤堂,到时候我再去找你。恩,小乞的名字不能再用了,不若,就叫安如夏。”

  小乞点了点头:“好。”

  安珂没有看到小乞丐在听到安如夏这个名字的时候,脏兮兮的脸上露出会心一笑,似乎这已在他的意料之中,抬眸看着安珂的目光竟有些灼灼地。

  “喂喂喂,你跟个小乞丐说了半天,说什么呢?”湖蓝色的身影跳入她的眼帘中。

  安如夏眼疾手快地将木牌隐藏在衣袖里,朝他们拱手告退。

  安珂白了他一眼,“要你管。”

  最高台阶处,那抹红色的身影顿了下,探究的眼神从安如夏的身上移开,他快速回到安珂与夏至淳的身边。

  “安珂姑娘,说说感恩糖的事情呗。”

  感恩糖?那是个什么糖?好吃吗?

  “就是能让猪头一夜变正太的糖……”

  这么神奇,安珂斜眼睨着身边湖蓝色的身影,伸手戳了戳他香润玉温的脸肤:“我是说你今天怎么看着就这么顺眼呢,啧啧啧,真的是好透了诶,一点痕迹都看不到。”说着还顺势在他的脸颊上狠狠掐了一把。

  夏至淳把白毛儿的牵引绳塞进离鸢手里,伸手追着安珂作势要掐回来,可当安珂跑了两步就站在原地等着,扬起小脸,笑得梨涡荡漾,手指根根蜷缩回来,食指在梨涡上轻轻一点,“是你昨天给我的薄荷糖。”

  安珂恍然记起来,黑珍珠般的眸子忽闪:“哦,那是昨天住我隔壁的死囚犯,临刑前送我的。”

  妖艳的眸子眯起,是吗?

第23章 感恩糖?那是个什么糖?好吃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