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7章 还想不想要银子了?

  傅凰儿自杀而死,打死谁她都不信。

  听到这个消息她心中非常欢喜,只是不能在夏至臻面前表露出来。

  “傅家在朝堂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傅琰又很偏爱傅凰儿,傅凰儿死了,他肯定会伺机报复。”

  “他儿子自杀,那他会去掘坟鞭尸?”

  这脑回路……也是相当清奇!夏至臻只觉得眉心突突的。

  再次深吸一口气,轻轻呼出:“参与到此案的人都会被报复,你,夏至淳,还有昨天帮你的蒙面人,出堂作证的小乞丐……”这下该听懂了吧,就差握着她的肩膀大声告诉她,他已经向她伸出大腿了,赶快来抱紧吧!

  “那夏至淳岂不是很危险?”安珂捶了捶脑袋:“不对,你是怎么知道还有个蒙面人的?”

  “那么多双眼睛看着,有谁不知?”

  狐疑的大眸子盯着他,他会有这么好心来提醒她?答案是不会,否则他也不会任由她被抓走,也不会由她去牵扯出傅凰儿,她也就不会有被报复的危险!

  那他现在是怎么个意思?

  因为良心发现觉得内心有愧所以想要弥补?

  她不怕傅家有动作,就怕傅家没作为,相安无事地过着,何年何月才能抓到他的把柄?只是,她没想到会来得怎么快,也没想过把夏至淳牵连进去。

  毕竟当年事件中并没有他什么事。

  “嗯,看好你家夏至淳,那孩子傻,真要斗起来,他可能一出场就死了……”

  “以前怎么没见你关心过他?”

  “好歹他也是因为救我才会被报复!”

  “嗯,那你欠本殿一个人情,以后找你讨!”

  “那你得保证夏小淳不伤一根毫毛,否则就没人情了。”

  “本殿只保他性命,别的……你拿什么交换?”

  安珂翻了翻白眼,懒得搭理他。

  回到太子府,并没有如安珂期待的那样,没有bulingbuling闪的一箱箱小白银,根本连一颗草都没有多一根好吗?

  “夏至臻,我的银子去哪儿了?”

  看到她那小财迷的样子,夏至臻得说不上地郁闷:“被本殿吞了!”

  安珂嘴角抽了抽,阴恻恻地开口:“殿下您财大气粗,应该看不上我那点银钱吧?”

  “谁又会嫌钱多呢?”薄唇邪邪地勾起,看她对他张牙舞爪地却又不能奈他如何的样子,心情不由得大好。

  小嘴一扁,

  “不许哭!”

  吸鼻涕,

  “抽泣也不准!”

  三,二,一……

  突然蹲下一把抱着他的大腿,满脸泪渍地仰头望着他,期期艾艾道:“殿下……念我在离晖园十年如一日兢兢业业还没拿过一份利银的份上,你就把我的钱还给我吧……”

  不仅例银照常拿,偶尔还预支不少,以为他不知道?

  对了,他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你跟焕肤堂是什么关系?”

  抱着大腿的手臂一松,深深吸了鼻涕,一抹脸上的泪渍,无辜地摇了摇头:“没有关系呀。”

  “你确定?”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还想不想要银子了?”

  安珂笃定自己出府见了哪些人,做了哪些事他都知道,也就是说,他其实一直都在监视她!

  要说实话吗?

第27章 还想不想要银子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