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8章 倒是可以考虑先养肥

  “那个,我好歹也到了如花似玉的年纪,出去臭美下也不为过吧?”夏至臻太狡猾,谁知道他是不是随口诓她,事关重大,打死谁她都不能说!

  夏至臻打量的眼神在她身上停留片刻,差点忘了小姑娘终归是长大了,竟忘了她已经到了适婚年龄,不过看这身板,十足一个还未发育的小奶娃,看外形根本不会想到适婚上来。

  “怪谁呢?自己长不好,臭美也没用!”冷冷丢下一句,头也不回地走了。

  安珂意兴阑珊地回了自己的屋子,由岚早就备好了艾草,只等她回来便给她洒水沐浴。

  “由岚姐姐,我昨儿已经洗过了。”

  “那就再洗一遍,浑身臭死了你闻不到?”

  安珂这才发现自己还穿着昨日那身男装,抬手摸着袖子上的刺纹,针脚细腻,面料舒适,这平日里都不舍得置办的行头,倒是可以留着一用。

  幸好,还有夏小淳那小子送的玉佩。夏至臻个抠门精,不给她东西就算了,还倒吞她的钱,堂堂太子爷殿下私吞婢女钱财,也不怕说出去丢人!

  午饭过后,夏至淳定时定点必来太子府报到,不过这次破天荒的,他居然没有去找夏至臻,而是直奔安珂的住处,吓坏了太子府的一干人等。

  这火急火燎地,两人这次又结下了什么仇什么怨?

  安珂房门前拿碟瓜子自带小板凳。

  安珂趴在床上,听到推门声,湖蓝色的影子飘进余光里,她眼都没有抬一下:“淳小王爷,进门前要先敲门没人教过你?”

  “小安珂,说好的你以后是淳王府的人呢,怎么自己就回来了?”语气里透着不易察觉的小委屈。

  “本殿倒不知太子府的下人还有自己决定去留的自由。”

  高大的身影笼罩下来。

  安珂倒是不知今日刮的什么风,夏至臻亲临寒舍,让人好生敬畏惊恐:“没有的事,我对太子殿下的忠心,天地可鉴,日月可昭,路人皆知。”

  “可是昨天你一直嚷着不要回太子府,我说去淳王府你也没拒绝……”

  “我那是喝醉酒,一个醉鬼嘴里说出的话你也信?”安珂从床上爬起来,殷勤地邀夏至臻坐下,并帮他揉揉腿,捏捏肩,好不狗腿,只求他能良心发现,意识到未经允许拿人家东西有多不厚道!

  “大皇兄,今早父皇召我入宫,说我到了适婚年龄要替我择选王妃,还强行让我参加三日后的百花宴!那些娇柔做作的千金小姐本王一个都看不上,还不如选安小珂呢!”

  刀削的俊脸上眉峰一挑。

  安珂也被吓了一跳,去淳王府,那她离报仇就更遥远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可不可。”

  她跟夏至淳的关系可谓是一夕之间突飞猛进了,但这猛进的程度让她有点接受无能啊!

  “可是本王是因为帮你才会被父皇安了个扰乱公堂的罪,才会被他找到借口要找个淳王妃来管束本王的呀!”做人不能知恩不报!

  夏至臻冷冷开口:“她那样有当家主母的样子?”

  “那不然做妾?”怯生生问道。

  “妾你个大头鬼!”

  凉薄的声音再次传来:“倒是可以考虑先养肥。”

  “……”你当是养猪,养肥了杀?

  夏至臻你能否别说话?不会说话或者乱说话是会拉仇恨的!

  “你想嫁他?”低眸瞅着她。

  “不想!”

  那不就得了,一块透心凉的硬物砸着安珂的胸膛落到她的手中。

  夏至臻随后便揪着夏至淳的后领转身就走了。

  安珂愣神一小会儿,他特地来给她这个?手中的玉佩与夏至淳送给她的那块形制手法差不多:“呵,良心发现,用玉佩来抵被他吞掉的钱?”花钱买来的,摔了肉疼,麻溜地收好。

  这件事很快被安珂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此时她想的是另外一件,非常重要的大事!

  

第28章 倒是可以考虑先养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