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4章 总不会坐在这里秉烛夜谈

  安珂轻笑起来:“傅大人说笑了,咱们又不是第一次见面。”

  一旁,胖子逐渐恢复意识来,由他的仆人架着到安珂跟前道谢,安珂欣然受之。随即他凝眉瞪了一眼傅流殇,却终究有些后怕,不敢多留,便急急催着仆人离去。

  傅流殇始终盯着安珂,似乎对她的回答甚是不满。

  安珂装作没看见,看向楼梯口,如她所料出现了那抹黑紫色的身影,唇角微微上扬,语气淡淡道:“你不想知道是谁下的毒手吗?”

  傅流殇并不笨,可经她这么一说,他此刻不论说什么都觉得略逊一筹,心中郁闷,只好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洛琴霜用羽扇半遮着面,身姿妖娆地走来,她的身后还跟着夏至汐。

  夏至汐快步走到安珂身边,小声在她耳边感慨一句:“你真是让本王意外。”

  尔后便听见洛琴霜冷若寒霜地开口:“方才便是我出的题,所以,今日获胜者就是……”

  “慢着!”

  安珂好看的眉毛凝成一团:“输了就是输了,你一个大男人还想抵赖不成?”

  洛琴霜也是不悦地看着傅流殇,不说话,似是在等他的下文。

  傅流殇似乎想到了什么怎么,欲言又止了。

  “既然没有异议,那便请吧。”夏至汐与安珂都被请到了三楼的惜月阁。

  老鸨不愧为风月楼的一把手,很快变整顿好一切,风月楼恢复了如初的祥和热闹,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只是一个幻象。不过,老鸨却也对洛琴霜的乖张程度感到后怕,那个女人简直是疯了想出这么一个损招,看来要及早找个能后取代她的人才好!

  傅流殇不甘心的望了一眼惜月阁的位置,那个丫头名为太子府的丫环,在外却以男子的形象与闲王走的很近,身份绝对不简单。这样的状况或许对傅家有利,因此他刚刚没有拆穿,待他暗中查明真相再来收拾她!

  傅流殇转身,一瘸一拐地朝大门处走去。

  洛琴霜一甩水袖,毫不客气地率先落座,并十分豪爽地请夏至汐和安珂也坐下。

  安珂还想调侃几句:“相比风月楼其他姑娘,琴霜姑娘当真与众不同。”

  洛琴霜却冷笑不接她的话茬,直抒胸臆问道:“你是如何知道流毒的解法?”

  夏至汐也很想知道安珂会如何回答,在他看来,安珂像是一个迷,她的行为与夏至臻的作风大相径庭,他不记得夏至臻有这么一个时而脱线时而惊人的仆人。垂眸看到她腰间上的玉佩,更是不解,该挂在太子妃身上的东西怎会在她身上?

  “无论如何,小爷我今日拔得头筹,赢了姑娘你,就足够了。”

  倒不是安珂故意卖弄关子,她确实不知道是什么毒,当时就在脑海里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就要这么做,她便照着做了。

  完全凭感觉解的毒,说出去也没人信。

  “你想做什么?”

  浑身的邪恶因子又腾升起来,上下打量洛琴霜曼妙的身材,邪肆笑道:“你说呢?总不会坐在这里秉烛夜谈。”

第34章 总不会坐在这里秉烛夜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