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6章 可是我现在只缺钱

  左管家亲自执行,将安珂送到柴房,盯着安珂唉声叹气,老脸上出现了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小安珂,你好不容易混到了一等侍婢,怎么就不懂得珍惜呢?”

  “左管家,我知道错了……”夏至臻也太狠心了,不给饭吃就算了,居然还不给水喝,等到她事成那一天,一定要狠狠折磨他,再将他凌迟处死,哼!

  左管家拿出水袋,让她赶紧多喝点:“待会儿殿下回来,可就没人敢顾及你了,你以后可长点心吧,我这一把老骨头整日为你提心吊胆的。”

  咕噜咕噜几口下肚,安珂痛快地抬起水袖一抹嘴上的水渍:“知道啦,谢谢你,左管家。”

  她把干草铺平,就这样席地而眠,一宿没睡她当真有些困了,不吃饭就不吃饭,待她睡他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醒来后责罚也就过了,照样痛快吃喝。

  夏至臻,你以为这样就能难倒本小姐吗?

  左管家刚离开没一会儿,安珂就已经进入了梦乡。

  夏至臻回到府里时刚好到膳点,菜传完,他到桌边坐下,看到为他布菜的人不是昨日的小丫头而是由岚后才记起来,那丫头现在正被关柴房。

  “如何了?”

  什么如何了?左管家一脸懵。

  不耐烦地又问了一句:“那丫头如何了?”

  “回殿下,安珂在柴房安分着呢,不哭不闹,非常听话。”

  “把她带过来。”不哭不闹,非常听话?那怕是惩罚的还不够。

  左管家喜滋滋地,太子殿下还是心怀慈悲,不忍心看小安珂受苦呢,连忙派人去把安珂带过来。

  睡得正香甜呢,被人扰了清梦,浑身都是暴戾因子:“不是关柴房一天吗?干嘛这时候放我?”要是放她回去也就算了,草床自然没有她的小木床睡得舒服。她刚刚梦到夏至臻被自己虐得那叫一个惨,小肉手擒着俊美的下巴,眼看着一巴掌要招呼上去了,半道上被叫醒真的叫人好气好不痛快!

  “殿下让你去布菜。”那小厮好心提醒道。

  吃吃吃,就知道吃!安珂一路上踢着路边上的小石子,磨磨蹭蹭到了离晖园,小丫头人不大,起床气倒不小,以免她惹怒殿下自己受到波及,小厮在她进门那会儿就一溜烟跑了。

  夏至臻看到那身湖蓝色男装好看的眉头皱了皱,凉薄的声音飘来:“往后不许再穿这件衣服!”

  你管天管地还管人家穿衣放屁?

  “哦。”

  “你要什么府里都有,不许接受别人的东西!”

  安珂捕捉到重点:“是不是我要什么都有,你都可以给我?”

  夏至臻抬眸凝视着她那双精明的黑眼睛,仿佛浸着水一样波光闪闪的,俨然一副有阴谋的样子。

  淡淡问道:“你想要什么?”

  小嘴唇划开一抹孤独,小小的梨涡在双颊荡漾:“殿下能把五千两银子还我么?”

  “不能。”

  觉得拒绝的语气太生硬,又换了一个方式:“换个别的。”

  “可我现在只缺钱……”

第36章 可是我现在只缺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