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7章 岂不是要每天可着劲儿整她

  “你要钱做什么?”

  安珂小脑袋瓜快速运转,要钱做什么……

  “有个朋友,约我一块儿去百花宴,我总不能老是花别人的钱,自己身上带点总会硬气一点……”

  这感觉有点像是,小孩子向家长汇报自己情况,怕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扯各种理由又担心被拆穿的小心翼翼。

  “你在府外还有朋友?”男的还是女的?

  安珂忙不迭点头:“而且我还欠了朋友的钱……”

  “欠了多少?”

  安珂竖起食指:“一锭金!”夏至汐后面给的银票还在怀里揣着,所以没算在列。她还是很诚实的,不会多找他要一文钱。

  夏至臻深呼吸又轻轻吐出来口气,就算是有了心仪之人也不该如此倒贴,虽然太子府不缺这点钱,但给对方习惯了,往后能幸福吗?

  不过她说的对,太子府走出去的人就该硬气点:“拨她一锭金加一百两银子。”

  安珂雀跃地服了服身:“多谢殿下。”她看了眼桌上的食物,此时要是他能解除禁忌,让她吃东西的话,她就……她就对他好几天!

  眼底是冷漠和疏离,淡淡瞟了她一眼,拿起筷子,示意她赶紧布菜。

  由岚跟左管家默默地退了出去。

  没有吃早膳的安珂此时饥肠辘辘,原本睡在柴房没多大感受,此时一边闻着菜香伺候某人,一边看着某人大快朵颐的样子,不争气地吞了一下口水。

  顿时觉得夏至臻是故意整她的。

  夏至臻放下筷子,一脸嫌弃地盯着她。

  “殿下……怎……怎么了,不好吃吗?”说话都含着水汽,舌头都不利索了。

  “有人一直流口水,恶心,倒胃口,不吃了!”

  黑珍珠般的大眼睛瞪得贼亮:“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既然殿下不吃了,倒了多可惜,不如就赏给奴婢吧!”

  说完也不等座上之人反应,抓起一个大鸡腿便塞进嘴里。

  那一嘴油腻,亮嘟嘟的,尤其是那一只大鸡腿,真是大煞风景,不悦地声音飘来:“滚。”

  “得令!”安珂撕拉一口之后,又重新将鸡腿塞回嘴里,另外抱着一个盛着牛肉的餐盘,撒了欢似的赶紧遁了。

  夏至臻哭笑不得,这丫头怎么在他眼皮子底下还养成这般滑头的鬼样子,难道是因为从小太对她疏于管教了?对!一定是这样!否则怎么会才短短几天,就倒贴了一锭金出去了!

  安珂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吃完东西,又重新补了一个回笼觉,一觉无梦,而且没人打扰,醒来时已经过了酉时,晚膳又没赶到……

  夏至臻没有传召,她也懒得去离晖园呆着,干脆翘着二郎腿躺在床上晒天花板,一边考虑着要不要约夏至汐一块儿去百花宴。

  由岚推门进来,看到她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活得这般没心没肺的,也未尝不好。手中的东西拿过去搁到她的床边:“珂儿,看来殿下对你上心了呢。”

  安珂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姐姐你别吓唬我!”

  不上心时顶多对她冷淡,上心了岂不是要每天可着劲儿整她!

第37章 岂不是要每天可着劲儿整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