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2章 恶习,改不了

  “他们都是些什么人?”

  “西方有个神秘的国度谓之天佑,那个国家盛行各种奇门异术,刚刚见识的机关术不过是九牛一毛,还有许多更高深的未曾现世过。”

  安珂惊叹:“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回头找机会去结识下,说不定有朝一日还能去他们的国度游玩一番。”

  “相传天佑国国门紧闭,能出来的人大多数是被逐出国籍了,再想回去除非是国君下令,由使者带回,否则是回不去的。”

  安珂感到可惜,不过回头她倒是可以问问夏叔。

  夜幕降临,安珂才跟夏至汐挥手告别:“明日东市口,不见不散。”

  “嗯。”

  直到看到那一抹小小人影消失在太子府大门后面,他才转身离去。

  而他刚离去没多久,那个小小身影又闪身出来,朝另一个方向飞奔而去。

  经过十年光景,安府大院已是破败不堪。她望了望已经掉了漆的高墙,后退几步之后快速朝前奔去,接近墙角时,一脚蹬上墙面,飞跃而起,再一个翻身便稳稳落到墙内的地面上。

  内里已是杂草丛生,即使时隔多年,她还是难以忘却那一幕,亲人一个个在甲兵的逼迫下奋起反抗,又一个个在刀光剑影中倒下……

  安珂收拾好情绪,拿着匕首,一路坎着甚至比她人高的杂草,来到她儿时住的院子。院里有棵梧桐树,爷爷说是她出生不久,特地让人从上宁寺移栽过来的,只因当时有算命先生说,她是凤凰命格,凤以梧桐而栖,在她的住所种上梧桐,可以为她趋弊挡灾。

  她觉得并没什么卵用,否则安家又怎么遭那样一个变故!

  夏叔说她是猫,九死一生,逢凶化吉,她觉得还是夏叔的话更靠谱一点。

  安珂朝树干开丫的方向,后脚尖贴着前脚跟走了三步,蹲下,用匕首开始刨坑。约莫小半个时辰时间,她终于在错综复杂的根蔓底下挖出来一个形状怪异的小匣子,掸去泥土,用布巾包好,蹲下身仔细把坑填好后,才借着月色回了太子府。

  自然是不能走正门了,后门的小卫子是她早就收买好的。

  她敲了敲门,小卫子一看是她,有点内心惶惶的感觉:“小祖宗,从小到大,因为你我挨过干爹多少打多少骂,你怎么一点改进都没有?”

  “恶习,改不了。”安珂从怀里拿出一包牛皮纸包的东西来。

  香飘四溢,闻着都口水直流。

  “东街王婆家的烤鸡,这么晚,你从哪里弄来的?”

  “你甭管,只管用吃的封住你的嘴就行了。”

  往后要走后门的时候多的是。

  安珂美滋滋地回了自己的小院子,由岚没在,八成是顶替自己的岗去了。点了烛火,借着昏黄的光把匣子拿了出来。

  那匣子的材质很一般,但做工很精细,特别之处在于锁头,工整平齐看不出异样,却没有钥匙孔,安珂无论怎么看也看不出里面的玄机。

  爷爷曾经说过,这个匣子不能砸,否则触动里面的机关后果不堪设想,只能按部就班的开锁,十年来也未能参破一二,今日在西市上看到机关控制的变异龙,她才联想到这上面去。

第42章 恶习,改不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