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3章 你不觉得心中有所期待也很浪漫吗?

  夏至臻冷哼一声,淡淡地远离安珂,却没有再离开。

  安珂撒泼耍赖的功夫夏至淳早已见怪不怪,而且他家大皇兄很吃她这一套。傅流萤没有真正见识过夏至臻的冷冽所以不知者无畏,但夏至汐,作为他的对手不说全部,至少有八分的了解吧!他认识的夏至臻几时这么好说话的?在朝堂上,你若敢质疑他的判断,试图改变他的想法,他不怒自威的气势都能压倒你!

  而此时,他看到了什么?短短两个时辰之内,已经第二次看到夏至臻轻易为安珂改变主意了!

  这意味着什么呢?

  偏偏傅流萤毫无察觉,慢慢朝夏至臻身边挨近。

  安珂提醒她,凡事适可而止,过犹不及,尤其是对付夏至臻这种黑木头桩子,必须得一点点攻防。

  两人眼神交视了下,此时还有人陆陆续续从迷宫出来,离晚会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安珂与夏至淳凑一块儿去桥底下放花灯。安珂本来按五人份买的,一共买了六只,还有一只是留给白毛儿的,夏至汐当他们俩还是孩子,不屑与他们为伍,静静在旁边看着。

  在太子府,夏至淳与安珂可谓是相爱相杀,两人吵架最多,却总能玩到一块儿,可能是因为两人年龄相近都贪玩的缘故吧。夏至臻就像看着两个孩子玩耍的家长,只是表情不若普通家长那般宠溺,而是冷淡。

  傅流萤的目标本就只有夏至臻一人,他不下去,她自然也会在他身边作陪,只是不敢靠得太近,似是不经意的,只是刚好站在了同一个地方。

  他们同时看着桥下的两人一狗,安珂把宣纸对折裁成几个小块儿,在纸上写下想要说的话,然后折成心形放在手心吹一口气,再将心形的许愿纸放置在花灯的花蕊处,再在上面放上蜡烛。

  “你这样不就多此一举了吗?而且很容易被人看到的。”

  “你相信缘分吗?把你平日想说却不敢说的话写下来,有可能你心中希冀的那个人正好看到了呢,你不觉得心中有所期待也很浪漫吗?”

  她的声音清亮纯粹,就是往常说话的音量,旁边的人也都听到了,觉得十分有新意。

  还有人直接出去买笔墨纸砚去了。

  夏至淳冥思想了一会儿,募地惊喜抬头:“我懂了,好像有点意思哈!”笔头抵着光洁的下巴作思考状,写些什么好呢?

  “这个听起来不错的样子……”傅流萤用希冀的目光看着旁边离她几丈远的人,即使知道他不会看,但能表达出来,内心也是十分欢喜。

  她提着裙摆,步态优雅地下楼,安珂注意到她,抬头看了一眼桥上的男人。

  他此时正好也在看她,一瞬不瞬的,也不知道保持这样的姿势,这样的目光多久了。接触到她的目光时,他移开了视线,看向远方。

  安珂往旁边挪了挪给傅流萤让出一点地。

  夏至淳写完,把笔让给傅流萤。

  “写的什么?我看看。”安珂把脑袋凑过去,谁知夏至淳竟躲闪开来,把纸条侧向一边,一脸神秘的样子。

  她嗤哼着把头稍偏了一下,正好可以看到傅流萤伏在地上写大字,她用的是梅花小篆,写的是。

  彼泽之陂,有蒲与荷。有美一人,伤如之何?寤寐无为,涕泗滂沱。

第53章 你不觉得心中有所期待也很浪漫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