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1章 闲王殿下,请

  他是认真的吗?这个人越来越难以琢磨了,不是不喜欢她吗,为何还会说出让她离开夏至臻去闲王府的话来呢?

  有种被他当成了随意的女子被他轻视了的屈辱不甘。

  她傲娇地别过头去,视线顿时清明起来,后退几步拉开与他的距离:“罢了,我自己想办法。”

  抬脚准备离开,手臂突然一紧,他拽住了她。

  “你这磨人的小妖精,我帮你就是了。”

  他说她是磨人的小妖精?而且连自称都改了……

  安珂掩去眼里的惊喜,回眸望着他:“你说真的?”

  “真的。”那一瞬间,他感觉到如果刚刚就此走了,两人一块儿玩耍的快乐时光就真的要永成回忆了。他好像慢慢摸到了一点她的脑回路,这个小丫头得顺毛捋,有了这点发现,他不自觉地笑了起来,没有夹杂其他情绪的笑还是那般好看,带着自然的气息,令人心驰神往。

  他虽不再理会政事,每天不用入宫早朝,不过以他的身份和威望,要进大理司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安珂化装成他的小侍跟随他一路到达大理司门口。之前她是以犯人的身份被压制而来,未能注意到,大理司建筑庄严恢宏,两尊石雕瑞兽镇守在大门两侧,狰狞凶猛。

  他们上了第一段台阶,铁黑如金属框的大门赫然出现于眼帘,宽阔的门前空地上整齐地站了两排威严挺立的大理司卫。

  他们手扶佩刀,目不斜视,好不庄严肃穆。

  安珂跟在夏至汐身后大摇大摆地朝里走,最前的两名司卫横刀拦下,沉声喝道:“干什么的?”

  夏至汐淡淡瞥了一眼那名司卫,唇角勾起,懒懒说道:“喊你们傅大人出来一见,本王倒要问问,本王来他这儿串门子是不是也要打报告!”

  那司卫冲他抱拳,急急忙忙跑去禀报,没一会儿便见两人出来,司卫小跑回来站到自己的岗位,后面傅流殇大步流星地迎了过来,他冲夏至汐行君臣之礼,当瞥到夏至汐身后的安珂时不禁眉头皱了皱,这位长相怎的跟太子殿下身边的丫头这般相似,若非知道闲王与太子殿下不和,他当真会以为是同一个人,抿唇思量片刻,终究是没有说什么。

  朝夏至汐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听说大理司最近新关押了一个罪犯,一个新晋镖局的当家人,不知道他犯了何事被关进来?”

  傅流殇当下明白了夏至汐的来意,看来这位闲王殿下说是不理朝堂之事,与夏至臻的仇恨却是没有放下,不然为何一个未成气候的镖局当家值得他关注留意呢?

  有些话不能明说,只是点了点头,轻描淡写地交代了一句:“他乃刺杀太子的要犯,太子有令,非得他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靠近。”

  夏至汐也不与他为难:“本王也就随意问问,本来就是闲着无聊,转到了你这里,顺便参观参观这天顺国的第一刑法司手何等的公正严明,以法治人。”

  傅流殇与他的助理心照不宣地相似一笑,恭敬道:“闲王殿下,请。”

第61章 闲王殿下,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