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2章 安如夏,祝青峰?

  傅家与夏至臻貌和心不和,再加上傅凰儿之死,更让傅琰加深了对夏至臻的仇恨。傅流殇与他父亲同仇敌忾,虽为夏至臻的直系下属,却抵不过拭亲之恨,再者说了,若非夏至臻先翻脸,这些年暗箱操作,傅家处处受人制肘,否则,他哪里还用在这儿对这个王爷那个太子以礼待之,所以看太子府的人都是百看生厌,恨不得见之杀之而后快。

  其实安珂一直所不能理解的是,傅家的报复行为一直未找上门,以至于觉得夏至臻之前说的话太过危言耸听了,亦或者他们太过将傅凰儿当一回事。

  他们先意思性地带夏至汐与安珂四处转了转,后转到大牢,与看守牢狱的司卫打了招呼后,声称自己还有公务在身,不便继续作陪,吩咐众司卫:“闲王殿下四处转转,不必阻拦。”便带着助理和一众司卫急匆匆地走了。

  闲王殿下一出马,效果果然不同凡响,两人相视一笑,如过无人之境般很快就在最里面一间找到了安如夏。

  一身囚服上面血迹斑斑,鞭痕累累,安如夏蓬头垢面,脸上已不见往日的白净风光。他听到外面的动静,以为又是带他如审问的司卫,懒懒地侧身,傲慢得不着天际:“我说了无人指示,所犯之事乃我一人所为,大人日行几审,你们不累,我还累呢!”

  诚然他一直苦撑到现在都不曾透露她半个字,当下声音有些哽咽:“安如夏……”

  那人闻言一怔,几乎葱草床上惊坐起来,有些不敢置信地望着她,发现她并不是一人,身旁还有皇室中人,便敛了心神,冷漠道:“我祝青峰在京城没什么朋友,你我不过萍水相逢,难得你还来看我。”

  他拿出青峰镖局的令牌给她:“缘分至此,我也没什么可赠予你的,刚刚建起的家业,希望你能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替我好好经营下去。”

  祝青峰?在安珂的印象中,不记得安家有这号人物,难道是她猜错了?

  不过他也算为她卖了几天命,这个恩情还是要承的:“你有什么交代一并说了吧,我尽力相助。”

  祝青峰摇了摇头,突然笑了起来,笑声十分猖狂:“我无怨无悔,无牵无挂。”说完便重重跌坐到草床上,闭上眼睛,再也不愿多说一句话。

  安珂见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不再久留,她今天还要去另一个地方。

  出了大理司,心情难免有些沉重,刺杀太子,其罪当株连九族,祝青峰已经认罪,不日就放行刑,这让她不免想起十年前安家一众受刑的日子,她忙着救安秀儿,都没来得及去送他们一程,希望九泉之下的他们能够原谅她的苟且偷生吧!

  此时她的心中惶惶不安,不知道祝青峰的名号是真是假,或许他只是不想连累她跟安秀儿。如果是真的,祝青峰不是安府中人,那幸存的第四人又是谁,那个人是否知道当年安家被陷害的真相?

第62章 安如夏,祝青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