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3章 变戏法1

  “今日多谢闲王殿下了,日后殿下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定全力以赴。”她施以君子朋友之间的礼,却反而让人觉得淡漠疏离。

  “本王还是喜欢你不跟本王客气的样子,呵呵,几天不见,你变成大忙人了,左右本王闲着没事,再陪你走一程吧。”

  “不用了。”不得不说,有个能刷脸的后台,连走在路上都要硬气几分,但接下来的事包含了太多秘密,夏至汐的态度尚不明确,少一个人知道,便多一分安全。

  夏至汐也不勉强,抬了抬手,让安珂先走,目送着她往西市方向去了,好看的眉眼弯了弯,看来小丫头心中还藏了不少秘密。

  袖袋中的东西沉甸甸的,安珂每走一步都觉得心里忐忑无比,当年甲兵入府,爷爷匆忙之间将那个盒子交到她的手中,说她的生身父母的秘密都藏在这个盒子里。

  她一时不能理解,她的父母不是安家幺子幺媳并且早在她出生时就相继亡去了吗?他们能有什么秘密?直到她长到十岁,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异常,不仅个头没长,连正常发育都停止了,据宫嬷嬷所说,她的侄女在十二岁时就来了葵水,而她现在都已经十五了,还一点音信都没有,无论由岚私下里给她找了多少偏方大夫,查不出丁点缘由来,这就有点奇怪了。

  而且近两年里,她时常感到头昏脑涨,仿佛身体里面蕴藏着一股力量意欲喷涌而出。最近那股力量愈渐外显了,尤其是当她带着愤恨的眼光去看待某人的时候,那股力量直往识海里面钻,好比前些时,傅流殇诬陷她杀了人,她完全听不进他说的每一个字,脑袋里面嗡嗡作响,后脑胀痛无比,眼前也混沌起来,当时脑海中只飘过一句话:“给我闭嘴!”

  随即她的视线清明了,便看到那傅流殇真的无法开口说话了!

  这种异常太过诡秘,即使是偏爱修习异术的她,不免也觉得惶惶然。

  难道她的身世真的另有玄机?

  而后来发现,她对付傅流觞的这种力量对夏至臻却是毫无用处。

  不知不觉她已来到了之前玩变异龙的摊前,今日不见巨龙,术士也变成了三个,以花白胡子的老小子为首,还有两个长相秀气的年轻小伙儿,一个眼睑细长,眼角微挑,另一个眼睛要圆一些,他们的个头都不大,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

  今天他们玩的是变戏法,老小子面前放着一个用黑布蒙着的木笼子,那木笼子的高度只到一个成年人的膝盖处。据说人要是站在里头,就能将眼前的人传送至千里远,然后再从千里远的地方变回来。

  安珂却是不信的,那老小子不服气,一定要变一次给安珂看看。

  他让眼睛细长的小伙儿站到木笼里面去,嘴里喃喃念着咒语,下巴上的花白胡子因他嘴唇的张弛一跳一跳的。

  然后嗖的一下,他一抖手中的黑布往小伙儿身上一盖,只见那原本还能看得清楚的人的上半身形一点一点平了下去,直到木笼再次变得方方正正,木笼上面再也看不到丁点突起。

第63章 变戏法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