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紫蝶,苏索。

  她是整个术界通缉的恐怖杀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传闻中,她出现时周围会飞舞起一只紫色蝴蝶,身披紫色长衣,左眼角斜下方画有一只诡异的蝴蝶,若是谁看她一眼,她嘴角的笑会让人不寒而栗,仿佛下一秒会变成冰冷的尸体。

  两年前,曾有一次驱魔教十大长老率领十七亿教众围剿她一人,顷刻间,十几亿人变成粉末,十大长老灰飞烟灭。此后,她便成了术界最可怕的杀手。

  “苏索,你是特地来找我的吗?”红发男子望着迎面走来的人影,双颊泛起嫣红,露出小女儿似的娇羞。

  她眯起双眼,露出懒惫的笑。眼角带着淡紫,冰紫色眼眸中浮着一层玻璃般毫无温度的冰,折射出的光让人不敢对视,苍白如雪的肌肤,还有那不该存在于世的美丽容颜——并不美艳,并不风情万种,这种美是妖异邪魅的,透着一种诡异的危险,全身散发着狂野不羁、摄人心魄的气息。让人想多看一眼,又不敢靠近。

  她唇边勾起的微笑,让天地都为之变色。

  妖异到令人惧怕的美,

  这就是紫蝶苏索。

  淡紫的黑发在风中乱扬,一只手轻拨耳边的细发,声音中充满着天然的低哑邪魅:“真讨厌,哪儿都有你。”

  她的双眼徐徐转向红发男子,“翎羽。”

  被唤作“翎羽”的红发男子掩嘴笑道:“真是不老实,难道不是你故意跟着我的么?”

  苏索微敛双眸,露出微笑,十分摄人:“真啰嗦。”

  “不老实的是你吧?撒谎的小孩会吃苦头的哦,小鬼。”她微扬手指,指间泛起微弱的紫光,

  “哎?苏索你要杀掉我吗?好狠心,我可是一直在追你哎。”翎羽故意向后退了一步,面露可怜之色。

  苏索的视线越过翎羽,;;落在不远处正在打颤的一群人身上,细长的双眼含笑,被苏索这么一注视,那群人立刻瘫软下来,全部一屁股摔在地上,手忙脚乱地往后退。

  “啊,倒把他们忘了。”翎羽好像才想起来似的,转过头去,“可惜啊,看到了‘泪’,你们都必须去死呢,哎,好可怜……”说着他还一边摇头惋惜者,一边叹气,那原本哀婉的双眼变得寒冰如水,他一挥袖,只见那群人中红光一闪,便没了气息。

  苏索玩味地站在一旁,指尖绕着长发画圈,她这副神情让原本就邪肆的容颜更加魅惑。让刚回头的翎羽都不敢正视她。

  “翎羽。”苏索笑了笑,迈一步走近翎羽,低迷的声线充满魅惑气息,“‘泪’在你手里,算我还你的一个人情,知足吧小鬼,全天下都在找的东西落在你的手里,可要好好保管哦。”

  “苏索是在关心我吗?”翎羽看着主动靠近自己的人,双手顺势搂住她的腰,

  由于两人身高差不多,所以他毫不费力地向前一倾,舌尖舔在冰凉的手指上,没有碰到嘴唇,他稍稍有些不甘心。

  苏索挪开阻隔两人的手指,得逞的一笑,泛着紫影的双眼,双眸间闪动着妖异的光。毫无血色的面容上透着一股摄人的邪气。

  “妖孽!”

  突然一道光芒,混着浑厚的喊声划破天空,半空中微微扭曲了一下,显出黑压压一片人影,正中央一个拿着拐杖的老者正是口出“妖孽”的人。老者瞪着下方地面上的两人,稍稍有些诧异,他没想到苏索的身边还有一个男人,而且两人正以一个暧昧的姿势抱在一起。

  翎羽一看就是来找苏索麻烦的,伸手护在她身前,竟忘了苏索本身强出他太多这个事实。

  苏索看着立于空中的黑衣老者,轻笑了一声:“尊者,别来无恙?”她仰头望着黑衣老者,却不知为何这仰头的姿势让他莫名不安,恨不得立刻降落到地面不再炫耀自己的实力。

  他忙收敛心神,恢复镇定,喝道:“妖孽,你杀我驱魔教上下教众上亿人,这笔账老夫亲自跟你算!”

  苏索这次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了,慢悠悠地说道:“你想要杀我吗?”

  “自大狂妄!”老者冷哼一声,“传闻不过是传闻,老夫今日倒要亲自见识一下你究竟有多强!”说着,他手中的权杖往脚边一砸,一道道光芒向下扩散开去。

  这光芒中蕴含的力量让翎羽不得不展开周身灵力抵挡住,却也感到吃力,他不由地心下一惊,一下退开数米,不敢再待在离老者较近的地方。

  空中忽然零零星星散落起梦幻的光点,逐渐凝聚成一只只紫色的蝴蝶,凌空盘旋着,美丽而邪异。

  黑衣老者一惊,握着手杖的右手陡然发紧,虽然他不肯承认传闻,但也不敢大意。右手紧握手杖,杖头朝下,迅速画出一个复杂的图案,图案发出绿色的光芒,朝下方盖去。

  翎羽抬头望去,冰蓝色的左瞳中,看见这个散发着绿光的图案中泛起古怪繁琐的符号,他大吃一惊,叫道:“九冥通天阵!”

  “嘿嘿,还算有点见识,九大禁阵之一的九冥通天阵也认识,也算是你死前的最后一点荣幸。”

  老者露出阴笑,为了对付紫蝶,他一上手就拿出了底牌,若是成功,他也不用费什么功夫了。

  苏索看着迎面压下来的阵,突然笑了。

  那漫天飞舞的紫色蝴蝶忽然改变了飞行轨道,交错着向上飞去,紫色蝶翼触碰到阵的边缘,却又霎时飞离开去。

  竟在同时,那即将压下的阵竟凭空停住,而阵型的下方,飞舞着无数紫蝶,像是把它抬起一般。老者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又一次发力驱动阵型,但那绿色的阵依然停在空中,被那轻盈单薄的翅膀接住,然后,化作烟尘,消失在空中。

  静默。

  半空中的一众人,呆呆地望着阵型消失的地方,可哪里还有半点踪影。

  这是什么逆天的力量,竟如此骇人!

  所有人心中都产生了动摇,不想和这样的人交手,心底里只剩下这一个想法。

  九大禁阵之所以被封为禁阵,就是因为阵法本身力量过于强大,不仅秒杀敌人,施阵者自身也会受到巨大的反噬,实力稍弱的施阵者还可能直接丧命。

  但如此强大的禁阵竟在如此轻盈的蝴蝶翅膀下轻而易举地消失,任谁看到如此景象都不可能镇定得下来。

  传闻是真的!

  漫天飞舞的紫蝶翩然落在苏索的身边,水晶似的淡紫萦绕着她,看上去怎么都脱不了“妖孽”二字。

  苏索抬起手腕,一只紫蝶飞落在指尖,她邪邪一笑:“尊者,这漫天蝶舞美吗?”

  “可恶!”被苏索一说,老者才从震惊中醒悟过来,听见她如此轻视的话语,气得面露狰狞之色,握着权杖的手都在剧烈颤抖,他又一次将杖头朝下,全身散发出血红色的光芒。

  “一次躲过而已,别得意太早!那这个又如何?”

  老者在脚下画出一个血色阵型,溢出血红的光,触目惊心,迅速压向地面。

  翎羽又一次露出吃惊之色,八象衍形阵?!

  他一双异色瞳孔眯起。看来这个人是会禁阵的阵法师啊,看来,往后又要热闹了。他的嘴边露出一丝坏笑。

  “嘿~”苏索低低地笑了一声,冰冷的眼底终于浮起一丝饶有兴趣的光芒。

  一连施展两次阵法,还是反噬力强大的禁阵,老者的面色已变得苍白,不停地喘息着,但他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如果自己杀了术界最强的紫蝶,肯定会一举成名。杀了自己教内几亿教众不过是一个讨伐的借口,他真正想要的,是踏上最强高峰的名头。

  正沾沾自喜,一低头,却见地面上空无一人,漫天蝴蝶也消失匿迹。他心头大骇,站在高空中四下张望,却看不到那个妖异的身影。

  不可能还活着,刚才的灵力已经超过了极限,就算是天玄阶级的高手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这样想着,但他还是额头渗下冷汗,一种空气中突然压迫而来的气息正逼近他。周围的空气仍在自然的流动着,但其中却充满了无形的窒息感,让上空中的所有人僵住。

  “尊者,你想要杀我吗?”

  同样的问题又一遍响起,但老者不敢再自大的回答。他转过僵直的头部,望见站在一座高耸的大楼顶端的人影,这种突如其来的恐怖气息威压般扑来。

  气势上已经输了,更别说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

  “我败了,你杀了我吧。”老者颓然一低头,叹了口气。

  苏索在天台的边缘坐下,手肘顶在膝盖上撑住下颚,目光在老者身上一转,笑了起来:“哈哈哈哈……”

  “杀你?杀了你就不好玩了。”她舔了舔唇,“我还等着看你会禁阵的事被其他人知道后,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呢。”

  “再会吧,”她诡异一笑,“尊者大人……”说话间,她的身体逐渐散开,化作千万只紫色蝴蝶朝着四面飞散开去,又渐渐变成光点消失掉。

  顷刻间,压抑的气息也随之消散,黑衣老者松了口气,这才发现紧贴着脊背的黑袍已被汗水浸湿,不由地心里转过千万个复杂念头,紫蝶,果然如传闻中一样,不,比传闻更可怕,只有亲自交手才能体会到那种濒临死亡的恐惧感。

  她仅仅只是站在那儿,却让人感到没来由的害怕,那是一种……像是面对着最纯粹的黑暗才有的恐惧,就连对视的勇气也在一瞬间被耗尽。

  “尊者……”一个手下在沉默了好久之后才在老者身后恭敬地问道,“我们……果然不是紫蝶的对手,现在怎么办?”随着老者一齐出动的教众们都担心回去之后的事——当初是尊者自己主动要来找戏蝶算账,这下无功而返岂不是笑掉大牙。

  沉默了一阵,老者才叹了一口气:“回去吧,我自有交代。”

  还在地上的翎羽看着这一切,眼中闪过一道狡黠的光,若是禁阵还存在于世,不知还会引来什么风波,有趣有趣。

  他眼角瞥向后侧方的一条巷子,无声的一勾唇。他身形一闪,留下一道红光,人已不见。

  不远处的小巷口处,一双眼睛看着已经恢复平静的街道,慢慢地退开。

第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