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相识(上)

  认识一个人,是一种缘分。一开始,我并不觉得认识林频频有多重要。我记不起我们第一次相见时的情景,她说她和王丽华几位女生在桂花树下看我的时候,我一定没有看见她们。一位对你生命来说很重要的人,我跟她的第一次相见应该也是很重要,可是,无论我怎样绞尽脑汁、努力回想,脑子里还是空空如也。我想,应该是那一次的相见极其平常,平常到不值得的一提,不是所有的初次见面都是充满戏剧性的。这样想时,我便释然了。

  六年级,我和王丽华、林频频都进入重点班三班。按照当时的政策,小升初,可以报考县重点初中。为此,中心小学专门设置了一个重点班,几乎汇集当时东星学区20多所小学的精英。原来考试,老师提的是全班的及格率,到了六年级三班,老师提的只有一个数据——优秀率,总分100分,数学考100分算优秀,语文考90分以上算优秀,每次考试优秀率均在50%以上,真是人才济济。在这些同学中,取得好成绩,有一部分靠勤学苦练,代表人物林频频;有一部分靠天资聪慧,代表人物甄予怀;有一部分既天资聪慧又勤学苦练,代表人物王丽华。

  为了考上县里重点初中,大家总体很努力。闻鸡起舞、凿壁借光、头悬梁锥刺股,这些典故说的是一两个人努力的样子,当一群人闻鸡起舞、凿壁借光、头悬梁锥刺股的时候,那个场面蔚为壮观。突然,有一天,不知从哪里传来一个消息,当年取消报考县重点初中的政策了。我的心理咯噔一下,顿时打破了五味瓶子。一方面为学业的负担一下子卸了下去而欣喜,一方面为过去的竹篮打水一场空而懊恼。那天中午,全班的男生跑到操场上踢足球,个个像笼子里逃出来的小白鼠,疯玩到上课铃响了都不管,许多年过去了,当我回想起来那个下午,我的心情其实更多的是失落和无奈,小白鼠从一个小笼子钻进了另一个小笼子而已。

  失去了目标,生活学习且顾眼前。我对题海战术向来嗤之以鼻,现在连分数都不重要了,更不愿意去埋头做没完没了的作业。老师却没有因为政策的改变而改变过去的教学方式,他们一下子也是无法刹车的,总要随着惯性再滑行一会。这时候,我和林频频走得越来越近,我要每天拜托她帮我抄写作业。那时候条件不好,作业题目没有统一印刷,更不用说去书店购买,而是由老师指定某位同学抄写在黑板上,全班同学再抄到本子上,再进行作答。我提供几张复写纸,抄写的工作,交给了林频频,有时候甚至连答案都让她写好。她会告诫我抄写答案不好,但是我再次要求,她就言听计从了。

  有一天,我读《红楼梦》,读到林黛玉进贾府,就跑去找林频频,她在学校的白玉兰花下读书。

  “频频!你在这里啊!”

  “慌里慌张的,你有什么事情?”

  “你看过《红楼梦》吗?”

  “看过了,怎么了?”

  “你记得林黛玉初次见到贾宝玉的情景吗?”

  “记得,你说哪个细节?”

  “宝玉给黛玉取个别名‘颦颦’,我觉得颦颦也可以用在你身上,频频跟颦颦的气质很接近。”

  “我什么气质啊?”

  “多愁善感!”

  “你又不是宝哥哥,给我取什么名字?”

  “虽然我不叫宝玉,但是我母亲名叫宝玉,我是宝玉的儿子。”

  “真的假的,不要撒谎不脸红的。”

  “骗你我帮你抄作业。”

  “好吧,你这么懒的人都要抄作业了,那就是真的了。”

  “那我以后就叫你颦颦吧。”

  “颦颦和频频读起来有什么区别?”

  “区别是颦颦是我取的,频频是你父母取的,算是我们之间的一个小秘密吧。”

  “随便你。”

  那天她笑得很灿烂,白玉兰花瓣落在她手中的《瓦尔登湖》上,似乎荡起了她心中的涟漪。

  日子,如风一样。一天早晨,我在上第一节课。一位老妇人在走廊上问路过的李老师,她孙子甄予怀在哪个班级?李老师向我这边指了指。我定睛一看,那老妇人可不是我奶奶吗?自从弟弟发生事故之后,我就被寄送到外婆家里。据说,我爷爷奶奶偏心三叔,我和弟弟小的时候他们都不愿照顾,天天捧着三叔家的堂哥堂弟当宝贝。奶奶,我是不熟悉的。懂事以来,除了每年过年的时候碰上一面,没有其它的印象。

  那天,那位我称为奶奶的老妇人把我叫到操场上,交给我一杯的卤鸡爪和一袋的熟鸡蛋。她说,周末是我的生日,我爷爷养的鸭子肥了,要杀鸭煮芋头面给我吃。

  周五放学,我跟白云村的同学交代一下,跟随西头村的同学回家了。在外婆家5年多,我还是第一次放学回真正意义上的自己家。几年的时间,南山大部分人都搬到西头村,南山的4幢房子只剩下了1幢。在那幢我出生那年新建的房子里,我弟弟在这里发生事故的房子里,我的爷爷、奶奶从另一幢百年老房子里搬到这里住。

4.相识(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