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5.叛逆(下)

  《中学生行为准则》里千条万条,我最不喜欢一条:“男生不准留长发”。当老师手持剪刀在班上的时候,全班男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去理发店剪去长发。长发随风飘扬,我们都变成拔了毛的公鸡。“四大天王”陨落之后,学校风气一变,而群龙无首之后,进入了大乱战时期。我们哥们几个人高马大、团结一致,经历几场小打斗,渐渐在学校众多的小团体中立足了脚跟。

  初一期末考,我们班英语及格率0%。我的英语才考33分,其他科目底子较好还算优秀。新学年,分班,原来6个班整合成4个班。少了的2个班的同学,辍学了。在农村,那个年代辍学司空见惯,原因很多,有自己学习不好的、有家境贫寒的、有怕挨打恐吓的等等。原本以为,我们班要拆分,谁知道还有更烂的班级,结果我们保留了下来,其他班的同学填充进来。在这些新同学当中,来了一个老同学,她就是林频频。

  林频频坐在我的下一桌,我们和好如初。隔着一面墙的时候,我们形同陌路。现在想起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在当时竟然感觉稀松平常。初一三班变成了初二二班,班主任也更换了。新的班主任池老师,教授语文。

  2001年,我们过完“教师节”的第二天,“9.11”事件暴发,大家下课冲到学校礼堂看电视转播,美国双子星大厦倒下的画面惊恐、更奇异,面对大洋彼岸的灾难,我们做了隔岸观火的观众。

  池老师的课,打破时空的界限,他喜欢讲“9.11”这样的耸动视听的话题。他能根据课文的内容,借题发挥,宕开一笔,讲到气功、历史、科技等等。让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关于计算机的畅想,他说未来每人都有一台掌上电脑,可以控制一切,网上办公和购物非常方便,一个人在家中就可以工作和生活。我们听得津津有味,私底下却对他所说的不屑一顾。要知道,那时候,乡下连手机都没有,大家还用传呼机,上了电脑课,不过练习打字做表格,拨号上网贼贵。虽然大家不相信他的“痴人说梦”,但是他的“梦话”还是很有吸引力,平常调皮捣蛋、一见课文就哈欠连天的同学也喜欢上他的课。英语老师换成一个新来的女教师,面容姣好、身材高挑,说起英语来十分好听。一切看上去,逐渐变得美好。

  在渐入佳境的时候,遇到了波澜,在我的青春年少的岁月里,最大的一场群架打响了。事情的缘由是有一天下午课前,我们班的男生齐排排的靠着三楼班级的走廊栏杆上看着操场上人来人往,一位初一的漂亮女生从远处走来,不知谁提议,我们一起向她喊:“美女,你好!”我们纷纷赞同,齐声连喊了几声:“美女,你好!”那位女生白了我们一眼,走进了一楼的班级。我们笑得龇牙咧嘴。这时,那女孩的一个同班男同学出头,冲我们叫骂,我们人多势众,七嘴八舌地把他骂个狗血淋头,上课铃响了才作罢。

  那天晚上,晚自习后,各班级的同学排成长队,从新教学楼顺着柏油马路回山下的宿舍。半道上,我们遇见了几十个社会混混。只听见一句:“就是他们!”那群混混把手电朝我们脸上射来,我的眼前一亮,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了,但我听得出那个叫喊的就是白天冲我们嚷嚷的学弟。强光过后,一阵手脚纷至沓来,我本能的躲开强光,不想小腹已经中了一脚。在弯下腰的时候,我看见了那个学弟。

  话说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以我多年打架的经验,我直接冲上去抓住那个挑事的学弟一顿暴打,我的哥们也相当默契,围着一圈保护我的身后。终究因为对方人手太多,大家身上挨了不少拳脚,我看那学弟被我们打得差不多,一声呐喊,我们夺路而走。那群混混在身后追赶,跑到教学楼门口他们方才止住脚步。

  学校接到我们的报告后,十分重视,校长和班主任马上报警,派出所民警带着我们在东星乡街上走了一圈,抓到了那个学弟和几个小混混,然后领着我们去派出所做笔录。那是我第一次去派出所,民警穿着威严的制服,手持电棍,那学弟和小混混被手铐铐着,蹲在角落。

  做完笔录回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凌晨1点了。我在门口见到了林频频,她眼里分明噙着泪水。她说:“予怀,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啊?”

  我说:“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

  她说:“你以后不要跟他们学坏了,还是好好读书吧。”

  我看着她流泪的脸,点了点头,说:“好的,我答应你!”

  那次群架打完之后,我直到现在也没有再打过架了,我是信守诺言的人。我看过“四大天王”和那些混混平日里怎样天不怕地不怕,“四大天王”在全校师生大会上泪流满面,混混在派出所瑟瑟发抖,威风都只是一时半会,比狠斗勇如何能够长久?我算是想通了。

5.叛逆(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