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1.班长(上)

  姚行社,是高一二班的班长。新的班级选择新的班长,大家相互不熟悉,往往那些毛遂自荐的就顺理成章地成为班长。在我和姚行社、李成杰、吴家双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我们关系亲密,建立起大圈子中的小圈子,而在这个小圈子之中姚行社跟我又是最亲密的。关于班长,我能想到的还有王丽华,她到哪里都是班长。她在一中,给我写过一封信,大意是回到过去,我们继续做好朋友。我断然拒绝了,说,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后来我跟姚行社分道扬镳,再次证明了我跟班长这个岗位的人实在玩不到一块。

  开始,一切都很美好的样子。我们四个几乎天天形影不离,除了李成杰练琴、吴家双写生、姚行社跑步、我读书的时候。因为我们离家比较远,周末一般在学校,所以经常组织活动,我们哥们几个活动总会带上余蘅芜。

  长屿县新修了清江大桥,我们从同学那里借来了5部单车,在一个秋天的清晨出发了。单车出了清沙镇,在国道飞驰。在清沙前往长屿国道上,右边是奔流不息的清江,左边是送往迎来的铁道,间隔着的是橄榄树、荔枝树、龙眼树、芭蕉树和一蓬蓬高高的竹子。秋天的天,很高很高,微风拂面,从领口、袖口、裤管伸进去,轻抚着身上每一寸肌肤。李成杰的单车后架上绑着一台小型三用机,播放着周杰伦的新专集《叶惠美》,歌曲《晴天》《东风破》《以父之名》《她的睫毛》《三年二班》……之后几年周杰伦每年发新专辑,2004年《七里香》,2005年《十一月的萧邦》,2006年《依然范特西》,高中三年,周杰伦火得一塌糊涂。李成杰、姚行社、余蘅芜三人是杰迷。我呢,喜欢音乐,自然喜欢周杰伦那种独树一帜的音乐。吴家双,他只喜欢画画。

  长屿县城第一座大桥,横跨清江,全长2.37公里。我们在江中心的桥面上靠着栏杆,看着采砂船、渔船、客船在江面游弋,一只鹰在天空盘旋……大桥一头是县城,另一头是连接另一条国道,余蘅芜、吴家双的家乡在那国道边,以后回家方便了许多。在桥上,余蘅芜吟诵了卞之琳的《断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我问她,楼在哪里?那时清江两岸并无高楼。她说诗句表达心境而已,管它是有是无。我说,你装饰了谁的梦?她羞红脸,笑着说,她怎么知道,难道是李成杰?吴家双?姚行社?反正不会是你甄予怀。

  去桥上那次,我们顺道去县城的街道去逛了逛。我们一起喝珍珠奶茶,那时候觉得珍珠奶茶很好喝,随着年龄的增长,已经接受不了那种味道了。我们还各自买了衣服,我的那件白色长袖T恤,才穿了两次,挂在宿舍门前晾晒的时候被人偷走了,可见那件衣服很好看。我的那次去县城看桥,唯一的纪念品也丢失了。

  从桥上回来不久的一个周末,姚行社提议我们去照相,不是去照相馆里照相,而是去照相馆买柯达胶卷,买两套胶卷,免费赠送使用照相机两天。我们在校园里拍了一些,姚行社要带我们去风景更好的地方。我们四中分高中部和初中部,姚行社初中就在四中,他对清沙镇四处比较熟悉。

  泰山庙,位于清沙镇东山的山顶,我们在依山而建的房屋间穿行,上坡的石板路蜿蜒曲折,连接着各处的犄角旮旯。到了山顶,豁然开朗,泰山庙由几座似庙似殿的建筑组成,供奉着佛和仙,让人不知道进了如来的门还是老君的门。建筑的四周是开阔的空地,种了几棵古榕树,榕树须发浓密,一股仙风道骨、佛光普照之气,榕树下,铺着规整的青石板,被香客游人的脚板磨得光滑如玉。

  凭栏俯瞰,清沙镇尽收眼底,清江冲刷出来的峡谷平原,左岸一马平川,右岸山峦局促,地理老师说北半球的河道如清江,左岸为堆积岸、右岸为冲刷岸,果不其然。我们在泰山庙四处取景拍照,我沉浸在那种把整个镇尽收眼底的满足中,那边是工业区、那边商业区、那边是住宅区、那边是公园、那边是码头、那边是镇政府……到一个地方,我总想在全局上有所了解,再从细节去把握、品味。包括念书,新的课本到手,我总要花上一两周时间,把目录熟记,把各章节从头到尾浏览一遍。

11.班长(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