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4.高考(上)

  高三,父母给我增加了每个月的生活费。那时候,父亲在东星乡做伐木工,母亲跟随三表姐在长屿县城的一家工艺品厂做包装工。母亲的收入比之前增加了不少,她的状态也好了。某个周末,她带我到旗州市有名的古街去玩,除了吃了许多种小吃,还给我买了一身衣服鞋子,花了近千元,相当于她大半月的收入。在整个成长过程中,那是母亲仅有的一次带我上城。回到学校,我的那身装扮吸引了同学们的目光。带绒的米黄色便西、白色长袖T恤、军绿色工装裤、棕色休闲皮鞋。

  当一个人拥有99%的满足感时,感到的是欠缺;当一个人拥有101%的满足感时,感到的是充盈。生活费在预算外增加100多元,生活的满足感陡然增加了几倍。在学校十几年间,终于可以终日饱腹。早餐,肉包两个、牛奶一盒、粉干一碗、油条一根。午餐,干饭两碗、几菜几汤。晚餐,干饭两碗、几菜几汤。夜宵,或拌面、扁肉、卤鸡腿,或粉干、水饺、油饼、茶叶蛋。课间,如果肚子饿了的话还可以去食堂吃点心。很多人说,80后吃得饱、穿得暖,远离饥寒交迫的时代。对于乡下的寄宿生来说,学校的条件之差让人不堪回首,那年头,乡下人家里是有吃不完米、菜、杂粮,偶尔还有鸡鸭鱼肉改善伙食,但是,每家每户都缺少现金,因此给在外寄宿的孩子不多的钱。

  生活宽裕了一点,这是整个社会的变化。当时,身边的同学,每月的生活费普遍有所提高。有钱的,开始组织生日宴请了。邀请一桌、两桌好友,在学校门口的小餐馆炒上十盘八盘小菜,喝上五箱七箱啤酒,好不热闹。我在外公外婆家的时候,年长的表哥表姐当时在家办生日宴请,舅舅舅娘杀鸡宰鸭,准备丰盛的菜肴,我感觉表哥表姐面子十足。那时候,我满心羡慕,奈何寄住在外公外婆家里,我知道我不能提那些无理的要求。等到高中,我吃饱可以,但是还没有余钱去操办那么大规模的活动,我知道我父母赚钱不容易,他们赚的是血汗钱。

  高三,我不再长高,身体发育成熟,身高停留在177厘米,高中三年只长了2厘米。从孩子到成人,身体的变化异常明显,初中时身高猛长十几公分、喉结凸起、第一次梦遗,高中,力量增强、胡子变粗。我想,如果初中生长发育时期营养充足的话,也许我会比现在长得更高。身高,是吸引异性的重要指标,不到170厘米的同学为身高问题而苦恼,我庆幸自己的基因不错。

  冬去春来,校园百花盛开、草木葳蕤。看到一树一树的桃花,我写起了诗歌。第一首歪诗《爱情树》:

  我的爱情是一棵三月的桃树

  立在有雨的朝暮

  布谷鸟每一声轻啼

  你都绽放一朵美丽

  我是怎样的兴奋与踟蹰

  爱如叶穂悄悄呈露

  却为何

  为何你要飘向那寒泥草路

  我的爱情是一棵三月的桃树

  守着葬花的坟墓

  林频频给我寄来了信件,鼓励我努力学习,积极迎接即将到来的高考。时间,可以痊愈了伤疤,也可以腐败了面包。我对林频频的感情是爱是恨,分不清。尚未开始的恋爱,连失恋都谈不上。那样的年纪,也许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吧。像白玉兰花一样芳香的忧伤,经常的不由分说的萦绕在心头。不久,我又写了一篇《月光酒》:

  我要用商时的陶罐

  灌满今夜的月光

  再裹上厚厚的唐时锦缎

  然后藏于红土地下

  我丢失的恋人啊

  等到千年以后

  我会与你共饮一杯

  酿造了一千年的月光酒

  我想把这两首诗寄给林频频,思来想去,最终没有寄去。当这两首诗歌写出来之后,我对文字产生了更深的感情,我觉得,自己可以写一些东西。在一次语文考试中,我将两首诗歌写在了作文里。“思人怨妇”老师和“大条”老师经过讨论,给我打了60分。听同学说,老师讨论我的诗歌写得不错,因为文不对题,所以给个及格。我对语文成绩向来不甚重视,因为,只要我愿意,我一定可以考出好成绩。一个人,总要熟练掌握至少一项表达的工具,在音乐的道路堵住之后,我转向了文字,文字表达只须一张纸一把笔,表达的成本低廉。

14.高考(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