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8.北上(上)

  半年的实习时间,我更换了3家店铺。第一家,在中山街,店长是一个涂脂抹粉的黑脸男孩。他对我们储备干部的到来充满敌意,以为我们是他的竞争对手,有意的保留他所知道的一切门店管理知识。我在导购的过程中,积极与其他导购员沟通,了解产品、服务、仓库、收银、销售系统等方面情况。我知道在中山街那里不是久留之地,向公司提出申请,调到安淡县的一家旗舰店去实习。

  新店长是一个信奉基督教的女孩林春华,她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心地善良,乐于助人。她高中毕业,因为家庭原因未能继续上学,早早的出来赚钱贴补家用。她几乎将其所知全部传授给我,并向公司积极报告我的工作成绩。在安淡县3个月后,公司指派我到洛江区负责新开一家公司直营的折扣店。临走的时候,林春华送我一本《圣经》,虽然我不是基督徒,但是凡是名著我都是喜欢的。

  在洛江区,我在区域经理的指导下,完成了门店的选址、房屋的租赁、装修、进货、陈列、人员招聘等一系列准备工作,然后顺利开业。新店的开张,让我找到了工作的自信。那是我走出校门的第一份工作,我想把它干好。

  在实习的时候,我在准备毕业后另一条出路。某天,我接到母亲的电话,说西头村的邻居阿晃叔在省直部门上班,他们单位搞大学生志愿者项目,我可以报名参加。所谓大学生志愿者,就是到乡镇去提供“三支一扶”,支农、支教、支医、帮扶困难地区。之所有选择这条路,只是因为我年青,希望尝试不同的工作,给自己的人生积累不一样的经历。

  大学生志愿者的工资由那家省直单位直接发放,每月1200元,除此之外,2年服务期满,还能享受报考公务员专门岗位或加分或用人单位直接招聘为事业编制的优惠政策。记得高中的时候,语文老师说我口才出众,以后仕途平坦。我当时十分反感,当场生气地反驳,口才出众跟仕途平坦有半毛钱关系吗?那时候,我对当官的印象就是社会蛀虫。我所受过的教育,语文课本和新闻媒体等已经把当官的形象抹得黑黑的了。

  经过一系列的报名、填表、考核、体检等程序,我被录用了。邻居家的介绍人阿晃叔给我两个选择,一个是离家近的旗州的一个乡镇,一个是离家远的明州的一个乡镇。相比之下,明州的桃源乡景色优美,所在的泰安县四处是丹霞地貌,属于旅游县城。我几乎不假思索,选择了明州泰安县桃源乡。我去支农,在桃源乡政府上班,具体工作到那边、由乡里安排。

  实习期间,我去蘅芜的学校5次,我请她的朋友们吃饭,在学校附近的菜馆,认识了她的大学朋友。她的朋友问我实习去哪里工作?蘅芜抢着说了做销售,显然她不希望我说具体的情况。一名普通大专生,一名鞋服企业的储备干部,并没有什么可夸道的。学校的饭局总是嘻嘻哈哈,大家放得开。蘅芜也去惠州找过我3次,我们交流着近期的变化,更多的是她听我说工作上的事。

  不曾想,几次见面,我在食宿游玩上花去了一些钱,造成了一次小小的经济危机,我向林凯、郑荣借钱才度过难关。很多人说,大学谈恋爱需要资本,这是很现实的问题,好在我已经参加实习了,之前还兼职,有一定自我“造血”功能。如果毫无收入,靠父母的一点伙食费,去谈恋爱,难免手头紧。当然,大多数女生不会太势利,即便如此,喝奶茶的钱男生终究是要有的。

  我给蘅芜买了一条银项链,在“石头记”买的,花了300多元钱,那时候的300多元也算不小的一笔支出。蘅芜收到礼物的时候,在清源山上,那时夕阳西下,她依偎在我的肩头。不久后,她说那条银项链是假的,因为项链表面的镀银剥落,里面的金属全部氧化变黑。第一次送给蘅芜的礼物,竟然是这样的结果。这件事情给我留下了很深的阴影,让我产生了礼物选择恐惧症。那时候,没有去找商家理论,但我的内心已经烙下了对“石头记”的愤恨。

  恋爱的时候,哪怕我和蘅芜,都算独立性很强的人,也喜欢天天泡在一起。可惜,我们两地相隔,每一次见面,还要安排车程、住宿、时间等。恋爱升起的那一团火,让离多见少的我们饱受煎熬。于是,每一次的见面,都要无比珍惜地去接吻、拥抱……春宵一刻值千金,那一年的春天,我们甜腻腻的在一起。我说要去明州的时候,她说挺好的,工作的事情应该由我自己做主。我们那时候太高估了爱情的力量而低估了异地恋的破坏力。

18.北上(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