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5.稳定(上)

  第三次参加公务员考试,我考到了旗州市青萍县蓝田镇党政办工作。离开基金会,领导们既祝贺我,也挽留我,我自己也觉得相当的可惜,毕竟在省级基金会工作,平台更大、见识更广,可以帮助别人。我更舍不得的是我的烧烤摊,这个给我带来财源滚滚的地方。终究,我还是选择去当一名公务员。在隐秘的内心深处,我希望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像卡夫卡一样,表面生活波澜不惊,其实可以利用相对较多的自由时间去写作,去创造自己的梦想国度。

  考上公务员,耸动了西头村里人的视听。父母、亲朋好友都无比高兴,特别是我的外公,笑得合不拢嘴。那年,外公逝世了,在他有生之年看到他的外孙吃上皇粮,他很欣慰。公务员,对我来说,只是一份普通的工作,但是,对于老一辈来说,却意味着家族荣耀。能让外公、父母他们欣慰,我感到幸福。

  兜兜转转一圈,重新回到乡镇机关工作,这里的气象已经不同。随着十八大的召开,尤其是中央八项规定的出台,机关的风气为之一变,领导干部私底下的贪污腐败不知道有没有停止,但是面上的吃吃喝喝的问题基本被遏制了。作为党政办的一员,应酬的减少就是工作量的减少,而且不喝酒比之喝酒也大有利于身体健康,自然欣然接受。

  蓝田镇机关人员缺编严重,工作量大。在我到党政办工作的时候,原党政办负责人考上了副科,单位就安排我接任他的职位。我天天忙得晕头转向,开会、协调、写材料、后勤保障、项目管理等等。机关总是有的干部在干、有的干部在看、有的干部在捣蛋,我自己选择了干,再苦再累也怪不了别人。

  只是,我的工作从未得到领导的肯定,服务了两任领导,第一任书记在我到任不到几个月就调走了;镇长主持工作,那镇长要把账外资金放在我私人账户上帮忙管理,我没有答应,于是就不在是他的人了。

  第二任书记空降下来,对我不熟悉,等到熟悉的时候,他因为2016年“7.9”特大洪灾救灾不力被处理了;镇长由原镇人大主席提拔,她当人大主席的时候就对我颇有微词,主要是我因工作忙没有及时处理她交代的工作她怀恨在心,她当了蓝田镇第一个女镇长,也当了蓝田镇最短命的镇长,不到3个月。

  后来,我得到了“7.9”灾后重建临危受命的张副县长的赏识,他在救灾任务完成后,提议我去县机关单位上班,我自己放弃了。我有些厌倦体制内的环境,我怀疑自己是否适合这里,只能边走边看,一路走来又有多少事情是按照计划发生的呢?

  2013年,初中同学十年聚会,林频频、李晓萍、周晴雨都来了。林频频,在一家省级报社当记者,入职几年,已经写出了许多有影响力的报道,她和原来的男朋友分手了。李晓萍自己创业,办了一家中小学课外辅导培训中心,已经开上了奔驰。周晴雨结婚了,夫家家庭富裕,她相夫教子,生活也很滋润。其他的同学有好有坏,其中,竟然有1位同学因病离世了。班主任池老师继续他的教书育人的工作,神采一点不输当年。

  2015年,我和蘅芜在长屿县城买了房子,我们结婚了。回头一看,我们的爱情长跑已经6年。两个人在一起,除了相爱,还要一些运气。对于这个结局,我和蘅芜是幸运的。在结婚典礼上,我给蘅芜发自肺腑地说了一段话:

  那时少年

  在高中校园

  我们讨论杰伦和三毛

  也讨论辩证法和方程式

  梦里花落知多少

  高考之后

  各奔前程

  在东海之滨

  在刺桐之城

  原来你也在这里

  他乡遇了故知

  我们续了前缘

  在陌生的城市

  见证了我们相爱的过程

  几番波折

  几番悲喜

  好在一路走来

  有风有雨更有晴空万里

  今天你成为我的妻子

  我成为你的丈夫

  如果你问我此刻最想说什么

  我说让我们相爱到老

  我和林频频是青梅竹马,我和余蘅芜是患难与共,我和王枕霞是生死之交,最终,我和余蘅芜结婚了。不久,林频频和王枕霞也成立了自己的家庭,我和她俩不再见面,连微信联络都很少,以至于或许终将成为陌生人。

25.稳定(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