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5.稳定(下)

  2016年,我们有了女儿小米。在小米出生几天后,蓝田镇暴发了“7.9”特大洪灾,我赶回去救灾。蓝田的救灾工作比起桃源乡的要复杂许多。首先人员死亡达到60人,受灾面积10多平方公里,且位于镇区人员密集区;其次,镇村干部内部不团结,组织调动能力不强;第三,当地的老百姓不配合,自私自利。蓝田的救灾工作受到各方的质疑,镇党政主要领导被问责、降职。桃源、蓝田,6年间,我经历了两场水灾,我和水灾有一种扯不清的关系。

  我在蓝田,第一年非常漫长,那是为了适应新环境造成心理时间的延长。此后,时间飞快,除了2016年“7.9”洪灾救灾和灾后重建那半年比较缓慢。转眼之间,我在蓝田工作了5年,5年间,我成长了,经历了。不知什么时候,我已到而立之年,人到三十,如果还说自己处于青春少年,那是不合适的了。三十岁,背负着社会责任和家庭责任,我慢慢习惯了自己的角色定位,当一名小公务员,做好本职工作,当一名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照顾好自己的家庭。偶尔,老夫聊发少年狂,不过是青春的一个回响。

  女儿小米每天都在变化,从她的身上,我看到了我自己的成长,从呱呱落地,到第一次微笑、第一次喝奶、第一次翻身、第一次讲话、第一站立、第一次长牙、第一次走路、第一次使用筷子、第一次像风一样奔跑……未来,我将继续陪伴她成长。

  回顾过去,像我这样一个平凡的人,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功业、没有什么经天纬地的才能,我的青春就像一颗槟榔,不嚼、无味,嚼了、缠绵。也许,除了我自己和那些关心我的亲朋好友之外,再无他人会回忆起我的青春。就算想起,也不过零零碎碎,全无本来面貌。然而,谁的青春不是这样呢?如飞鸟划过天空,如春花开在枝头,转眼之间,了无痕迹。

  现在的状态,我写的一篇散文《我的三十而立》,可以作为总结——

  时间太紧,杂务缠身。从青春少年到三十而立,只在瞬间。娶妻生子、买房买车,而立之标配;几多挣扎、几多欢喜,一一去实现。

  清晨,照见镜中发福的身材,不忘提醒自己,今天该锻炼了。跑步、登山、打篮球、骑单车……让汗水浸透衣裳,让清风飞扬长发。每日的提醒,终究只是提醒,偶尔蹦一蹦、跳一跳,沦为一种自我安慰,身体的弧线越来越圆了。

  随着身体圆了,性格也圆了。不再愤世嫉俗,无心打打杀杀。理想主义关进铁笼子里,完美主义抛到九霄云外。曾经以为的真善美与假恶丑的界限变得模糊,相信存在的都是有理由的。

  世事洞明易,人情练达难。亲戚不见我孝,朋友不见我义,领导不见我忠,群众不见我仁。待人以诚、不免于直,知我者谓我坦荡,不知我者谓我无礼。懂得面壁思过,无法痛改前非。

  一切习惯既已养成,往往习惯于习惯。积累的些许经验和知识,有利于前进,也阻碍发展。于是乎,更加奋力学习,汲取古今中外名人、能人的智慧,修身、齐家,在平凡的生活中追求不平凡。

  叔孙豹曰:“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苏东坡云:“古今成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对照目标,遥不可及;反观才志,才小而志弱。无力把握方向,却不愿随波逐流;时有出世之念,却不舍花花世界。

  三十而立,在笃定与彷徨之间。因为笃定,所以站在脚下的土地;因为彷徨,所以仰望头上的星空。

25.稳定(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