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娘?

  “呃,头好痛。”墨染睁开双眼,刚动了一下脑袋,就又疼又晕的,好不舒服。

  听见动静,房间里正在倒药的两人忙奔到床前,蹲在墨染床边。

  “少爷,你醒了?”墨染寻声看去,这人是谁?怎么叫自己少爷,视线有些模糊,墨染摇摇脑袋,眨眨眼,重新看去,这人,自己确定,真不认识。

  “你……”还没说完,年纪较大的那人激动的站起来。

  “少爷,我马上去找夫人,夫人听见您醒了,定会特别高兴的。”说完急匆匆的走了,留下那个年轻的小姑娘。

  见张妈走了,小翠有些局促,磕磕盼盼的说“少,少爷,我去给您端药。”说完便离开床边,跑到一边的桌子上倒腾。

  墨染这才有机会看看四周,木头做的床,木头做的桌椅板凳,到处都是古色古香的。

  自己还真的穿越了,还以为是梦呢!

  小丫头捧着药碗过来,上面冒着丝丝热气。捧到墨染床边,将药放在床边的凳子上,才将墨染扶起来靠在床沿上。

  “少,少爷,吃药了,大夫说您,说您伤的极重,得喝药养着。”小丫头端着药碗,舀了一勺药伸到墨染嘴边。

  一股浓浓的中药味扑鼻而来,中药?

  “我,我,自己,来”刚开口,才发现自己声音嘶哑的厉害,将药一口气灌下去,墨染忍住反胃的冲动,将药递还给小丫头。

  从未喝过中药了,真有些难以忍受。

  丫头接过药碗,放在一边,就拿出手巾要为墨染擦嘴,墨染有些不习惯的躲闪,伸手拿过手巾,“我自己来。”

  刚擦擦嘴,便听见了急促的脚步声从屋外传来。

  “阿染,我的阿染呐。”先闻其声,未见其人。话音刚落,一个打扮的十分典雅的少妇冲了进来。

  “阿染,你终于醒了,你让为娘担心死了。”娘?

  这里的一切,都不再是墨染所熟悉的,这让墨染有些不安。

  “我……”墨染想问些什么,可是那少妇捂住了她的嘴,“阿染,什么都别说,你好好的躺着,别动,大夫说你伤的很重,很可能,很可能留下后遗症……呜呜呜。”少妇边说着便将墨染扶着躺下。

  墨染“……”

  外面又传来嘈杂的声音,墨染向门口望去,进来的是一个留着胡子,很有威严的中年男人。

  “听说阿染醒了。”那男子边说边走了过来。

  伏在床边的妇人这才擦擦泪水,站了起来。

  “老爷。”带着哭腔的问候了男子。

  男子扶起少妇,“别多礼了,这几天你身体也不好,瞧瞧,都瘦了。”男子怜惜的对少妇说。

  安慰了少妇,男子才在墨染床边坐下,慈爱的看着墨染,“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

  墨染点点头。

  “那就好,阿染别怕,有爹给你撑腰,那个逆子,我已经罚他在你院门前跪着了。”见墨染已无大碍,男子松了一口气。然后才面露凶色,很是煞人。

  逆子?跪着?有人应为自己罚跪吗?是那人设计害死了原主?

  “阿染好些养伤,稷辉大赛的事儿咱不急,你还年轻,还有很多机会。”男子继续安抚着躺在病床上的儿子。

  稷辉大赛?是什么比赛吗?

  一直站在床旁的少妇这下不乐意了,她一把跪在男子身边,“老爷,我的阿染都已经准备了那么久,就等着稷辉大赛为咱宰相府再挣得一些荣耀,可是,可是,呜呜呜……”说着说着便小声呜咽起来。

  男子皱眉,扶起少妇,将她拥入怀中,拍拍她的背,小声安慰,似乎是一对很是恩爱的夫妻。

  男子见墨染直勾勾的盯着他们,有些不好意思,推开少妇,对着墨染叮嘱几句,让他好好休息,便离开了。

  少妇见男子走后,又坐上墨染的床边,轻轻拂过墨染的鬓角,看着墨染,一字一句的说“阿染,你要快些好起来,稷辉大赛,是绝对不能错过的,不能让那母子俩儿有机会站在我的头上,听见了吗?”最后一句,斩钉截铁,没有一丝情感。让墨染对她的慈母映像破碎。

  墨染习惯性的点点头。

  少妇见此,又挂起一副慈爱的微笑,轻轻的捻好墨染的被角,悄然离去。

  ——

  墨染在这些人走后,摸摸自己,还好,还以为真的是个“少爷”呢!看来只是女扮男装,掩人耳目罢了。

  不过,只是受了些皮外伤,怎么包的怎么严重。

  看起来,的确伤的极重。

  遣散了服侍自己的下人,墨染起身准备出去走走。

  走了几步便觉得头晕目眩,四肢酸痛,呼吸不畅。

  墨染摸摸头,果然上面包了好大一层纱布。应该是原主逃跑时伤了头。

  “咳咳咳。”墨染轻咳几下,靠在桌旁休息了一下,便撑着身子迈出房门。

  房间外,是一个小型的花坛,花坛中央,一条道延伸到院外。

  院外一抹身影,直挺挺的跪着,隔着太远,墨染又晕,看不清是谁,想来应该是那个逆子了。应该也是自己的哥哥或者弟弟。

  墨染走出院门,终于是看清楚那人的样子,那人也察觉到她的到来,恶狠狠的看着她。

  “你怎么出来了,不是遇刺受了极重的伤吗,怎么,伤好了,不装啦!”一开口,便满是怒意。

  墨染皱眉,看来两人关系的确不好啊!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墨染不想与这个杀人凶手多说什么,原主死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怎么,不敢承认,你不是那么厉害吗?怎么会被那三个人下药,还偏偏进了沉雯山里,不过,下了药你都能活着出来,还斩杀了狼群,谁会相信,谁会相信你被下了迷药。你算计好了是吧!”少年步步紧逼,仿佛墨染真的做了什么陷害他的事。真是好笑,受伤害的人到底是谁,原主已经死了,这个人还在推卸责任。

  “你认为我会用我的生命来陷害你,少年,你也太天真了!咳咳咳。”一时冲动,感觉脑袋发热,涨的生疼。看来是伤口感染了,有些发热。

  跪在地上的墨凌一愣,没想到墨染居然会怎么说。明明是自己好好的在试炼,却不知怎么了居然成了雇凶杀人的人。他肯定是在陷害我,没错,他想陷害自己,然后就能当上这相府的嫡子。

  墨染见他执迷不悟,也不想与他深究,拖着身子,向着外面走去。

  而院子的拐角处,赫然站着墨染的母亲,嘴角一丝邪笑,看着眼前这一幕。

  “夫人,少爷这么早就下床,万一吹了风,岂不是病上加病。”站在妇人身旁的张妈有些担忧道。

  妇人摆摆手,“病的重才好呢,不然,岂不是便宜了那两个贱人,只要墨染记住我说的话,能给我好好的参加稷辉大赛就行了。”说完,转身便隐入阴影当中。

第二章 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