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魂石

  墨染回到房间,便让梧桐守在门外,不允许别人进来。

  自己则坐在床上,感觉身体里气血翻腾,怎么都不能平复。明明刚才还感觉好些了的,现在又是怎么了?

  “呃!”胸口一阵灼热感,墨染被烫的翻滚下床。拼命捂住胸口,却没有什么作用。

  模糊间,脑海里闪过一丝画面,一个幼女卧与墙角,不停的翻看手中的书籍。

  墨染感觉书中的内容自己熟悉又陌生,在这毫无办法的境地,墨染只好翻坐起来,按着书中之法练了起来。

  气血并行,过及全身,藏气于穴,归血于心,各归其位。

  凭着一股熟悉感,墨染跟着感觉走,很快,机体便平复下来。身体也舒爽不少。

  这就是传说中的内力吗?真是神奇。

  在墨染养伤期间,也顺便同梧桐了解了一番稷辉大赛的事情,原来这个大赛真的很“大”呀!这燕国乃央国的附属边陲小国,国力衰微,在这片大陆上属于不被看好的小国家。

  而稷辉大赛,却是一个能提升国家实力,获得大国庇佑的一个机遇。

  稷辉大赛是稷辉学院所举办的一次大陆性的比赛,欢迎各国年满18,未及而立的少年们参加,但是,每个国家都有名额限制,所以,各国非常重视。

  而三月之后,便是稷辉大赛开始的时候了,所有燕国参赛者都开始准备出发了。

  “少爷,喝茶。”梧桐自从再次被调来墨染身边后,真的是寸步不离,处处服侍的无微不至。

  墨染端起茶杯,茗了一口,不太习惯古人动不动就喝茶的习惯。继续翻着手上这本七邪杂记。

  传说七邪个人周游过世间诸州,将自己所见所闻写与纸上,便有了这七邪杂记。

  可很多人都不太相信,便把这书归于怪谈之中。

  墨染看着也不太相信,这世间居然有如此多奇妙之地。但是,自己现在不就是一个奇迹吗?想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少爷!”梧桐服侍在侧,有些踌躇,不知道该不该向少爷说。

  墨染见他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放下书本,直起腰来,疑惑:“什么事,你说。”

  见墨染问了,梧桐索性一不做二不休,鼓起勇气:“少爷,您不去别庄了吗?”

  墨染疑惑:“别庄?那是哪里?我为什么要去?”虽然到这里之后从未出去过,但是现在自己有伤在身,去别庄做什么?

  梧桐一脸我就知道的样子,“少爷,我看你不是烧坏脑子了,你是失忆了!”

  墨染瞪了梧桐一眼,这小子,越发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梧桐一梗,讨好的捏着墨染的肩:“少爷,我们不是没半年就要去一次别庄吗?你不是说怕发病吓到夫人吗?”后半句梧桐贴着墨染的耳小声说。

  发病?我能发什么病?难道这具身体有隐疾,那为什么不请大夫在相府里诊断,反而每半年就要跑到别庄去。

  不敢小觑,墨染赶紧吩咐梧桐,“你赶快下去备好该备的东西,我们下午就出发。”

  说完,起身拍拍梧桐的肩膀,“这回你做的不错,这月你在我房里多拿一份份银。”

  梧桐高兴极了,赶紧叩谢少爷,喜滋滋的下去准备马车。

  好在,下人们都知道墨染这几天会去别庄,早就打点好一切了。

  墨染下午便上了去别庄的马车。

  马车颠颠的走,在墨染要睡着时,模糊间听见一个清晰的声音,“停下来!”

  墨染的瞌睡虫一下子走了,醒了过来,掀开帘子,问驾马的梧桐,“这是哪?”

  梧桐停下马车,转过头来,笑着对墨染到:“少爷,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记得了,没想到你还记得这里啊!这是闻香楼,是家客栈,平时少爷你去别庄时都会来这里住上一住。”

  墨染看看外边的客栈,很是普通,原主怎么会在这里歇脚,而且这里离相府也不远啊!

  有猫腻,墨染下了马车,“今天就在这儿歇脚了。”说完抬脚走进酒楼。

  “诶,少爷,可是我们已经…耽误好些天了。”然而,墨染已经进了客栈了。

  梧桐只好架着马车去客栈后院了。

  刚进客栈,掌柜的便欣喜的迎上来,“诶亚,这不是墨少爷吗?我还以为您不来了呢。”

  墨染看看客栈,没什么人,便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柜台上。

  掌柜欣喜的拿起银子,满脸堆笑着对墨染说“墨公子,您的房间已经备好了,老规矩,没变。”说完便招呼小二带着墨染上楼。

  墨染走进那家原主一直住着的房间,很普通,不知道为什么原主会对这里情有独钟。

  墨染四处看看后,便又掏出那本七邪杂记,翻了起来,马车上太摇了,而且光线还不好,没有书看无聊极了。

  转眼之间,一个下午便过去了,墨染吃过晚饭,刚回到房间,拿起书来,便瞥见对面那楼的灯火被点亮,几个影子乱做一团,这吸引了墨染的目光,不禁坐在窗台,盯着那方看。

  没成想,一团不明液体溅在了那窗户之上。墨染惊讶的站起,谋杀?不过也不太像,紧接着那些人便更加散乱,墨染在这边都依稀能听见对面的嘈杂声。

  墨染有些好奇,便换好一件便衣,出门朝那栋楼走过去。

  这楼居然是一家珠宝店,夜间生意也很火爆,许多夫人,小姐带着仆从在里面挑选着饰品。

  墨染走进后,立刻接到店小二的接待:“这位公子,想买些什么?”

  墨染四处瞧瞧,装作客人的样子,装模作样的说到:“我想瞧瞧有什么饰品适合家母做贺礼。”

  店小二细心的询问:“那不知公子是用来做寿辰礼物吗?”

  墨染想了想,点点头。

  店小二这回明白了,直说自家新进来些珠宝,怎么怎么样,夸的天花乱坠。

  墨染眼光一转,对小二说“这样吧,你去把这些首饰的配图给我瞧瞧,我再选怎么样?”

  店小二也觉得此法可行,便颠颠的跑去拿东西了。

  支走了店小二,墨染瞅准时机,快速窜上楼去。

  还好原主有些功夫,而且她修炼的功法自己记忆里也有,便宜了墨染,在这新世界中,不用费心费力便有了扎实的功力。

  虽然这武功很是奇怪,但挡不住好用。

  刚上楼,来到那扇窗所对应的房间门口,便听见里面传来着急的呼唤声。

  “殿下,坚持一下,东方公子马上就到了。”在门前的宣纸上穿了一个洞,仔细一看才发现有几个人簇拥这一位公子,被他们簇拥的公子脸色苍白,在看见男子的一瞬间,墨染感觉血液仿佛凝固了一般,周身动弹不得。

  …这是怎么了…墨染清楚自己的反应,这绝对不是自己的,难道是这身体原来的主人,她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会影响到自己……

  接着便感受到一串急促的脚步声,步伐轻且稳,是武功扎实且高强的人,墨染立即停止自己偷看的行为,越上走廊里的横梁,小心的隐藏自己的气息。

  从远处走来几个黑衣人,打开房门,为首的是一个挺拔的男子,身材稍显稚嫩,但气息沉稳,武功很高。

  悄悄跟着这些人进入房间,越上屋中的房梁,屋中的情景便全数纳入墨染眼中,那男子似乎察觉什么,转身向门口看过去,见什么都没有,便收回视线。

  墨染在心里拍拍胸脯,吓死了,以为会被发现。

  这才仔细看看这个房间,屋中有个巨大的浴桶,下人们正往里面倒入水,与其说是水,不如说是浆糊,泛着青幽幽的光泽,但当墨染仔细观察时发现,那浆糊中还嵌着碧绿色的石块,而那男子皱着眉,看着不是很好。

  这个为首的黑衣男子武功高强,墨染也不敢随便轻举妄动,只好蹲在房梁上一动不动,一双眼却不放过屋里任何细节。

  里面的几人见到来人,起松了一口气,恭敬的向来人行礼,“东方公子。”

  东方麒点点头,急急走到浴桶旁,看着桶中男子,眉头紧紧皱着。

  “殿下,您怎么样了。”身后的黑衣人着急的询问,东方麒瞟了一眼身后说话的人,眼中闪过一丝杀气,但转瞬即逝。

  “麒,你…先回去,我…这回的状态…不…太好,你得…回去…控制…住…局面!”桶中男子气喘吁吁的说完这句话便脱力了,虚弱的靠在桶边。

  年轻男子抓住桶的边缘,“殿下,您不会有事的,我去找大夫,您坚持住。”说完便要出去,却被桶中男子抓住“麒,在…国医救不了我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活不了多久了,只是时间…早晚罢了,你快回去,不要为我耽误了大事,快走。”

   墨染感到很奇怪,感觉心中有一丝抓不住的难过。

  更奇怪的是,她总觉得这个殿下和黑衣男子很熟悉,不知道在哪里见过你可是,自己才刚来到这里,根本没有认识的人。

  正在墨染奇怪的时候,黑衣男子从袖子中拿出一枚“紫水晶”,感觉像是紫水晶又不像,在麟将紫水晶放入木桶之际。

  那个所谓的殿下一把握住麟的手,眉头紧皱,“麟,这是最后…一块魂石,是我们所有人的希望,千万…不能浪费在我的身上。”

  紧接着便吐血昏迷。麟掰开他的手,将“魂石”丢人木桶中,便转身离开,也带走了门内的人。

  留下昏睡的男人。墨染确定他们走了后,便跳下房梁,走到男子跟前,只见桶中的魂石并没有沉入水中,而是浮于水面,散发着微弱的紫光,墨染伸手拿出魂石,这魂石颜色变淡了,墨染上下摆弄。

  “嘶”手中传来剧痛,墨染翻手看,掌心全是鲜血,顺着手掌的纹路滴落到浴桶之中,墨染奇怪的看着手上的魂石,其表面光滑,不可能会让自己的手受伤啊?

  还没等墨染回神,手中的魂石开始泛出紫光,魂石上的血迹也逐渐消失,仿佛被吸收了一样。

  墨染:“…”这石头还吸血,真是奇怪,待光芒散去,这石头的颜色紫的发黑,墨染开始感觉身体有些无力,头也开始发晕了。

  不会吧,才丢了一点血,怎么全身反应来的那么严重。

  感觉体力不支,墨染将石头又放入水中,沿着来时的路返回。

  她不知道,在她离去没多久,桶中的男人便醒了,醒过来的男人将水中的魂石捞起,“这块魂石的魂力怎么没有消失,怎么……怎么还有些增长的痕迹,怎么会…怎么可能…”

  而墨染却并不知男子的纠结与震惊。

第四章 魂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