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紫月

  墨染回到楼下,一路上也没有见到那群人,不过墨染却觉得庆幸,幸好那群人不在,不然,想出去似乎有些困难。

  墨染刚到楼下,便瞧见先前那小二捧着书册四处张望。

  墨染走上前,拍拍小二。

  小二转过身,欣喜的笑到:“公子,原来你还在啊!我找你好久都没找到,我还以为您走了呢!”

  墨染伸手随便拿了小二怀中的一本书册,翻开瞧瞧,真是让人眼花缭乱。

  小二则颇为高兴的为墨染讲着,哪个实惠,哪个最受欢迎,哪个又……

  墨染实在对这些东西一窍不通,便随手翻了一页,瞧着这件不错,指指它,“就这个了吧!”

  小二不可置信的接过书册,瞧着翻开的那页,有些不确定的对墨染说:“公子,您确定要这个?”

  墨染看着小二,挑挑眉,“怎么了,这个没得卖?”

  小二赶紧摇摇头,有些吞吞吐吐的说:“这件首饰,额,有…有些贵。”

  贵?墨染还不太清楚这边的物价与货币价值呢!记得自己的父亲在自己落水后送来许多银两,让自己买些补品。

  不知道够不够。

  “那这多少钱?”要是买不起就尴尬了。

  小二:“这是由著名的首饰大师设计,专门的匠人打造,采用了……”

  听着小二滔滔不绝的解说,墨染摸摸鼻子,出声打断,“多少钱?”

  小二伸出一根手指,“一千两。”说完觉得似乎太打击客人了,复又说到“不过公子可以看看我们其他的……”

  墨染掏出放在胸口的纸币,还好出门带的多,在小二震惊的目光中,拿出一张,递给小二。

  “给吧,把首饰给我包起来吧!”

  小二木讷的接过银票,机械的回到里间。想不到,一个衣着普通的年轻公子,竟然这么有钱,真是人不可貌相。

  拿好自己的首饰,墨染方才回到客栈。

  而楼上的男子,央国的安王殿下——浮丘珉却还在震惊之中。

  他起身穿好衣服,忽觉水中的宝石有些异样,伸手将靠在浴桶边缘的那一部分异样的宝石抠出。

  火光下,本来绿色的石头,居然含着淡淡的紫晕。

  这太奇怪了,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的事情。

  记得东方麒好像来了,还是下去问问他再说。

  走出房间,推开走廊尽头,楼梯旁的那扇房门,顺着里面的梯子而下,梯子延伸的底下,竟是一个空旷的大堂。

  而消失的那些人,居然都在这。也无怪乎墨染下楼时没遇见他们。

  坐在大堂内的人察觉有人的到来,都抬头看了过来。

  “殿下?您,您恢复了?”主位上,东方麒站起来,向浮丘珉走来,四处查看。

  “嗯!好了。”推开东方麒,浮丘珉在主位上坐下。

  东方麒顺势在一旁坐了下来。浮丘珉将手中的那颗魂石,与那些绿色变异的石头一起放在身旁的茶座上。

  “这是?”东方麒坐的很近,很快就发现这些石头的不同寻常。拿起来在手中翻来覆去的查看。

  “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浮丘珉看着东方麒,希望他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

  东方麒摇摇头“我不知。”

  浮丘珉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你应该看出来了,里面是魂力,魂力,唯有圣子才是纯粹的紫光。”

  东方麒坐在位子上低头不语。

  而旁边的人却开始躁动了,“圣子?不可能,圣子要是出世,圣殿不会没有动静的,不可能……”

  浮丘珉抓起桌上的石头,紧紧握在手心,这些人,只知道否定,不知道探究,庸才,一群庸才,父皇派他们在我身边,是想监视我吗?“明日启程,返回央都。”

  底下的人不再讨论,齐声说是。

  第二天一早,梧桐就把府中的马车便被牵了出来。

  墨染登上马车,心中却是思索昨天遇见的那群人。还有昨晚的那种石头,真是奇了怪了,回来后一定要仔细查查,这肯定与原主有什么关联,不然原主不会每次去庄子上都来这里。

  车子出了城,很快便来到别庄。

  这里的庄子虽不如城中的大宅那么奢华,但好在干净整洁,也许是知到府中少爷要来这里,这里还是要什么有什么。

  “少爷,已经安排好了,庄子里的人都暂时遣回去了。不会有一个人留下。”梧桐上前禀告。

  墨染点点头,疑惑,为什么要让这些人走。难道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病?

  墨染百思不得其解,但还是面色如常的点点头,让梧桐也下去,改天来接自己。

  这别庄会发生什么,墨染很期待啊!

  眨眼,几天便过去了,还是什么都没发生,明天,就是梧桐来接我的日子了。

  来到院前,月色袭人,真的漂亮好看,怪不得古人总是用月作诗。

  墨染走在庄子的花园中,天上的月从云中钻进钻出,还没等墨染仔细欣赏,胸口部开始剧痛,疼痛来的突然且剧烈,墨染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去。

  皮肤开始冒汗,浸湿了她的衣衫,额上的青筋暴起,汗水随着脸颊往下滴,墨染忍着剧痛,滚躺在地上。

  模糊间睁开眼睛,却震惊的发现,刚才还散发银光的月亮,此时却散发诡异的紫光,一如那晚见到的魂石。

  还没从惊讶中走出来,或许是惊讶还未达心底,身体的剧痛如风暴席卷而来,墨染牙关紧咬,希望痛处快点过去。

  紫月之下的庄子,寂静无声,唯有院子中的瘦弱躯体蜷缩在一团,在剧痛之中苦苦挣扎。

  墨染感觉自己就像海上的孤舟,几经沉浮,不可解脱。

  当新一日的阳光照进院子中,疲惫不堪的墨染睁开双眼,想起身却完全没有力气,虚脱的躺着朝阳中。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

  梳洗过后的墨染,白着一张脸坐着梧桐驾来的马车回府。

  路上,梧桐小心翼翼的问“少爷,你还好吧!”怎么好端端的来到这里,才几天功夫,就把自己折腾成这样了,难道少爷已经病人骨髓了?

  墨染在车内按着记忆中的功法缓缓调息。

  听见梧桐在外面问,方才睁开双眼,“没事。”

  梧桐听后方才放下心来。突然想起一件事,有对墨染道:“少爷,二小姐好像今天回来了。”

  墨染微楞,“二姐?她回来做什么?”梧桐跟自己讲过这个二姐,稷辉大赛文榜榜首,被稷辉学院的长老破格提拔,让她在还未参加武试,便成为内院子弟。

  那时,燕国皇室还特意给宰相府发了许多奖赏。

  好好的在学院,回来做什么?

  墨染初来乍到,分不清这些亲人是好还是坏,也不太希望这个二姐会想母亲那般。

第五章 紫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