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新的刑罚

  -品香楼-外,一辆马车驶来,从马车上下来一青衣男子,男子下车后急急得走入品香楼。转眼便到了墨染所在地单间。

  “砰!!!”门应声而开

  “墨染,还真是你啊!我还以为你病入膏肓了呢。”来人也不客气,径自坐在墨染旁边。也许跑的太急,急急忙忙的拿起桌上的茶杯,倒上一杯水,一饮而下。

  “哟!六皇子来了,我还以为是哪个没教养的人呢,你这样子,被你母妃看到,又该学规矩了吧!”坐在对面的黄少天嫌弃的看着来人。

  -原来是他六皇子啊,六皇子与墨染交好,他来这里也不奇怪-只是上次见他的时候不认识他,还以为只是普通朋友。“六皇子怎知我在这儿。”

  听见这话,对面喝茶的黄少天呛咳起来…引来墨染及六皇子的注意。

  “诶亚,我也不知道是谁大清早的派人在我府外大声喧哗,怕是我整个王府的人都知道兵部尚书之子与宰相府的二少相携同游啊!”

  “…”

  “嘿嘿,我这不是好久没见墨染,高兴嘛!”黄少天尴尬直笑。“但我可没让你来啊,你舔着脸来这儿做什么。”

  “本王乃是一国的王爷,普国之下都是我家的土,我去哪要你一个兵部尚书家的管。”

  “……”

  墨染瞧着两个吵嘴的人,难以插上话,真是不知道原主怎么会跟他们交好。

  两人吵了很久,直到小二来上菜,两人又恢复了人模狗样,正经起来。

  “墨染,你真厉害,居然能杀死那么多匹狼。”沐泽一脸钦佩的看着墨染。

  天知道他带着人过去时,那满地的鲜血,四处散落的尸体,真是惊呆他了好不!

  还从来不知道墨染这么厉害。

  墨染抽抽嘴角,干笑到“不过是被激发了潜力罢了。”

  黄少天把头伸过来,“墨染你别谦虚了,那时候你还中了迷药呢?有谁能像你一样,中了迷药,还那么厉害。”

  墨染饮了口茶,淡笑不语。

  “诶,沐泽,你知道今天我去兵器阁发生了什么吗?”

  “不就是挑了把不错的兵器吗?还能有什么事儿。”六皇子鄙夷不屑

  “不是这件,今儿墨染挑了把弓被人抢走了!”

  “什么!?有这回事儿,什么人,居然在我的地盘抢我朋友的东西。”六皇子沐泽拍案而起,颇显得义愤填膺。

  “不知道,之前没见过,好像叫什么东方公子还是什么的,长得倒是仪表堂堂的。”

  “东方公子?!东方麒!!!”沐泽一脸震惊

  “东方麒,他叫东方麒,你认识他,他是什么人。”黄少天见沐泽认识,变来劲了。忙寻根问底。

  “东方麒,好像是央国的人,背景很神秘,我只在父皇那儿听到过,连我父皇都不敢轻易招惹,你们没怎么他吧?”

  看着沐泽一脸认真严肃,黄少天嘟囔到“我们能怎么他,他一来就把弓抢走了。”

  “那就好’那就好!”沐泽松了一口气。

  “不过,他从央国来此,不可能就是买一把弓吧,我们这种小地方的兵器,哪比得上他们那的,真是奇怪。诶,墨染你这么聪明,你觉得他是来干什么的!”

  墨染挑眉“我怎么可能知道,我跟他又不熟。”

  “诶呀呀,”黄少天一下子站起来,“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啦!”沐泽一脸好奇。

  “那把弓肯定是绝世好弓,他肯定是为了弓而来,诶亚,墨染,早知道我们刚才就应该拿起弓就去结账的。诶亚…”黄少天一脸可惜,感觉错过了一个亿的表情。

  “…”

  “…”

  沐泽扶额,亏他刚刚还真以为这蠢货真想到了什么。

  “不管怎样,他买弓肯定是弓有问题,但至于什么问题,我们就想不到了。”墨染结束了黄少天无止境的脑洞。虽然她自己知到弓上面有什么,但还是不要外漏的好。

  与黄少天和沐泽谈论了关于稷辉大赛的事项,了解到两人为了稷辉大赛准备了很多。

  而且,此次去代表参赛的有太子一派,这就让六皇子沐泽更加重视了。

  看来,这皇子之争不会因为国际大赛而暂告段落,而是愈演愈烈啊!

  吃过饭,喝过酒后,黄少天被他们府里的人接走了。

  墨染自己回到相府,没想到,刚进院门,就见二姐板着脸站在他的房间门口。

  墨染暗道一声‘不好’。但还是硬着头皮走上前去:“二姐,那么晚了,你怎么还在我院子里。”

  二姐板着一张脸,恶狠狠的看着墨染,“你还知道现在那么晚,你去哪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墨染咬咬嘴唇,堆起一脸笑意,“姐,我出门遇见黄少天了,他非要拉着我叙旧,我怎么推脱都不行。”

  墨言收敛了神色,退开一步,“还不进来。”

  墨染赶忙应声进去。

  一进去就发现屋子里,到处都是草药。

  “姐,这是什么?”墨染一脸懵逼。

  “你还说,我今天要不是看见张妈在为你煎药,你和娘要瞒我多久!你怎么回事,生病了怎么不告诉我。”越说越生气,墨言直接坐在椅子上,到了一杯茶,才压住自己心里的火气。

  墨染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张妈熬的药苦的要死,墨染早就没吃,每日吩咐梧桐倒掉。

  想着,便走到墨言身旁,捏捏肩,锤锤背,“姐,我真没事儿,你瞧,我现在不好好的嘛!”

  墨言瞪了他一眼,叹了口气,“张妈说,你病的很重,差点就死了。”

  墨染心里叹气,这个张妈,怎么什么事都抖出来了。“姐,她们老人家,就是喜欢把病情往重的说,其实,我什么事都没有。”

  墨言看着她,怀疑的说:“真的。”

  墨染见她相信,赶忙点头。

  墨言这才放下心来,“那好,这些要你要全部吃完,这些都是补药,好多都是我从稷辉学院带回来的,本来是给母亲的,现在都给你了,你必须把它们都吃了。”

  墨染瞪大眼睛,都吃了?那得苦成什么样子。

  “姐,我觉得我不用吃药了。”墨染拉着墨言的手,请求到。

  墨言撇了她一眼“不行,必须吃,我会每天来监督你的。”

  墨染:“啊?”

  —墨言“啊什么啊,在去稷辉大赛之前,每天都得喝。”

  墨染突然有些期待稷辉大赛的到来了。

  第二天,门口的侍卫来报,说六皇子来了。

  墨染想起自己与他约好的今天要去天牢里拜访那三个胆大包天的人。

  经过这么些天的严刑拷问,他们依然一口咬定是墨家大少爷雇佣他们来杀三少爷的。并且连供词都一模一样。

  墨染反而有些不信了,如此严刑峻法之下,能还不改口的认定一个人,要么是事先排练过,要么就是真的很憎恨那个人。

  墨凌从小生活在相府,与人结仇那是不可能的,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受人指使。

  而且,事先一定经过训练。不然,不是同一个人,供词一般会有些细微的出入。

  墨染跟着沐泽来到天牢,这里阴暗潮湿,里面的人也被折腾的面目全非。

  果然,监狱就是一个吃人的地方。

  还记得自己被捉,他们把自己用作活体实验时,那种痛,那种屈辱,不是常人能忍受的。

  而现在,自己已经有全新的人生了。

  “滴答滴答”不知是水滴落的声音,还是血滴落的声音,清亮的可怕。

  “墨染,到了,就是这儿了。”沐泽引着墨染来到监牢的尽头。

  十字架上,绑着的那三人,赫然就是当初气势汹汹,让自己受死的三人。

  此时,再不见当初的意气风发了,奄奄一息,仿佛随时都要死去一般。

  听见声音,那个老大抬起头来,看向墨染,一见是她,便复又低下头。

  墨染转头问沐泽,“知道他们的身份吗?”

  沐泽回答:“不太清楚,似乎是游走在燕都的雇佣兵,这人好像名气挺大的,好像叫剑齿。”

  “剑齿?”

  似乎听见有人在叫他,那老大又抬起头。

  墨染靠上前,“为什么要杀我?”

  剑齿低下头去。

  墨染:“哼,不说是吗,不说我也有办法查清楚。”

  在四周转了一转,墨染环视了四周琳琅满目的刑具,挑挑敛敛。

  而目光却放在那三人身上,而那老大不为所动。

  不过那个最先发现自己的孬种小弟到是抖了一抖。

  墨染故意将刑具之间碰撞的声音弄得很大声,而那小弟就抖个不停。

  墨染了然,直起身,什么也没拿。对着沐泽指着那小弟,“把他带走。”

  沐泽对衙狱使了个眼色,衙狱赶紧上前把那小弟拖走。

  剑齿这才抬头,皱眉的看着小弟消失的方向。

第八章 新的刑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