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被欺凌的弱女子

  回程中,见好些人往一个地方跑,便也不自觉的跟上去。

  奇怪,跟黄少天待久了,也染上了看热闹的习惯。

  挤到人群之间,才看见,人群中间所包围的是一名女子。只不过粗布麻衫,头发也蓬乱。看起来似乎过的不是很好,整个人瘦骨嶙峋。

  墨染问旁边一个看起来很是为那女子惋惜的妇人。

  “大姐,这是怎么了?”

  妇人转头看向墨染,一见是个头清俊的小伙子。好感顿生,便跟墨染唠起来。

  “你别看这人像乞丐一样,其实人家是大户千金呢。”

  墨染一愣,大户千金?这样子是大户千金?墨染仔细瞧了瞧,那女子面上全是污渍,又奋力反抗着周边的侍卫。不大能看清本来面貌。

  看出墨染的疑惑,那个大妈终于道出她的身份。

  “她啊,刚出生时,那时候圣殿还没关闭,前圣子还未消亡时,是由前圣子亲自为下一届圣子选择的护法,那时候,她的身份啊,那是无比尊贵,唉,要是圣殿没关,也不至于……”说着,妇人一脸惋惜。

  “那圣殿怎么没让她一起闭关呢,还有,她的家人呢?”墨染问。

  妇人:“那时候,她还小,怎么能进圣殿呢?刚开始的日子,即使圣殿闭关了,也还有父母亲疼爱,后来,双亲双双逝去,留下她一个人,家产都被那狠心的亲人夺走了。”越说妇人越是气愤。

  “小伙子,你说,那些人怎么能那么狠心,那么小的孩子,怎么能……”听着妇人不住的抱怨,墨染也忍不住同情她来。

  “那皇室呢,他们怎么没帮她。反而还这样对她。”

  妇人:“皇室,皇室看似与圣殿统一正线,可是,一国的皇室,怎么能一直折服在圣殿之下呢,他们,可能巴不得这个孩子死去,以挽回这数万年,屈居在圣殿之下的屈辱吧。”妇人嘲笑般呵笑,“可惜了这个孩子。”

  墨染心想,原来,圣殿是凌驾于皇室之上的,怪不得一路上那些人对圣殿的事想言而不能言。看来,圣殿的关闭极有可能于皇室相关。

  “你们放开我,我诅咒你们,不得好死,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我不会放过你们的。”那女子在地上奋力挣扎,使劲抱住路边的石柱,不让那些官兵将她拖走。

  有一人闲在一旁,没有前去帮那群官兵扯人。听着那女子的叫喊,嗤笑一声。

  走上前,“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还不放过我们,真好笑,你还真当你是那圣殿的护法了。”说着,便抬脚捻上女子紧抱着柱子的手。

  “啊……”女子疼的叫唤,手上全是献血。

  那男子弯下腰,对着地上的女子道“我的护法大人,你想把我怎么样?”说完便哈哈大笑。

  女子怒视着那男子“我-要……把你~千刀,万剐。”女子咬牙,一字一句的说出口。每个字仿佛都是从心头蹦出,每个字都充斥着深深的恨意。

  男子楞了一下,反应过来,呵笑一声。“那我等着,护法大人。”

  说着松开踩在女子手上的脚,走在一边,呵斥那群下属。“还不快将她带走,连个女人都拌不开,是男人吗?”

  那些官兵一听,更起劲的扳扯这女子,那女子的手一根根的松开。

  终于那女子被扯下来,两个官兵囚住她的手,硬将她拖走。

  人群让开一条道,那些人恰恰从墨染面前经过。

  见他们过来,墨染向后退了一步。再抬头,不经意的与那个女子的目光相对。

  那女子灰暗的目光在接触到墨染时,似蹦出了整个世界的色彩来,有疑惑,有委屈,有期待,有不可置信,有……

  墨染从未见过一个人的目光能包含这么多东西。

  女子忽然开始挣扎,她使劲朝墨染这边挣来。

  “你是谁,你是谁……”官兵们没反应,竟被她挣脱,她冲到墨染面前,用那双带血的手,紧紧抓住墨染的衣袖,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杆救命稻草。又仿佛抓住了全世界。

  官兵们冲上前来,将那女子制服。

  那女子被拖走的时候,不甘心的挣扎,冲着墨染大喊,“你是谁,你告诉我,你是谁……”先前被人欺负的流血都依然干燥的眼眶,居然溢满了泪水,一滴一滴,掉落在地上,衣衫上……

  墨染心中五味杂粮。我是谁,我是……谁?

  “这位公子,敢问姓甚名谁,何方人士?”

  刚才那个官员走上前来,带着怀疑的眼光审视着墨染。

  墨染回神,拱手道:“在下燕国人士,来此参加稷辉大赛。”这个人不会认为我跟那个女子有关系吧!墨染心想。

  官员:“燕国”。又一番打量,不经意间扫过墨染腰间的令牌。

  接着,便态度转变,客客气气的向墨染回礼,“原来是燕国来的贵客,真是失敬失敬。下官是巡城侍卫长李长青,冒犯了贵客,请贵客不要放在心上。”

  墨染寻他刚才目光停驻的地方看去,赫然是今早出门时安王府管家给的令牌。说是怕不长眼的冲撞了贵人。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

  墨染:“那里那里,大人也是公事公办。”

  寒暄几句,两人便相互告辞,并约好来日一起把酒言欢。

  墨染走回王府,一路上都心惊难安,要不是今天有王府的令牌,怕是要被人认为与那女子是共犯了,真是的,那女子是怎么回事,他认识原主?

  刚回王府没多久,便见黄少天也回来了。

  墨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说要多玩一会儿吗?”

  黄少天:“你还说呢,刚逛到一半,便看见一群侍卫拖着一个女子从街上走过,天啊,那女子满身血污,也不知道受了多少苦。这些人怎么这样。反正我是最看不下这些的。”

  墨染:“原来你也瞧见了。”

  黄少天:“你看见了?那不用我说,真可怜,一个弱女子,能犯什么错。”

  墨染:“是啊,一个弱女子,能犯什么错。”

  ——

第十七章 被欺凌的弱女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