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安王爷

  “两位公子回来了!”老管家端着一盘糕点走进来。

  墨染赶紧起身站起来。走上前去接过糕点。“徐管家,您怎么亲自端着这些东西来。太麻烦您了。”

  管家:“不麻烦,不麻烦。今个咱王爷就回来了,我是特地来邀请两位公子今天中午到正厅用餐。顺便就把这香糕拿了来。”

  黄少天:“这就是香糕啊,我只听我爹说过,还没吃过呢!”说着便拿起一块糕点吃起来。“嗯,墨染,这真不错。”

  墨染:“……”“让管家您见笑了。”

  管家:“那里,公子喜欢吃便好,我还担心不和公子口味呢!”

  确定两位公子中午会去正厅吃饭,管家便回去了。

  ——

  还不到午时,便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喧闹。

  黄少天:“外面怎么了?”

  墨染:“大概是王爷回来了吧!我们过一会儿去拜见一下。”

  黄少天:“还等什么,我们现在去啊!”

  墨染:“人王爷刚回来,不得梳洗歇息一番,我们踩着点早点去便行了。总不至于失了礼数。”

  黄少天一听,也觉得有道理,便继续坐着看书。也不知是从什么地方淘回来的。看的津津有味。

  ——

  墨染觉得差不多了,便让黄少天跟着,一起去正厅。

  黄少天:“墨染,你背着我逛过这王府啊!”

  墨染:“没有啊,为什么这么问?”

  黄少天:“你没逛过,你怎么对这儿怎么熟,像逛自家后花园似的。”

  墨染也一愣。

  “不知道啊,感觉是这边。”

  黄少天:“不会吧!感觉?这王府那么大,你可别把我带偏了。”

  墨染翻了个白眼,不理会黄少天,他爱跟不跟。

  走过一条竹间小径,便来到了一个花园般的地方。

  黄少天:“我说墨染,咱是不是走岔了,我怎么觉得咱走到人家内院来了呢。”

  墨染:“你跟着走就是了。我感觉绕过前面那条小溪就到了。”

  黄少天:“小溪,这里怎么会有小溪,我怎么没看见过,总不可能小溪只有一截吧。”黄少天越发肯定墨染乱带路。

  墨染:“不知道。”

  黄少天一听,顿时炸了,“你不知道你还带我走。”

  墨染边走边说“我没有要你跟我走。”

  黄少天顿时停下来。“我还不想跟你走呢。”说着就往回走。

  墨染便由着他去,自己一个人走着。奇怪,怎么对这里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不一会儿,黄少天便又追了上来。

  “额,不是我非要跟着你,是阿姐叫我照顾你来着,我啊!就勉为其难跟着你吧,免得到时候你走丢了,我不好与阿姐交待。”黄少天摸摸鼻子,抬头望天,狀似漫不经心的解释。

  墨染“……”不就是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吗?说得这么委曲求全的样子给谁看。

  ——

  两人慢慢走着,便听见哗哗的水流声。

  黄少天心想,难不成这里真有小溪。*

  两人走近之后,还真是有一条小溪蜿蜒而过,溪水潺潺流过,竟一点也没有干涸的样子。

  “墨染,这还真有一条小溪,你还说你没来过。”

  墨染也惊讶极了,她只不过是因为脑海中总闪过几幀画面,画面中的环境与这里相似,原以为不过是巧合罢了,现在看来却不是。

  为了印证自己脑中的地方是不是这安王府,墨染快速穿过小溪,沿着一条似乎不是路的小路径直走了下去。若说这是条小路吧,这里杂草丛生,似乎很久没人走过,若说这不是路吧,脚底又隐隐有些石板供人行走。

  沿着这条路走了不久,便穿出草丛,面前便是王府的正厅了。

  黄少天在后面追上来,看着前面的正厅。“墨染,你还真认路啊!”

  墨染没理他。理理身上的衣袍,缓步步入正厅。

  还没走进去,便见管家走了出来。

  管家一见他们两人,便迎了上来。

  “两位公子来的早啊,都怪我没招待好,竟让公子自己走来了。王府布局散乱,二位公子找了许久吧!”

  墨染“无事,我们并未走多久,也顺便观赏了府中的别样风光了。”

  管家笑着迎着两人进厅,心中想着:不愧是墨言小姐的胞弟,彬彬有礼,恭谨谦和,有君子之姿。想必王爷也是很愿与之结交的。便越发对墨染恭谨。

  两人一落座,便有下人上前禀报于管家,似乎有客人上门。

  管家急匆匆的出去,命下人好生伺候着墨染两人。

  原以为管家会将来人迎进会客厅,或直接带到王爷面前,却没聊到,管家竟然将其迎到了正厅。

  看见来人,黄少天眉头一皱——这不是在燕国抢墨染弓的人吗?

  墨染也有些微惊讶,东方麒,他来了。

  东方麒听管家说府中有客,还有墨师妹的胞弟,一进门,没想到是面熟的人。想来自己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没有给他们留下什么好印象。

  那既然大家都相互有缘,这第二次见面便礼貌一点,这样想着,东方麒便率先抬首向两人见礼。

  墨染没想到他居然这般,也赶忙回礼以示友好。

  “没想到又见到二位,上次燕国相遇,卓识是在下失礼了,在下东方麒,敢问二位尊信大名,这次二位来我央国,我必定好好招待,希望二位能见谅。”

  墨染见他主动服软,便也不远多做计较,何况他辛辛苦苦把弓抢去,最后不也丢了吗?

  “东方兄客气了。”

  气氛不太僵,三人一同入座。闲聊着等安王殿下的到来。

  黄少天大概看不惯这东方麒,便没怎么与之说话,只有墨染有一搭没一搭的与他聊着。

  东方麒“听闻墨公子是墨言师妹的胞弟?”

  墨染“嗯,此次前来也是同阿姐一道的。”

  东方麒“素问墨言对家中胞弟极其宠爱,没想此次离开稷辉学院,是为了迎接墨公子。”

  墨染但笑不语。

  东方麒见他心不在焉,也没了与之闲聊的心情。何况今时不同往日,这段时间事务缠身,旧的问题还未解决,新的麻烦便已找上门来,心情卓实谈不上好。便沉默着喝茶。

  安王到是没让大家等他太久,不一会儿便来了。

  “王爷”

  墨染听见身旁的管家恭谨的问候声,便知安王来了。

  于是抬起头,果然,这个人还真是早上那个快马过街的人。

  话说安王浮丘珉匆匆赶赴皇宫,父皇却对他所带去的消息不管不顾,还嚷嚷着:没有圣子的圣殿,就算重临人世又能怎样。他的父皇啊!人家一个荫蔽四方的大殿,就算没有圣子,那也是一股巨大的势力啊。

  然而,已经度过二十多年权势滔天,站与权利巅峰的央帝,早已没有年轻时的深思熟虑。他沉浸在权利的欲海中,不愿相信那股凌驾于皇权之上的大殿即将苏醒。

  然而即便他不愿相信,二十年来的舒心日子也即将到头了。

  浮丘珉失落的离开皇宫,骑马回府,走过来时的街道,本来厌烦,失落的内心却突然忧郁起来,脑海中又浮现了先前瞟见的那双眼睛。

  他想起来了,曾经,也有一个人有一双那样的眼睛,但是,那人消失了。没有那人的央国也变了,变得灰暗惨淡。

  连父皇都变了,如果那人还在,她会不会也跟着这个世界一起改变。

  回到王府,管家说墨言带来的两位客人到了。

  原以为是不过是两个来自燕国的贵公子。

  沐浴过后,听闻东方麒来了,便早早的来到正厅。

  这里的三个人都在默默的喝茶,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劲。不过察觉到自己的到来,他们都抬起头。

  可是,为什么自己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被那双眼睛吸引,还是那双眼睛,那么像,那么像,可惜……不是她,不是,但……

  “王爷,您怎么了。”管家见王爷一脸呆滞,轻唤道。

  浮丘珉回过神来,“没事,可能有点累了。大家久等了,都坐吧。”挥挥手让三人坐下。

  可能只是巧合,但浮丘珉还是不住的看向那个人,那双眼睛的主人。

  “殿下,您真的没事?”东方麒担忧道,难不成又发生了什么事。

  浮丘珉未接话,只是呆呆的看着墨染。

  墨染也察觉到这热切的目光,抬头回视。

  触及到墨染的目光,浮丘珉回过神,忙让管家备菜。

  “殿下,您怎么了?”东方麒再次问到,这个节骨眼上,东方麒可不能再出事儿啊!

  浮丘珉抿嘴惨淡一笑“没事”

  复又看向墨染,“这位就是墨言的胞弟墨染吧。”墨染点头称是,浮丘珉又对着黄少天瞧。

  墨染忙道“这位是在下挚友黄少天。”

  黄少天点头,神情紧张。毕竟是第一次见到这央国的安王殿下。

  浮丘珉“啊,两位此次都是来参加稷辉大赛的吧!”

  黄少天忙答“嗯,来见识见识。”

  菜上齐后,浮丘珉让客人们不用拘束,放心享用。自己却以舟车劳顿为由,离开了正厅。

  见此,东方麒也无心用餐,跟着走了。

  见他们都走了,黄少天夸张的拂拂自己的胸口,长吁一口气。“啊,紧张死我了。”

  墨染看向他,笑笑“有那么紧张吗?”

  ——

  东方麒跟着浮丘珉进入书房,开口问道“殿下,你到底怎么了,怎么魂不守舍的,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儿了,难道是上次那颗魂石的效用过啦?”

  浮丘珉慢慢的坐在椅子上,淡淡的道“没有,那颗魂石魂力深厚,够用好一阵子了,你不用为此担心。”

  东方麒不解了“那你怎么如此模样。”

  浮丘珉苦笑,“不是为现在的事儿,是为过去的事,你不了解的。对了,王叔去火渊谷了,这几日,你便住在府上,省的回去来回折腾。”

  东方麒想了想,便应了下来。

第十八章 安王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